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来稿 字号:
萧象:巴黎圣母院火灾引发的一场论辩
2019-05-07 11:49:04
来源:合传媒 作者:萧象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传统观念派”往往以爱国自居,并以拥有道德优势而压制对方,却又常常混淆“观点”与“事实”,逻辑混乱,说理不清,因而与其对话相当吃力。

  4月15日法国巴黎圣母院的一场大火聚焦了全球目光,在无数双眼睛的关注下,圣母院主塔尖被大火无情烧塌。800多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是巴黎乃至欧洲最有代表性的历史文化古迹之一,也是巴黎地标性建筑。面对熊熊大火,人们为之震惊,普遍心情沉重,为著名历史古迹遭难而不安,为人类文明结晶可能会毁于一旦而担忧。但也有另类的不谐之音。在中文自媒体上,有人“突然想起了当年英法联军烧圆明园的场景,”有人提出“几百年前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与这番光景如何?只能说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啊!”这样的幸灾乐祸,有识之士,无法直视。史杰鹏撰文对此进行批评,并针对前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从历史角度,提出看法,文章标题为《法国人没有参与烧圆明园》。

  此文被我转至一个从前某中学的同事群,没想到引起激烈反响,不同思想倾向的人因此发生一场不大不小的论辩。这场论辩,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反映了当下社会不同观点的人,对于一个历史问题的不同态度、思维与言语方式,虽是在小群范围,但事关公众话题,具有一定的社会代表性。因此,从观察了解社会思想状态的角度,我觉得有必要将其公之于众。为展示论辩过程与原貌,我将论辩参与者(隐去姓名,代以甲、乙、丙、丁、戊)的发言(其中有个别打字错误所致的病句),原封不动复制如下,然后,再就有关部分做一些解释与说明,谈一点看法。

  萧象 19:54

  [法国人没有参与烧圆明园 :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NzMxMDQzMg==&mid=2664340772&idx=1&sn=f281212ddb2d99a05f38638e96acdd59&chksm=8b98feabbcef77bd21d8a95156b4e5edd0f02cddc2a78fa192404d7b5d1f9ae967c261401dd9&mpshare=1&scene=1&srcid=0416jVtXMqBFaj1CciwJfKwl#rd]

  甲 20:43

  @萧象 此文对火烧圆明园的介绍只说了十月十八日的一些事,这是事件的后段了,前面还有十月六日到九日的洗劫,不知是作者的不知道还是有意隐瞒。总之,选择了为我所用的材料,断章取义。英法洗劫火烧圆明园,有充分的证据才得出的结论,不容置疑。

  甲 20:46

  自媒体时代,需要多双慧眼!

  萧象 21:43

  文章作者是对有人幸灾乐祸巴黎圣母院火灾的一种回应,旨在指出包括圆明园、巴黎圣母院在内的任何文物的遭劫都是人类文明的劫难与损失,都应持哀矜勿喜的态度。正是对这一点的认同,所以予以转发。可能作者为了回应巴黎圣母院火灾是对法国曾经火烧圆明园的报应,才特别指出法国没有参与火烧,而把在火烧圆明园之前的法军抢劫恶行隐去。当然,英法联军当年在北京所犯罪行,毋庸置疑;而如果纯粹从抠字眼的角度,文章标题是否能立住脚,对这段历史我没有研究,没有发言权。@甲

  乙 21:44

  如果说法国人没有参与火烧圆明园,真是把历史歪曲到何等地步,天理难容,老天都瞎了眼!!!

  乙 21:47

  即使再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观点,也要稍微有些辨别能力@萧象老师,你平时说什么我都不参与讨论,但这样的信息,是否多看些历史书再来说?抱歉

  乙 21:47

  真是无语了!!

  乙 21:52

  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是人类文明的损失,但并不就此来否认法国人曾经干过的对我们文明的破坏,圆明园被洗劫,是我们文明的伤痛。

  甲 22:04

  借对幸灾乐祸的人的回应来宣扬歪曲历史的观点,可见其心。

  甲 22:07

  不过,也很有意思的,大家相互促进

  丙 22:30

  @甲 @ 乙不愧是历史老师[强][强][玫瑰][玫瑰]

  丁 22:34

  不幸灾乐祸,但必须尊重历史!历史不能被歪曲!!

  萧象 02:08

  甲、乙二位老师好!

