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人物 字号:
这才是索罗斯!
2019-02-04 14:04:02
来源:财主家的余粮(微信公号) 作者:财主家没有余粮啦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至于1997-1998年的俄罗斯政府,更是把诚实的索罗斯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而索罗斯也为自己的政治理想付出了高达20亿美元的惨痛代价!

  先来看三个真实的小故事:

  (1)

  1983年,纽约长岛的南安普顿镇,教堂内,一场婚礼正在举行。

  面向披着婚纱的新娘,牧师开始程序化地向男方提问,“你是否愿意把你的所有和妻子共同分享?”

  沉默,沉默,一阵难堪的沉默……

  牧师愣了,新娘也脸色大变,所有现场的人开始嘀咕。

  这时候,一个律师冲上前去,对着男人低语:“没事,这样的承诺没有法律效力!”

  男人明白过来,点点头,于是婚礼得以正常进行。

  (2)

  同样在纽约长岛的南安普顿镇,一名男子到邻居家倾诉自己的不幸,邻居耐心倾听。

  原来,这名男子的儿子投资失败,背上了巨额债务,男子于是把所有的积蓄都留给儿子,没想到儿子再度拿去投资,结果又一次惨败,债上加债,巨额的债务不仅让儿子无路可走,而且这名男子自己也已经无路可走……

  看着这名男子颓废的状态和恍惚的举止,这名邻居明显感觉到他精神出了问题,有可能选择不归路,但他只是耐心安慰,却并不提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尽管他本人十分有钱。

  这名男子回到家中,第二天自杀身亡。

  后来,这名邻居和一个朋友聊天,提到了自杀的男子,这位朋友马上跳了起来:“你这么有钱,明明预感到了他要自杀,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你太残忍了!”

  这名邻居却正色答道:“这不是救与不救的问题,一个人做错了事,是应该自己去承担责任,这是他自己的命,他愿意自杀,由他自己掌握,别人帮不了他!”

  (3)

  1988年,一个西方金融大鳄来到北京,中央领导人与其见面,领导人说自己已经见过好几个美国经济学家,他们都建议中国在经济改革中应该充分发展市场经济,国家最好不要行政干涉,任其自由发展,有一只“无形的手”自然会调节市场。

  国务院领导人问这位金融大鳄,你说说你有什么看法?

  金融大鳄说:“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一只无形的手!是所有人的偏见在引导市场,市场出了问题的时候,政府的干预不仅重要,而且必须!”

  故事(1)里,那个在婚礼现场不肯与妻子分享所有的“渣男”,是一个来自匈牙利的美籍犹太人,本姓捷尔吉(Gyoumlrgy),名字叫做施瓦茨(Schwartz)。

  故事(2)里,那个预感到邻居会自杀却又见死不救的有钱而“残忍”的渣男,同样也是捷尔吉-施瓦茨;

  故事(3)里,那个对中国政府诚心诚意提出他的经济理论的金融大鳄,大家应该已经都知道了,他的名字叫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其实,三个故事的猪脚是同一个人——乔治-索罗斯。

  (一)我生来一贫如洗,但决不能死时一无所有

  1930年,索罗斯出生于匈牙利的一个犹太律师家庭,本名叫捷尔吉-施瓦茨,因为纳粹的排犹问题,索罗斯的童年及少年时期一直生活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

  从二战前到二战中,匈牙利政府一直都是德国纳粹的忠实跟班,反犹太主义十分严重,先后有近50万匈牙利犹太人被送到集中营屠杀。只是靠着父亲的精明和坚强,再加上好心人的帮助,索罗斯一家才躲过了纳粹屠杀,幸运地生存到了欧洲解放。

  成年之后的索罗斯说,“我很幸运,有这样一位父亲,如果按正常法则行事,当年必死无疑。许多犹太人没有采取回避的行动,但我家采取了。我在战争里学到的就是,有些时候,你如果不去冒险,什么都可能失去,甚至生命。”

  十几年的时间里,长期面临死亡威胁,这对索罗斯的人生信念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他从生死危难中学会了生存技巧,其中两条经验对他后来的投机生涯很有帮助:

  第一,不要害怕冒险;

  第二,冒险时不要押上全部家当。

  17岁的时候,索罗斯随家人移民英国,在这个历史以来的金融之都,他认识到了金钱的力量:“钱并非万能,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因为家境贫穷,索罗斯不得不一直靠打零工来维持生活,由此他发下重誓:

  “我生来一贫如洗,但决不能死时一无所有!”

