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来稿 字号:
不平:从“凯里两案”说起
2019-08-31 19:26:13
来源:合传媒 作者:不平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事实清楚,评论到家,这才是好文章。事实不实,或者不清,便会影响评论。

  贵网最近发了文章《一个杀人犯是如何混到城管局长的?》(2019-06-27 10:42:10)。文章是好文章。一开头就吸引眼球:

  现代版的拍案称奇!

  银行行长嫖娼被抓了,派出所所长利用这事敲诈行长,行长受不了了,请来了马仔教训所长,谁知所长激烈反抗,马仔只好将所长杀了。

  马仔找到行长要钱准备外逃,行长说,要你们教训一顿就得了,怎么把人杀了?并声称要报案,马仔愤而将行长一家三口灭门。

  此后马仔混进了官场,最终当上了城管局局长。

  其后的分析也比较到位,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文章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以前并不知道此案。于是进行了一些网上搜索。结果如下。

  此案一般称为“凯里两案”,案发在1998年,2016年12月侦破,2018年2月11日一审开庭,2018年7月30日宣判,黄德坤、潘凯平被判死刑。

  下面是我对《一个杀人犯是如何混到城管局长的?》一文所作的评论。

  第一节“杀人犯混到城管局长,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离奇”是《冰川观察 》2016-12-19 08:24文章的标题。(http://www.sohu.com/a/121931636_405849)

  最近,“贵州城管局局长涉18年前灭门案”的报道震惊了整个网络。

  也是《杀人犯混到城管局长,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离奇》一文中的原文。不过,我并没有说《一个杀人犯是如何混到城管局长的?》涉嫌抄袭,事实上也根本谈不上抄袭,不过是两句话相同而已。我的问题是,《杀人犯混到城管局长,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离奇》发在2016年12月,这时候,说“最近,‘贵州城管局局长涉18年前灭门案’的报道震惊了整个网络。”是妥当的,而《一个杀人犯是如何混到城管局长的?》,发在2019年6月,这时说“最近,‘贵州城管局局长涉18年前灭门案’的报道震惊了整个网络。”显然不妥当了。事实是,最近,这个报道已经在网络上淡漠下去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问题,不值得化时间去讨论。只是,明显的,《一个杀人犯是如何混到城管局长的?》虽然发在2019年6月,但上面所说的“最近”表明它引用了前人的文章。那么,什么问题引起我的关注呢?就是文章开头所说的:

  银行行长嫖娼被抓了,派出所所长利用这事敲诈行长,行长受不了了,请来了马仔教训所长,谁知所长激烈反抗,马仔只好将所长杀了。

  马仔找到行长要钱准备外逃,行长说,要你们教训一顿就得了,怎么把人杀了?并声称要报案,马仔愤而将行长一家三口灭门。

  《贵州都市报数字报》2018年02月12日发表文章《“凯里银行行长灭门案”一审开庭》(http://dsb.gzdsw.com/html/2018-02/12/content_262841.htm),其中说到:

  黄德坤找到“凯里两案”中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潘凯平,潘也同样缺钱,两人一拍即合,便共同商议如何找钱。

  潘凯平和黄德坤是发小,两人关系一直很好,他们不仅在一个大院生活,成年后还都在凯运司共事。潘凯平说,黄德坤是一个很讲哥们义气的人。因此,无论黄德坤开口叫他做什么,他都答应。

  黄德坤在经营歌舞厅和冰淇淋厂期间,潘凯平一直在为其打下手。

  两人计划着找钱的办法是,先抢到枪,再去抢运钞车。

  一个叫安坤的人开始进入黄德坤和潘凯平的视线。

  1997年,安坤开始担任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该所辖区为凯里市核心商圈,1998年3月,安坤正式获得配枪资格。

  也正是这把配枪,引起了黄德坤和潘凯平的注意。两人开始跟踪安坤,他们发现安坤总是在晚上10点到11点左右带着配枪,还提着公文包,单独一个人回到位于电影放映公司三楼出租屋。

  他们便计划在这个时间段下手,抢一名派出所副所长的枪并不容易,为防万无一失,两人还找到一个废旧民房当作仓库,对抢枪提前进行演练。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黄德坤和潘凯平到文具店买来作案的刀具和哑铃,在1998年10月17日的这天晚上,提前赶到安坤的出租屋楼道里进行蹲守。