  首先感谢你们的质疑和批评,涉及重要历史事实,必须讲究实事求是,来不得半点马虎与含糊,更别说虚假,颠倒事实。因此你们的批评,让我不胜惶恐,因为我所转文章歪曲历史,这不是一般小事,逼迫自己不得不花费大半夜时间查询有关书籍和资料,力求寻出史文关于法军没有参与烧圆明园之说是否不能成立,是否歪曲历史事实。经查阅,在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所编《中国近代通史》卷一(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中得到答案。现将书中附录中国近代史事记略有关部分抄录如下:

  10月6日

  法军败僧格林沁、瑞麟于北京安定门、德胜门外,攻占圆明园,大肆掠夺。

  10月7日

  英法军及匪徒抢掠清漪园

  10月8日

  英军及匪徒继续抢劫圆明园,英法联军抢掠静明园

  10月13日

  英法联军进入北京外城

  10月15日

  英统领格兰特致书法军统领孟达班,提议焚掉圆明园

  10月16日

  葛罗(法国全权代表——引者注)复额尔金(英国全权专使——引者注),不赞同毁圆明园

  10月18日

  英军奉额尔金命,纵火焚毁圆明园。

  至此,答案已然揭晓,史文标题能够立足,没有歪曲历史事实。我也松了一口气。

  当然,史文指出法军没有参与火烧圆明园,并不是否认法军在华在北京所犯抢劫掠夺圆明园的滔天罪行。作者无此意,我更无此意。

  从求真求实的历史研究的角度,抢劫掠夺圆明园和火烧圆明园不是同一件事,是两件事,两个概念,虽然我们的中学教科书因为简单的缘故,在叙述过程中或许将其笼统归之于英法联军所为,也还说得过去。

  只不过,当遇上更高阶更复杂的历史知识时,就需要格外小心谨慎,如果仅以中学历史教科书为检验标准,作为真假是非的判断准则,就会遇上弄出麻烦,弄出笑话。

  再次感谢两位老师,给了我一次学习近代史的机会。

  萧象 02:12

  另附我在一个海内外高校历史学者群问询所得回复:

  @萧象 是啊!法国军队不但没有参加烧毁圆明园,而且法国外交部代表Gros和法国将军Montauban尽量说服英国方面的Elgin和Grant不要实行这样的不文明的报复。档案里有很多证据。但当时,法方没有公开宣布与英国的冲突,因为究竟还是一起进了中国,需要保持基本的合作。

  甲 06:58

  @萧象 你的治学态度值得学习。你查到的资料,较全面反应洗劫火烧圆明园的经过。前文断章取义地展示法国没有火烧圆明园,容易误导读者,而掩盖事件的本质。

  甲 07:07

  打杀抢到中国来,算不得文明行径。侵略者多一次少一次强盗行径,在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

  戊 07:14

  法国参与了没有我们普通人不用去验证,其实只要用简单的逻辑分析就能得出,用数学中的反证法好了。反没法国未参与,而我们中国中学历史教材中写了,那么法国政府一定会抗议(就像日本教科书歪曲南京大屠杀,必然引起中国政府抗议),但法国政府未抗议,所以矛盾,矛盾说明假设不成立,即法国未参与不成立,也就是法国参加了!证毕

  戊 07:31

  再一个国人立场要正确,不要想到去美化侵略者。当然做为人也要有良心,人家发生了灾难,应该帮助,绝不能幸灾乐祸。

  萧象 09:01

  @ 甲 文章标题“法国人没有参与烧圆明园”,作者对此进行了论证与说明,这与此前抢劫了圆明园是两件事,所以没有涉及抢劫行径,从文章写作的角度,不能说这是断章取义。如果标题是“法国人没有参与烧抢圆明园”,那不仅是断章取义,更是胡说八道了。

  我们讨论问题或进行辩论,需要把握事实与观点的区分,观点各有(可有)不同,事实只有一个。我认同文章面对灾难不幸灾乐祸,应哀矜勿喜的态度(观点),也对“法国人没有参与烧圆明园”这一说法(事实)感到新鲜,所以转发。群里老师提出反驳,认为文章“歪曲事实”,这是对“事实”的质疑。观点可以搁置一边,“事实”必须弄清楚,所以我才花大力气查阅相关书籍与资料,并询问有关的历史学者。无论国内学术界权威著作还是国外著名历史学者对“法国人没有参与烧圆明园”这一事实都表认同。事实已经清楚,无需再辩。

  再说一遍,弄清并接受这一事实,与立场无关,更不是美化侵略者,我觉得这是我们基本的历史态度,也是历史研究的起码要求。

  感谢各位老师的参与讨论与辩论。手头还有它事要做,到此打止。

  这是一群30年前共事一校的老师,当时都20出头、30不到,1990年代之后,随社会变迁,很多人离开了原校,远走高飞,各奔东西,有的下了海,有的从了政,有的继续立于讲台。因为微信,大家重聚一群,已到了50、60岁的人生暮年。平时群里内容多轻松闲适话题,但也时不时有对时政的关心与谈论。