  1949年,索罗斯考入伦敦经济学院,师从后来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John Mead,但索罗斯却直言不讳地说他没有从那里学到什么东西。

  索罗斯喜欢的,是自由哲学家卡尔-波普(Karl Popper),他与卡尔-波普交流很多,卡尔鼓励索罗斯严肃地思考世界的运作方式,并且尽可能从哲学的角度解释这个问题。

  1952年索罗斯拿到了伦敦经济学院哲学学士学位,但索罗斯并没有从事什么哲学研究,而是进入金融业,从事商品和股票的套利活动。

  然而,索罗斯很快发现,在讲究门第等级的英国社会,他这个纯纯的屌丝没有什么发展前途。鉴于大西洋彼岸的美国金融业红红火火,于是索罗斯1956年移居美国,到纽约做了一名股票交易员。

  到美国后不久,索罗斯遇到了德裔姑娘安娜莉,二人于1961年结婚,并在狭小的套间里迎来了3个儿子的出生。

  1963年,由于懂得法语、德语等多种欧洲语言,索罗斯开始被经营外国证券交易的Arnhold & S. Bleichroeder公司雇为分析员,从事国外证券分析,并成为这一领域的开拓者。1969年,索罗斯为所在的公司成立双鹰基金(Double Eagle Fund),并担任基金经理,正是在管理基金的过程中,索罗斯形成了自己的金融投资理念和思路。

  1973年,43岁的索罗斯决定开始创业。他离开老东家,与自己的助手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共同创建了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刚开始公司只有3个人,索罗斯是交易员,罗杰斯是研究员,还有一人是秘书。

  索罗斯最初的搭档——吉姆-罗杰斯

  由于索罗斯和罗杰斯超群的投资才能和默契配合,索罗斯基金的净值飞速增长。到1980年12月31日,7年时间,索罗斯基金增长3365%,成了华尔街同行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换句话说,如果在1973年你把1万美元投入索罗斯基金,到1980年就变成33万了——要知道,同时期的标普尔指数仅增长47%。

  1979年,索罗斯决定将公司更名为量子基金(Quanta Fund),源于量子力学中的测不准定律,同时,索罗斯还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Open Society Fund)。

  随着基金规模的扩大,索罗斯的事业蒸蒸日上,特别是1980年索罗斯基金增长102.6%,这是索罗斯和罗杰斯合作成绩最好的一年。此时,基金已增加到3.81亿美元,索罗斯个人已经跻身到亿万富翁行列。但令人遗憾的是,罗杰斯在此时却决定离开,这对合作达10年之久的华尔街最佳搭档就此分手,从此分道扬镳。

  此后罗杰斯一边环球旅行一边投资,两次环游世界,直到今天,每隔一两个月,都能在财经媒体上看到他大谈一通对经济和投资的看法,他还让自己的女儿学习汉语。

  对索罗斯来说,不仅仅财富与友情不能兼得,似乎财富与爱情也不能兼得。

  1980年,尽管此时的索罗斯全家已经搬进高级公寓,但索罗斯却是个工作狂人,声称名下基金是自己的“情人”,而且喜欢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索罗斯的妻子安娜莉却喜欢清静,重视家庭隐私,再加上索罗斯对孩子关心不足、态度粗暴,妻子安娜莉在一次次容忍之后耐心耗尽,终于在1980年与索罗斯正式离婚。

