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 > 人物 > 字号:
盛洪的声音
2020-05-26 12:04:21
来源:丁东小群(微信公号) 作者:丁东、邢小群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这场疫情,使大量国人失去就业机会,丧失收入来源。让人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面对中华民族的危难,那些热衷于大规模拆毁国人住房的官员,还不应当悬崖勒马,收回自己的错误决定吗?

  盛洪是经济学家,今年66岁。我们1990年代就闻其大名。和他相遇,可以追溯到17年前,李慎之逝世不久,天则所召开追思会,我应邀参加,见到过他,但没有交谈。

  以后,我参加过天则所几次学术活动,做过有关中国百年大学精神演变的学术报告,也当过其他学者报告的评议人,还参加过经济学和历史学结合的讨论会,都见到盛洪。他先后赠我大著《治大国若烹小鲜》、《儒学的经济学解释》。

  

 

  

 

  盛洪和茅于轼、张曙光,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三个台柱。他们1993年以北京市市民身份,和北京大象文化有限公司共同发起建立天则经济研究所。以后几经变迁,天则所立足转型期的中国,活跃了四分之一个世纪以上。在中国当代经济学史上,天则所已经写就了有声有色的一页,为中国公民社会的发育,留下了可圈可点的篇章。在我心目中,无论作为学术共同体,还是作为中华民族的智库,其成就,其影响,都远远高过那些由财政供养的官方经济研究机构。长期担任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的盛洪,学术地位就无须我再多言了。

  我想说的是,盛洪的学术研究,对我们的日常生活,还有特殊意义。

  人的生存,衣食住行是基础。但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的基本生存遇到了麻烦,险些住无所居。去年10月17日,崔村镇政府一纸通知,要我们三天之内自行拆除住房。一时间邻居们都慌了手脚。我们的住房是靠一点一滴积攒正当收入购买的,买房的手续也盖了区、镇两级政府和村委会的公章,还交了印花税,忽然之间就变成了必须拆除的“违建”,这当然无法接受,于是要求行政复议,但半年多过去了,至今没有结果。在这期间,我们几千户业主,人心惶惶地迎接了一场人类罕见大疫挑战,经历了折违和新冠的双重煎熬。就在这样的时刻,盛洪撰写了两篇文章。一篇是《为什么香堂拆不得?》,一篇是《此处安心是吾乡》。盛洪说:

  人类社会创造政府不是用来拆房的,而是用来保护房子不被拆的。用正规的术语来说,政府这种制度是用来提供公共物品的。而首要的公共物品,就是保护公民的财产与生命的安全。政府的这种性质在我国《宪法》中有非常明确的规定。第十条规定,“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也属于集体所有。”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对所有这些公民权利,土地权,财产权和住宅权的保护,都同时是政府的义务。崔村镇政府显然不能发布拆的“通知”,否则它就违背了《宪法》规定的政府的首要职能。

  或许有人说,崔村镇政府依据的是《城乡规划法》,难道是违反法律了吗?我们知道,法律体系是一个结构,有上位法,也有下位法;有大道理,也有小道理。下位法服从上位法,大道理管小道理。显然,《城乡规划法》是下位法,《宪法》是上位法。《城乡规划法》这个小道理不能违反公民宪法权利的大道理,否则就应该进入合宪性审查程序;在具体案例中不能与宪法原则相冲突,否则就要由司法机构裁决该法在这一案例中是无效的。实际上,《城乡规划法》多少体现了对规划的错误认识,以为政府规划要优于市场对资源在土地上的配置。这既违反了《宪法》规定的“市场经济”基本原则,也无视“土地权”、“财产权”和“住宅权”等宪法权利。这也与中共的主张不相一致。中共提出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原则,也适用于对土地资源的配置。既然市场是配置土地资源的主要机制,政府及其规划在法律效力上就不会优于市场机制及其产权前提。

  现代经济依赖于投资,投资依赖于长期稳定预期。而保证它的,就是宪法,是宪法原则的可信性。通过香堂一个个案毁坏宪法信誉,就会使全国乃至境外的投资者进一步裹足不前,使目前已经低迷的投资雪上加霜。如果全国众多乡镇都仿效崔村镇的作法,大规模拆除所谓“小产权房”,就会在短时间内消灭大量可供抵押的不动产,造成通货紧缩。当人们损失价值高昂的财产后,“中产”也就变成“低产”,也会大幅降低消费支出。当大量“香堂”消失,也就同时消失了巨大的城郊市场。而正是“香堂”们为周边农村居民带来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也带来养老产业的发展。一旦它们消失,周边市场也就不复存在,在短期内也不可能迅速恢复。按2018年我国的统计平均数,如果香堂按万人计,拆毁香堂将会减少1.7亿元的服务需求,约2680个就业岗位。按全国拆毁一万个香堂计,则会减少1.7万亿GDP和2680万个工作岗位。在经济萧瑟之秋,还要拆吗?

  盛洪的精彩论述,还有很多。限于篇幅,只能引这一小段。他以宪法为据,堂堂正正,高屋建瓴。让我们这些业主增加了生活的信心。现在已经把稳就业放在当前中国的优先位置。这场疫情,使大量国人失去就业机会,无数家庭丧失了收入来源。让人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面对中华民族的危难,那些热衷于大规模拆毁国人住房的官员,还不应当悬崖勒马,收回自己的错误决定吗?

  上周,我们有机会在长城脚下和盛洪夫妇参加一个以耕读传家为主题的雅集,一起面对青山绿水,月下听琴。

  

 

  小群为盛洪拍了几张照片,昨天又画此肖像,纪念这次难忘的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