  甲是历史老师,率先对转文提出质疑与批评,显示其一定的专业素养,在整个论辩中,说话基本平和理性,尤其“也很有意思的,大家相互促进”这一说法,难能可贵,虽说有些固执。接其话语,我从文章立意的角度进行解释辩护,对事实部分,因对近代史无研究,姑持保守低调,承认“没有发言权”。

  乙也是历史老师,一身正气,满腔怒火,发言充满硝烟味,“真是把历史歪曲到何等地步,天理难容,老天都瞎了眼!!!”这样的说话方式与口吻,说是辩论问题,更像是批判会上声讨谴责他人。

  乙老师一番话,令我一时无语,大有不胜惶恐之感。其实,我也并不是心血来潮,盲目转帖,心里没有一点底细。对作者我是有所了解,看过他一些文章,知道并非等闲之人,如果他没有对此做过一些研究,是写不出这样文章的。但既然人们批评文章歪曲历史,作为一个转发者,我需要从历史事实层面另外寻找依据来证实或证伪此说,做出回答,给大家一个交代,不然,为“歪曲历史”背书,我就成了共谋。

  经过数小时搜索与查阅,终于在张海鹏主编的《中国近代通史》卷一中找到可以支持史说的依据。同时,我所在一海内外历史学者与研究者组成的专业群,也传来对我提问的回复。张海鹏曾任中国史学会会长,给我回复的则是一位法国学者。这样的结果,让我如释重负,大大松了一口气。如果没有找到这一依据,我自是要背负起“瞎了眼”的骂名,为“散布不良信息”与“误导读者”而道歉。

  面对我给出的回答,我想质疑与批评者及其支持者应对的方法,要么偃旗息鼓,保持沉默,要么另找出证据,推翻上说。但实际不是这样,对方在“事实”面前无话可说时,仍不愿承认“事实”,而一味拿“观点”“立场”做文章,坚持强调作者的“断章取义”。这已脱出了辩论主旨与范畴,且“观点”“立场”如何辩论清楚,达成共识?我就此打止,退出论辩。

  从论辩场面看,双方人数悬殊,一边人多势众,一边孤家寡人。这其实也是群里思想倾向分野的一个缩影。平时谁转什么帖子,讲什么话,思想倾向一目了然。我这样主张独立思想的属于少数,大多坚持传统观念,这里姑且称其为“传统观念派”。

  “传统观念派”人多势众,说话大声,音调高昂,但是否一定有理占理,以上论辩,可窥一二。“传统观念派”往往以爱国自居,并以拥有道德优势而压制对方,却又常常混淆“观点”与“事实”,逻辑混乱,说理不清,因而与其对话相当吃力。毫无疑问,知识、观念的更新和社会进步,需要也离不开批评,每个人都有对一切物事进行质疑与批评的权利,因此提出质疑并批评史文是对的,也是需要的。但仅靠诉诸“民族情感”与“义愤”,凭着教科书给定的答案和“歪曲历史”的指责,则是远不够的,也难以说服人,要驳倒对手,就应该从“事实”的层面拿出证据,证明“法国人参与了烧圆明园”,这样才是让“事实”说话,以理服人。

  一位旁观的老师,看了我的发言,主动提出要了我的电话,给我打来电话。这位老师此前在关于大饥荒的问题上与我持不同看法,有过过招。在电话中他对我在辩论中的发言态度,对我关于“观点”与“事实”的说法,和我提供的“事实”答案均表示认同,惟对文章的表达方式表示有话要说,与我探讨。他说,从进一步完善文本的角度,作者要表达“法国人没有参与烧圆明园”,应先有所铺垫,需要提到法军此前掠夺抢劫了圆明园,然后再提出“但”,“法国人没有参与烧圆明园”,这样就比较全面、客观,避免了片面,让更多的读者能够接受。他从传播接受学的角度提出的这一看法,具有建设性、启发性,也提醒我自己在以后的写作中从读者接受的角度应有更周全的考虑。我对他表示诚挚的感谢。

  由此看来,这次论辩不是无所成效。

  2019/4/17

  后记:

  写出本文之后,接触到一个新的历史资料与信息,让我大为惊讶。资料显示,1860年10月18日英军火烧圆明园之前,10月7日圆明园还有过一次规模不大的局部的火烧,而法军则参与了此次火烧活动。这一新的资料的出现,推翻了“法国人没有参与烧圆明园”的说法。于是,我重新回顾辩论过程,赫然发现自己在“无知”状态下,某一时刻也流露出“知识的傲慢与偏见”,我为之赧颜与不安,也再次惕然记起学术研究和写作中“说有易,说无难”的教训。这是辩论结束之后的新发现,在适当的时候,我会把它公之于群。

  2019/4/18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