  离婚3年之后的1983年,索罗斯与小他25岁的网球球友、艺术学博士苏珊结婚,也正是在与苏珊婚礼的进行中,发生了开头所讲的第一个故事。

  婚后的索罗斯一直搞不定自己的妈妈和老婆苏珊之间的关系。索罗斯曾感叹:“我常常感到困惑,我在他们之间沟通协调,但又看到她们彼此伤害对方,既痛心又无奈……我受我妈妈的影响,从来就不喜欢豪华奢侈的生活,但我现在必须迎合苏珊,我把和苏珊过新生活作为一种挑战。”

  说到底,贫寒之家生长而又特别看重金钱的富一代,遇到了喜欢奢华和艺术的富家女,小故事(1)中的场景出现并非毫无理由。

  婚后,苏珊生了两个儿子,索罗斯似乎也汲取上一任婚姻的教训,试图做个好丈夫,并赞助苏珊创立装饰艺术学校,两人还共同成立了19个基金会,奔赴世界各地做慈善。苏珊一开始还能够做到夫唱妇随,但索罗斯的公众活动实在太多了,这让苏珊忍无可忍。

  到了2004年,两人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苏珊提出离婚。

  (二)既然逻辑无懈可击,为什么不全力以赴?

  1987年,全球股市遭遇黑色星期一,索罗斯选择的是做多美股、做空日股,结果损失惨重,在不到两周时间内,量子基金就巨亏8.4亿美元——索罗斯决定认错,调整方向撤出战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我富有只是因为我知道我什么时候错了。我基本上都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幸存’下来的……我们应该意识到人类就是这样:错了并不丢脸,不能改正自己的错误才丢脸。”

  1988年,索罗斯聘请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处理日常交易,索罗斯专注于打理自己的慈善工作。

  索罗斯曾经的搭档——德鲁肯米勒

  在德鲁肯米勒的管理下,1989年,量子基金上涨了 31.5%,接下来的四年,量子基金分别上涨了 29.6%、53.4%、68.8%以及 63.2%。

  1992年9月,索罗斯和德鲁肯米勒下重注赌英镑贬值,获利10亿美元,鉴于这个故事已经被讲述过无数遍,我这里就不再废话了。

  到了11月份,索罗斯的另外一个基金经理——罗伯特-约翰逊(Robert Johnson),用了几乎同样手法,在一场几乎同样类型的战役中,再度为量子基金赚取10亿美金——这一次,做空对象是瑞典克朗。

  在这两次的外汇攻击中,索罗斯押注极高——他总共借到150亿美元来押注英镑下跌,当德鲁肯米勒给他汇报头寸的时候,他的回答是——

  既然逻辑无懈可击,为什么不全力以赴?

  当索罗斯觉得他自己是正确的时候,几乎没有哪个投资者能够比他下更大的注。

  这正符合了他的另外一句名言:“如果在一个赌注中你赢的几率足够大,那么就大举押注,拥有自信或者持仓较小都是无济于事的。”

  与英格兰央行的英镑战役之后,索罗斯名声大噪,成为金融界投机之神和做空之神。

  有人说,索罗斯就像20世纪60年代中期的鲍勃-迪伦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发行专辑——索罗斯是一个接一个地发行基金,量子基金的资产由18亿美元跃至50亿美元,也开了新的基金公司。到1993年底,其管理的总资产已飙升至83亿美元。

  1997年,量子基金开始狙击泰铢,引发对冲基金对东亚货币的群起攻击,由此引发了亚洲金融风暴,但德鲁肯米勒却在随后港元袭击行动中失败。

  1997年,索罗斯的基金进军俄罗斯进行投资,因为过度信任俄罗斯政府的改革计划,索罗斯投入重金,但遭遇俄罗斯国债违约、货币爆贬,量子基金损失惨重。

  1999年上半年,美国纳斯达克的互联网科技股兴起,很快价格就被炒上了天,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和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的老虎基金(Tiger Fund)都看出来了泡沫不可持续,所以几乎同时开始做空科技股——没想到的是,1999年的下半年,科技股价格依然劲升,让两大基金亏得一塌糊涂。

  美国对冲基金教父级人物——老虎基金负责人朱利安-罗伯逊

  接下来,老虎基金不信邪,继续做空,结果亏得越来越严重,1999年当年损失19%,遭遇投资者不断赎回,基金规模也从230亿美元急剧缩水到60亿美元;相比之下,德鲁肯米勒掌舵的量子基金发现势头不对,于是赶紧掉头,在1999年最后几个月里反手做多,不仅迅速弥补当年亏损,而且还大赚35%!

