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人物 字号:
丁东、邢小群:素描卢晓蓉
2019-09-02 14:45:21
来源:丁东小群(微信公号) 作者:丁东、邢小群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三反五反的烈焰在当地燃烧,逼得民生公司走投无路,卢作孚只好自我了断,撒手人寰。爷爷离世后,卢晓蓉成长期间被划入另册。

 

  小群素描人像,画的多是熟人。她感觉,女性比男性难画。一方面因为初学乍练,功力不到。另一方面因为女性的期待首先是美,其次才是真。所以试了几次,往往不能让对方满意。卢晓蓉是个例外。昨天,小群刚完成她的画像,用手机传去,她就回信说:画得真好,太谢谢你啦!这辈子我还没有一张画像呢。严先生说,画得很像,想不到小群有这个才能!她还说,女儿看了,也十分认可。卢晓蓉的反馈,增强了小群自信。

  我们认识卢晓蓉大姐,有十几年了。

  最初她找我是因为王申酉。王申酉和她是华东师大校友,她在华东师大就读时正好赶上施平(施一公的爷爷,今年108岁)力倡为王申酉平反昭雪。进入21世纪后,卢晓蓉认为王申酉不应被社会忽视,正在想做点什么,钱理群告诉她我和金凤编了《王申酉文集》。她读后写了一篇《文革疯狂中冷静的思想者王申酉》。

  2005年,邓鹏主编1964年到1965年重庆老知青回忆录《无声的群落》,托编委之一的卢晓蓉出面,请北京的知青学者作家聚会,关注、评论此书,《中国知青史》作者刘小萌、定宜庄、《中国知青文学史》作者杨键、知青文学编辑家岳建一、知青作家马波、潘婧等都在受邀之列,我也应邀参加。这些人都有过共同的经历,三观相近,成为一个朋友圈,十几年间聚会多次。召集人就是卢晓蓉。

  有一次聚会,她向我们推荐了知青老友甘铭的钢笔画册,名为《记忆》。甘铭的父亲是右派,1961年劳改时饿死。他考四川美院附中,成绩优异,也不得录取。1965年到大巴山茶场,成了老知青。在茶场艰苦劳作之余,不但画素描,还创作交响乐,才华过人。甘铭走出大巴山后,当过工人、建筑规划、设计师,外资公司高管,没再画画。三十年后,为给老知青们的回忆录、小说画插图,又拿起画笔,一发不可收,用了十年功夫,画下了自己的知青经历。这本画册的文字是纪实的,画作也是纪实的。这种钢笔画,我们第一次遇见。用针管绘图钢笔,让山川大地、森林屋舍以及人物头发、树木的茎叶纤毫毕现,却不在意人物面容的逼真;其结构布局,又有气吞山河、风起云涌之势。画面震撼,意味深长。甘铭画了在茶场的许许多多事情,包括全体知青在雪地上烧锅洗澡煮虱子;开篝火晚会;文革降临,开批斗会;贴了几层大字报,让寒舍暖起来;老乡们开批斗会时,喊口号的调子如同一呼百应的大合唱。这本画册是甘铭自费印刷的。他是在画面上记下了自己的青春步履。卢晓蓉拿来甘铭沉甸甸的画册时,还为每本画册配备了布兜。非常认真诚恳地送给她认为可以鉴赏画册的人。

  卢晓蓉的先生是北京大学教授严家炎。香港作协主席潘耀明是我们共同的朋友。潘先生来北京,约严家炎、刘梦溪夫妇和我们聚会,多请晓蓉出面安排。

  卢晓蓉热情善良,很有亲和力。她的文章也写得很好,曾经赠我散文集《水咬人》,拜读之后,知道她的经历具有传奇色彩。

  

 

  她的悲欢和爷爷分不开。她爷爷是中国现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卢作孚,一个和中华民族荣辱兴衰密切相关的人物。卢作孚是实业家,又是社会活动家、教育家和思想家。作为中国现代化的先驱,他兴办过工厂、铁路、煤矿、航运公司,还兴办过学校、医院、公园、运动场、科学院、博物馆,主持过现代乡村建设。作为爱国者,他领导民生公司船队,1938年在日军的炮火下完成了宜昌大撤退,把中国最重要的工业企业经三峡水路抢运到大后方。这些企业构成了抗战时期中国的工业命脉,为中华民族最后的胜利奠定了物质基础,被誉为中国的敦克尔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共曾把他列为高级统战对象,拟安排他担任交通部副部长,但三反五反的烈焰在当地燃烧,逼得民生公司走投无路,卢作孚只好自我了断,撒手人寰。

  爷爷离世后,本来是当局欢迎其父母携她从香港返回大陆,“参加新中国建设”,但卢晓蓉成长期间仍被划入另册。1965年,她参加高考,成绩甚好,报名表上早被盖了一个印:此生不宜录取。她只好到大巴山下乡,当了七年知青:开荒,种地,下田,喂猪。甘铭的画就再现了她知青生活的场景。1972年,北京大学到她插队的地区招生,有两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名额,她曾被选中,体检、填表后却杳无音讯,原来她又不够“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标准,父母不是黑五类。1978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当时她已经32岁,女儿4岁。一位热心的文教局副局长动员她再考。她成绩很突出,但最初不敢报名牌大学。身为华东师大系主任的吴铎,抗战时曾乘民生公司的船到重庆避难,这次到四川招生,从上万张报名表中挑中了卢晓蓉,让她赶上了大学的末班车。从此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