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识见 字号:
闵良臣:中国必须告别专制走民主道路,逃不过的
2019-01-21 15:45:53
来源:合传媒 作者:闵良臣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周有光强调全球化的世界观跟过去不同,“过去从国家看世界,现在从世界看国家”,并希望大家“不怕千辛万苦,一定要把我们的国家导向正道,而“正道就是民主之道。

  在周有光看来,神权国家与民权即民主国家相差一万年!只是现在看来,人类走到今天,即使相差一万年,走上民主道路实行民主制度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一点,很有点像在经济发展上所说的“后发优势”:人类早就把民主道理给你铺好了,不管你是独裁专制还是神权,要转为民主国家,比几百几千年前整个人类都是封建王朝都是专制独裁甚至都是神权时代要容易十倍百倍。

  一

  周有光生前,尤其是百岁之后,不论是接受采访还是在自己的文章中都发出许多空谷足音,这里容举一例:大约是2010年,在《炎黄春秋》杂志举办的春节联谊会上,周有光坐在轮椅上发言。据说声音高亢,引得整个会场的人都站了起来,大家踮起脚跟,伸长脖子,有的干脆挤到前面,举起照相机。那次周有光发言的内容是,不仅要爱祖国,更要爱人类,爱地球。他说,就现代人类而言,所谓“爱国教育”就是由国家来看世界,不是从世界看国家。可你如果从世界看国家,就“完全可以看到爱国教育,它是狭隘的观念,要扩大,要提高,要爱人类,从人类这个前提来研究问题,……以前的战争多得很,都是从国家,都是我为我的国家,你为你的国家。我要扩张,你要扩张,就要打仗了。”他的话音刚落,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而且掌声还持续了好久。

  知名文化学者丁东先生曾在给周有光寿诞的贺辞中说,像周有光这样一百多岁的老人还能写文章出版书籍,在全世界很难找到第二个——原话是:“这样高龄还在思考和写作的学者,全球找不到第二人。”

  2017年1月中旬周有光去世后,政府不允许周有光亲友之外的任何公众前去悼念,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位可爱可敬的文化老人居然让政府不敢面对,真不知政府害怕什么?为何要把自己推到这位文化老人的对立面?本人很想知道,这种做法是讲民主,还是讲自信?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如此对待这种文化老人!有人,既不顾及自己身份,也不顾及国家颜面,天天在那儿说着一些说不通的话,做着一些说不通的事,尽管有些事未必自己亲自操作,可又有谁不认为这是贯彻他的指示精神呢?

  上台几年,实打实的“天上王大,地下王二”,无人能监督,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甚至说的是天,做的是地,十几亿人也没辙。几乎可以称作这个国家所谓“政治精英”的两千多人的“代表大会”,对那什么“重大事项”,居然没有一个人敢于公开弃权,没有一个人敢于公开反对——似这种情形,你说还能允许你在这片“王土”上畅所欲言地纪念这个政府这个执政党或者说就是这个大王不敢面对的文化老人去世一周年吗?

  好在还有大王管不到的地方!那就在这“法”外之地纪念一下去世一年的文化老人吧。

  这位活到一百多岁还在作文出版书籍的文化老人,若生在民主国家,该是多么值得骄傲和荣耀的事情哦。然而,在他的祖国,有些人却忌讳,大概不仅忌讳他的长寿(对一百多岁且又是高级知识分子的文化老人,再专制独裁也不好意思还把他抓起来吧),还忌讳他的思想,忌讳他的观点,尤其忌讳他把自己的思想观点向外传播,启蒙专制统治下更多的国民。也就是说,他们不喜欢周有光,进而不敢面对周有光,最后,害怕周有光的思想道德,害怕周有光提倡凡科学的,都是不怕批评的。

  特别是在百岁前后,周有光有很多了不起的思想观点,这篇小文章不可能对其全面介绍和阐释,只想就他谈民主的话题说几句。

  现代人类社会,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就是建立完善的自由民主制度,没有比自由民主制度更重要的了。然而就有这么一个国家,偏偏不许你谈自由民主,谁谈谁就会遭到国家机器疯狂的镇压。

  民主已经让专制统治者怕得要死,恨得要命,即使如此,嘴上还不敢反民主,因为“民主”就明明白白写在他们所谓的“核心价值观”中。本人相信,这会给很多愚昧的中国人以错觉,仿佛所谓“核心价值观”中的那个“民主”与人类普世价值中的民主不是一码事。

  你不要以为我是在胡说八道,想当然,有例为证。在此之前,此国一任又一任领导人都大度得很,都说过只要两岸能统一,“什么都可以谈”。可一让他们实行民主,马上就不肯谈了,马上就强调可以“一国两制”。为什么要一国两制,周有光说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一样,也只能是一元的,即一种统治国家的方式是最科学的,不能搞多元,搞多元是借口:“社会科学也具有一元性。科学不分东西,不分南北,不分国家,不分阶级。”

  高度文明国家实行的都是民主制度,即使有些形式上的区别,实质绝不会两样。比如都是司法独立,三权分立,国家领导人交由人民选举。同时,新闻言论出版自由,结社组党集会游行自由。如果不是这样,即不算民主国家。没有特色,没有多元。所谓特色、多元,都是借口,是专制独裁者们的借口。

  众所周知,香港“一国两制”才二十年,现在似乎就已经不肯“两制”下去了。台湾不会上“一国两制”的当:民主,就统一;不实行民主,就休想统一。所谓“武统”,那不过是“放大话”吓唬人。用再多的谎言,再多的欺骗,在今天都不起作用。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那真是无可救药。在此之前,马英九蔡英文都说了话,一是平反六四,二是实行民主,否则,就不要谈什么统一。一个独裁专制的政权有什么资格跟实行自由民主的政权谈统一?就凭你的“枪杆子”凭你的强大军力?几年前台湾民进党元老张俊宏先生就提出过海峡两岸民主与统一的建议和时间表,说民进党愿意放弃台独,主张两岸实行一国一制,在民主法治的前提下实行统一。他强调,只要大陆敢开放直选,台湾就马上回归。

  周有光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什么叫民主?现在民主是八个字,就是‘多党竞选,国际观察’,还有新的八个字‘电视辩论,国际观察’。”

  现在几年过去,大陆这边始终不敢“接招”。

  如果说邓小平当年说的“一国两制”,还有将来大陆也会逐步走向香港那种民主的意思,给大陆同胞以希望,那么,现在中共所提出的“一国两制”,给人的感觉就没有一点这种气味。看他们对待香港,那意思,不是五十年间大陆逐渐走向民主,而是香港逐步倒退到大陆的独裁专制。现在越来越多的香港民众感觉到香港的民主在减少,自由在减少,这是全世界都看得到的,而香港民众感受得一定更真切。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