  深夜,安坤回家。当他走到2楼到3楼的拐角处时,黄德坤和潘凯平冲了上去,一个抱住安坤的脖子,一个用哑铃击打安坤的头部,并用刀刺向安坤。

  值得一说的是,安坤被害之时,还穿着警服。而他随身携带的64式手枪和6发子弹被黄德坤拿走。

  按照原计划,抢到枪后,黄德坤和潘凯平打算去抢银行的运钞车。

  但在当时,派出所副所长安坤被杀一案在凯里当地引起轰动,银行等重要的金融部门都加强了警戒,两人认为抢劫运钞车的难度过大,遂把抢劫的目标转向了金店。

  值得一说的是,黄德坤二人锁定抢劫目标金店的对面,就是某银行凯里支行大楼,这栋约有40多米高的大楼,在当时的凯里几乎是鹤立鸡群,格外显眼。

  就在踩点的过程中,黄德坤无意间看到乐贵建,当时的某银行凯里支行行长。因为黄德坤的妻子曾在银行系统上班,使得他认识银行行长乐贵建,黄德坤猛然想到,乐贵建家应该很有钱。

  于是,抢劫的目标又从金店换成了乐贵建。

  而乐贵建所居住的418医院家属区,在当时也算是凯里比较高档的住宅区,乐家的空调、冰箱和电视等电器一应俱全,生活条件优渥。

  目标锁定之后,了解乐贵建一家的作息时间和生活规律等踩点工作成为黄德坤和潘凯平的必然准备。

  有目击者发现在案发前半个月,有两个陌生人在小区内转悠,正是黄德坤和潘凯平二人。

  通过踩点,他们发现乐贵建经常乘坐一辆黑色轿车,乐贵建的14岁女儿,正在读初中的娴娴会在每天下午1点20分左右去学校读书。

  他们计划在这个时间点之后去实施抢劫。

  作案之后,两人在乐贵建家中搜到2000多元财物以及30多枚纪念币。他们把现场重新布置了一番,把煤气罐的阀门打开,管子割开,然后搬来电炒锅并将火开到最大,放了一颗子弹在里面。随后把衣服被褥等易燃物品也搬了出来,洒上酒。此举的目的是营造一个这家人是失火导致死亡的假象。

  比较《一个杀人犯是如何混到城管局长的?》和《贵州都市报数字报》所说,我是比较偏向于《贵州都市报数字报》所说。这并不是说官方的所说一定可靠,而是说,在这一件事,官方没有作假或者掩盖什么的必要。

  那么,“嫖娼—敲诈—凶杀”的说法从何而来?我不相信是《一个杀人犯是如何混到城管局长的?》编造的,应该还有其他源头。已经过去了多年,依然查到了2013-04-17的文章《突然想818,98年凯里市中国银行行长被虐杀灭门惨案》(http://bbs.tianya.cn/post-16-878680-1.shtml)。在当今百姓生活如此和谐,到处莺歌燕舞的年代,如此文章没有被和谐掉,也算是幸运了。现在看起来,这应该是源头。其中说到:

  另外,根据坊间的说法,因为有消息流出说枪击罗某的那只枪是被杀派出所长的配枪,因此坊间有人猜测罗某和派出所长之间存在过节:罗某可能在以前在外PC的时候,被派出所长带队扫黄正好抓住,而罗某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便行贿派出所长以求私了。但由于派出所长贪得无厌,利用罗某的把柄三番五次地敲诈罗某,最终罗某忍无可忍,雇凶杀害了派出所长。后来派出所长的家人发现了系罗某所为,但有找不到证据,便雇凶手将罗某一家杀害以泄私愤。

  2016-12-16的文章《坐标:凯里 98年中国银行凯里支行长被虐杀灭门惨案,知情人披露细节……》(https://zhuanlan.zhihu.com/p/24418326)也有类似说法。

  有网友作出如下猜测:应该是这样的,行长有什么法柄在所长手上,然后行长找到黄去杀所长,然后答应给黄多少钱,结果因为没有兑现承诺,黄恼羞成怒把行长一家杀了,然后来个劝架的一并杀掉。(据说是行长嫖娼被所长抓了,然后所长威胁行长,行长找杀手(黄)杀掉所长答应给50W,结果只给10W,然后黄去行长家理论,可能后来就发生了这些。只有这样才能把所有疑问解开,能当上行长应该是岳父的功劳,嫖娼被抓所长威胁,害怕暴露出去,自己就会一无所有,所以才会杀所长,至于黄文中也提了,身体素质好,打架凶,估计在当地也是有点名气的混混,至于当司机那都是后来的事了。我觉得和本案没多大关系。这是一个贵阳网友写的,有点意思!最后看官方怎么说。。

  可见,“嫖娼—敲诈—凶杀”是“根据坊间的说法”,“坊间有人猜测”而来的。虽然说,民间福尔摩斯有时也会推断出正确的结论,但在这一案件上,显然并不正确。在官方的结论没有出来以前,这样的“坊间的说法”是有理由的,但官方的结论已经出来,而且并没有作假的动机的情况下,还是应该相信官方的结论。“猜测”毕竟是“猜测”。

  总之,事实清楚,评论到家,这才是好文章。事实不实,或者不清,便会影响评论。虽然说,要做得每一个细节都准确无误是不大可能的事,要写评论也不能等所有所有细节都清楚了才写,但是,总是要尽量地使事实正确。

  与作者共勉。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