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来稿 字号:
何为“文化”?何为“文明”?
2019-11-04 16:31:06
来源:合传媒 作者:大海之声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如果说,文化是人类生存方式的观念形态的话,那么,文明作为“在文字出现、城市形成和社会分工之后形成”的社会发展阶段,文明也只能是人类生存方式发展到一定程度才出现的社会形态。
  何为文化?何为文明?两个概念之间有多少重合?区别又是什么?这个问题在学界似乎至今都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和共识,而每每用到这两个概念时每一个学者似乎都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因而往往由于对同一个概念的不同理解在相应学术问题上就会出现“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的现象。笔者不才,斗胆试着说说自己对这两个概念的内涵及它们之间关系的看法。


  一

  先说文化。我们知道,人类思维中的“概念”是对某一事物某一现象的普遍性和内涵的高度抽象的概括。而一个概念所表达的内容是多层次的,复合式的。但每一个概念都有一个基本内涵,来决定它的本质属性。与此同时,这个概念在不同语境下还有诸多外延意义和引申意义的多种理解,这些理解虽然和其基本内涵有着各种内在联系,但并不能和基本内涵达到完全一致,甚至有矛盾、曲解、冲突的地方,因此它们不能取代对基本内涵的理解。也就是说,对一个概念的准确把握,必须建立在对其基本内涵的通透理解上。而在学术上对一个概念要达到准确的共识,也只有诸多学者对同一个概念的基本内涵达到完全一致的理解。现在我们把概念的这种基本内涵称为“本体内涵”。

  那么,“文化”作为人类思维中的一个“大概念”,它的本体内涵是什么呢?我们先来网搜一下“文化”概念的解释:“文化的定义:文化是相对于政治、经济而言的人类全部精神活动及其产品。文化是智慧群族的一切群族社会现象与群族内在精神的既有,传承,创造,发展的总和。它涵括智慧群族从过去到未来的历史,是群族基于自然的基础上所有活动内容。是群族所有物质表象与精神内在的整体。具体人类文化内容指群族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传统习俗,工具,附属物、生活方式、宗教信仰,文学艺术、规范,律法,制度、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审美情趣,精神图腾等等,具体人类文化分为物质文化、哲学思想(制度文化和心理文化)。”

  其实,在我个人看来,如果将上述解释作为文化概念的本体内涵,是不尽准确的,至少有些许含混、模糊、矛盾之外。比如,说文化是“相对于政治、经济的人类全部精神活动及其产品”,那么,是否将政治、经济排除在“文化”的本体内涵之外了呢?而后面又说文化是“群族所有物质表象与精神内在的整体”,那么,什么是“物质表象”?什么又是“精神整体”?把文化二分为“物质文化”和“哲学思想”的依据又是什么?又如何将这“二分”的文化内容在其本质属性上统一起来?

  实质上,我个人以为,“文化”的“本体内涵”可以用一句话加以定义,即“文化”是“人类生存方式的观念形态”。这个“观念形态”并不单指人类思维活动或精神活动层面,而是指人类生存方式和生存活动中被打上“观念”印记的“所有”。人类赋予自己的一切物质活动和精神活动以“观念”印记,是人类作为智能理性动物区别于地球动物界所有其他动物的本质属性,而正是人类为自己一切生存方式和生存活动所打上的“观念印记”,才创造了自己的文化,或者更准确地说,人类的这种“观念印记”,是人类文化产生的初始源头。因此,当人类打磨第一柄石斧,赋予自然界的普通石头以“观念形态”时,人类的“文化”就产生了,因为石斧的造型、用途、把柄、锋刃、线条等,都是人类通过长期观察、思考、模仿、审美的结果,这个结果是以观念形态“落实”在天然的石头上。以此类推,当人类面对大自然的神奇为自己心目中的神明或图腾举行第一次祭祀仪式时;当人类用多音节的语言向同类第一次表达自己的情感、欲望、梦境、幻想时;当人类用语言和肢体模仿第一次表达自己内心的“美感”时,等等,等等,就已经把自己“自我意识”产生的异彩纷呈、变幻无穷的“观念形态”印记,烙在他们面对的各种对象上面了,而“文化”则由此诞生。因而,人类一切物质的、精神的活动,同时也是一种“观念形态”的活动,即创造文化的活动或文化活动。而人类的所有“观念形态的活动”,都超出了人类的动物性本能,都是“自我意识”的产物。人类之外的所有地球动物,尽管也有简单的思维情感活动,但这些活动都无法超脱它们的动物性本能,都无法形成它们独立的自我意识。因而,动物创造不出文化,即便动物界有若干“文化现象”,也是通过人类对动物界的观察、探索、思考、体验等“观念活动”形成的。