  2000年1-2月,纳斯达克指数继续上升,老虎基金前两个月再度巨亏13%,终于撑不住了,到2000年2月份不得不清盘了结;相比之下,市场嗅觉灵敏的德鲁肯米勒此时决定将科技股出清,量子基金由此大赚而特赚。

  你可能认为量子基金该庆祝胜利了?!

  错!

  赌徒们总是相信自己的好运气!就2000年的2月底,德鲁肯米勒看到科技股经过大幅震荡之后再度走高,于是返回市场大举买多科技股。没想到,3月10日纳斯达克指数见顶,科技股价格掉头向下,一个多月下来,到2000年4月底,量子基金亏损已经到了惊人的21%——巨赔50亿美元!

  这是美国对冲基金领域继LTCM亏钱之后,再次创造了亏钱新纪录。

  量子基金元气大伤,德鲁肯米勒被解雇,剩下的钱被并入量子捐赠基金(Quantum Endowment)——根据索罗斯的说法,“量子捐助基金”将改变投资策略,主要从事低风险、低回报的套利交易。

  换句话说,在1998年LTCM倒闭之后,1999-2000年的科技股泡沫危机,让四大对冲基金中的2个折戟沉沙——老虎基金判断对了趋势,并且坚持了很久,只是时间点上早了那么一点点(老虎基金2月份清盘,3月初期纳斯达克股市见顶);量子基金是开始判断正确,但决定见风使舵顺应趋势,当市场真正掉头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最终一败涂地。

  你可以预测价格,也可以预测时间,但千万不要同时预测两者!

  还记得1990年代的四大国际对冲基金么?LTCM、老虎基金、量子基金和Ω基金,三个追求高收益的基金已经全部玩完,只有追求稳定合理安全收益的Ω基金得以存活,人家Ω基金到今天都还在呢!

  以索罗斯这样的投机之神,你当真相信他追求“低风险低回报的套利策略”你就输了。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恶化,索罗斯立即亲自坐镇捐赠基金,通过做空相关债券,当年回报率高达32%;2008年在市场普遍跌得找不到北的时候,索罗斯再度取得8%的投资回报;而这一年,整体的对冲基金业绩是-19%!

  随后,在2009年和2010年,索罗斯的基金连续取得20%以上的高收益,仅2010年一年就赚取了30亿美元的收益。

  2011年7月27日,索罗斯宣布结束四十多年的对冲基金经理生涯,总额为255亿美元的基金管理公司也将向外部投资者返还资金,此后他将专心打理自己的家族基金。

  在专心打理家族财富之后,索罗斯老当益壮,就在2011年-2012年,他用自己的家族资金做空日元,爆赚十几亿美元。2013年,索罗斯家族基金更是创下55亿美元的投资回报记录。自基金成立以来,索罗斯的基金已经为自己及投资者创造了400亿美元总回报,跻身全球赚钱最强悍的对冲基金行列。

  老年的索罗斯梅开三度,在传出众多绯闻之后,终于在2013年9月与日裔女子多美子-博尔顿结婚,为了这次婚礼,索罗斯不惜一掷万金,举行历时3天的颜色主题婚宴。

  多美子-博尔顿与乔治-索罗斯

  2015年1月22日,索罗斯在达沃斯经济论坛晚宴上宣布自己将终极退休,把家族基金交由投资总监Scott Bessent负责,以后他不再管理投资,而是全力推动慈善事业(只要他不去世,谁敢相信这句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