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人物 字号:
为女医生素描
2020-03-12 10:19:16
来源:丁东小群(微信公号) 作者:丁东、邢小群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历史已经证明,8位“散布谣言者”不是罪人,而是光荣的吹哨人。当初处理他们的部门,要不要向社会公开8个人的名字,郑重地洗冤?法律该不该进一步明确,保障医生对疫情的吹哨权?

  昨天(指3月10日——编者注)最受关注是一位名女医生。原因是一家期刊公布了她的回忆:

  去年12月16日,武汉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急诊科接诊了一位病人。莫名其妙高烧,一直用药都不好,体温动都不动一下。22号就转到了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外面做高通量测序,后来口头报出来是冠状病毒。

  紧接着12月27日,南京路院区又来了一个病人,是我们科一位医生的侄儿,40多岁,没有任何基础疾病,肺部一塌糊涂,血氧饱和只有90%,在下面其他医院已经治疗了将近10天左右都没有任何好转,病人收到了呼吸科监护室住院。同样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检测。

  12月30日那天中午,我在同济医院工作的同学发了一张微信对话截图给我,截图上写着:“最近不要去华南啊,那里蛮多人高烧……”他问我是不是真的?当时,我正在电脑上看一个很典型的肺部感染患者的CT,我就把CT录了一段11秒钟的视频传给他,告诉他这是上午来我们急诊的一个病人,也是华南海鲜市场的。

  当天下午4点刚过,同事给我看了一份报告,上面写的是: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我仔细看了很多遍报告,下面的注释写着:SARS冠状病毒是一种单股正链RNA病毒。该病毒主要传播方式为近距离飞沫传播或接触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可引起的一种具有明显传染性,可累及多个脏器系统的特殊肺炎,也称非典型肺炎。

  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立刻打电话上报给了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科。给医院打完电话,我也给我同学传了这份报告,特意在“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这一排字上画了个红圈,目的是提醒他注意、重视。我也把报告发在了科室医生群里面,提醒大家注意防范。

  

 

  当天晚上,这个东西就传遍了,各处传的截屏都是我画红圈的那个照片,包括后来知道李文亮传在群里的也是那份。我心里当时就想,可能坏事儿了。

  10点20,医院发来了信息,是转市卫健委的通知,大意就是关于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随意对外发布,避免引起群众恐慌,如果因为信息泄露引发恐慌,要追责。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医院又来了一份通知,再次强调群内的相关消息不能外传。

  1月1日晚上11点46分,医院监察科科长给我发了条消息,让我第二天早上过去一下。

  第二天早上8点多一点,还没有等我交完班,催我过去的电话就打来了。之后的约谈,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

  当时,谈话的领导说,“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你是专业人士,怎么能够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这是原话。让我回去跟科室的200多号人一个个地口头传达到位,不能发微信、短信传达,只能当面聊或者打电话,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我当时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我是一个平时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工作的人,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按规矩来的,都是有道理的,我犯了什么错?我看到了这个报告,我也上报医院了,我和我的同学,同行之间对于某一个病人的情况进行交流,没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当于是医学生之间讨论一个病案,当你作为一个临床的医生,已经知道在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很重要的病毒,别的医生问起,你怎么可能不说呢?这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做错什么了?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我觉得都会这么做。

  我当时的情绪也很激动,说,这个事是我做的,跟其余人都没有关系,你们干脆把我抓去坐牢吧。我说我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工作了,想要休息一段时间。领导没有同意,说这个时候正是考验我的时候。

  当天晚上回家,我记得蛮清楚,进门后就跟我老公讲,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带大。因为我的二宝还很小,才1岁多。他当时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有跟他说自己被训话的事。1月20号,钟南山说了人传人之后,我才跟他说那天发生了什么。那期间,我只是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门要戴口罩。

  很多人担心我也是那8个人之一被叫去训诫。实际上我没有被公安局训诫,后来有好朋友问我,你是不是吹哨人?我说我不是吹哨人,我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小群读后深受感动,忍不住产生为她画像的冲动。她的名字屡发屡删,那就画出她的面容,以示敬意吧。

  我注意到,女医生虽然和李文亮同事,其实并不认识。由此我想到一个问题,现在是弄清的时候了。

  今年元旦,“平安武汉”称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处理,接着,央视播放了相关新闻。后来人们才听说,这8个人不是普通的网民,他们都是医生!然而,两个多月过去了,仍然无从知晓这8个人的全部姓名。女医生受到本单位领导批评,但和警方没有接触,在不在8人之列?武汉协和医院的谢琳卡当时通过微信朋友圈提醒大家警惕疫情,被警方电话“沟通”,在不在8人之列?只有李文亮的训诫书在生前坦然公之于世,算是明确的8人之一。此外还有谁?受到何种处理?历史已经证明,8位“散布谣言者”不是罪人,而是光荣的吹哨人。当初处理他们的部门,要不要向社会公开8个人的名字,郑重地洗冤?法律该不该进一步明确,保障医生对疫情的吹哨权?该不该为8人记功,让他们的姓名载入史册?如果今天连8个人的姓名都说不清楚,将来就更弄不清楚了。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