  应该说,人类初始观念的形成,是从他们满足最低生存需求的“物质劳动”开始的。也就是说,人类初始文化的创造,是从他们的“物质活动”开始的,而这些初始的观念,通常落实在那些对大自然提供的天然的劳动工具、狩猎武器和生活用品的改进上,比如最原始简陋的石器、弓弩和树叶织成的衣服。这个时侯的人类祖先,并非没有纯粹精神情感的活动,但作为观念形态的文化,是需要载体的。而石器时代的人类祖先精神情感活动的载体除了石器之外,还有他们的表情动作和肢体语言。这些极为粗鄙简陋的载体极大地制约了人类祖先精神文化的发展。也就是说,人类初始阶段的精神文化的创造,极大地受制于物质文化的创造。但是,人类纯精神活动(包括情感、心理、审美等活动)是一个比人类物质活动广阔、深邃、神秘、丰富、多彩不知多少倍的空间,人类物质文化载体的每一步划时代的发展,都会给人类精神文化的飞跃带来一次巨大的解放。当陶器的烧制从新石器时代脱颖而出时,它作为人类精神活动的新载体,为人类精神文化的创造作出了划时代的贡献。当陶器上被刻上花鸟鱼虫和各种人物造型时,绘画艺术诞生了。而当人类的物质生产为精神文化创造提供的载体达到一定发展阶段时,人类精神文化的创造就会最终挣脱对这些物质载体的依附,形成自己独立发展的空间。比如,当语言、文字、纸张、笔墨、各种乐器等等这些精神文化创造的媒介、载体出现时,精神文化的创造就终于挣脱了物质活动的脐带,获得了自己独立成长的无限空间。然而,人类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是同一个不可分割、血肉相连的生命体,人类文化无论发展到怎样辉煌的阶段,它永远摆脱不了人类初始状态为满足最低生存需求的物质活动基因。

  我们不妨以酒文化为例。酒是什么?酒是最典型、最纯粹的“观念的液体”、“液体的观念”。当人类对食品发酵的自然现象发生强烈的好奇和浓烈的兴趣时,探索中的酿酒实践就开始了。而当酒不是从食品的自然发酵中流淌出来、而是从人类的刻意操作中流淌出来时,这个神奇的液体就被人类赋予对食品发酵原理的掌握以及一系列精妙的酿造工艺的“观念形态”。“酒文化”由此发轫。然而,酒在物质生产领域的“文化形态”,和它在人类的精神情感领域“生发”出来的文化形态,几乎不能同日而语。后者拓展的是一个无比神奇、无比广阔、无比奔放、无比丰富、无比精彩、无比烂漫的文化世界。饮酒产生的独特而神奇的味蕾体验和生理感受,激发出人类精神情感海洋中无数汹涌澎湃的惊涛骇浪和变幻无穷、跌宕起伏的美丽浪花。其中有目空一切的狂放,荡气回肠的豪情,心驰神往的陶醉,高山流水的激越,也有浅唱低吟的伤怀,沧然涕下的愁绪,心心相印的牵挂,绵绵无绝的真情。酒不仅使人类的饮食方式产生了伟大的革命,而且导致人类的情感世界、精神生活发生了伟大的革命。“酒”因此化为“神”。酒通过味蕾产生的美感和陶醉中的快感,调动着人类所有情感体验而形成千姿百态、异彩纷呈的情愫组合,催发人的创造性,浪漫人的想像力,因而在那些人类最杰出的伟大人物进行伟大创造的地方,往往会出现酒神翩跹起舞的姿影。这些伟大创造包括科学的,制度的,文学的,艺术的,甚至哲学的,学术的。可见,人类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就像酒文化一样,将它的酿造观念和情感组合血肉相连地融为一体。

  当然,当我们将“人类生存方式的观念形态”定义为“文化”概念的本体内涵时,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在针对不同性质的问题或在不同的语境下,人类使用“文化”这个概念时并不一定非要指证它的本体内涵不可,而只需要指证文化的分类内涵或引申内涵即可满足意思的表达。除了本体内涵之外,分类内涵和引申内涵是文化这一类包罗万象的“大概念”运用中的两个基本范畴。拿分类文化来说,比如上文提到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就是人类在物质生产活动中创造的文化和在纯精神情感生活中创造的文化之间的分类。再比如按不同地域不同族群不同的生存方式产生的分类文化,比如中国文化,欧洲文化,美国文化等等。还有将人类在社会组织中创设的各种制度:政治制度、社会制度、经济制度、法律制度等等的过程中产生的文化单列出来,称为制度文化,以区别于人类在其他领域的社会活动所创造的文化。其中,还有狭义文化内涵和广义文化内涵的分类。所谓广义文化,当然指文化的本体内涵,而狭义文化,则是将人类生产性的物质文化和社会实践范畴中的制度文化等等排除在外,单指人类精神创造领域的文化活动,比如文学、艺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学科、教育、学术、理论、哲学等领域的文化创造活动。而文化概念的引申内涵,则大抵突破了文化概念的本体内涵和分类内涵的框架,在特殊语境下所运用。比如将文化概念和知识、学养等概念相平行:“这个人的文化水平很高”;“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学好文化知识,将来为社会多做贡献”等等。

  可见,无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学术理论的讨论中,所运用的“文化”概念都必须根据不同的语境和目的指证相应的文化内涵,才能够准确和正确地运用文化概念。

  二

  再说文明。文明这个概念和文化概念一样,是囊括整个人类历史的大概念。文明概念的本体内涵是什么?我以为可以以美国学者摩尔根的理论为依据。摩尔根根据人类生存技术的进步,将人类划分为蒙昧时代、野蛮时代和文明时代,蒙昧时代终于陶器的使用,野蛮时代终于铁器的使用,而文明时代则始于“文字的发明和应用于文献纪录。这是人类学会对天然产物进一步加工的时期,是真正的工业和艺术产生的时期”。然而,如果用“文明”这一概念划分人类早期社会发展的阶段,人类开始进入文明时代的准确时期,应在公元前四千年到两千年之间的青铜时代或早期铁器时代。而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主要标志则是:文字的出现;阶级、私有制形成;国家的形成;农牧业、商业、手工业的出现;城市的出现,等等。那么,人类进入“文明”时代,这个特指的“文明”概念内涵,究竟是什么呢?我以为,这个“文明”的概念绝对不是抽象的,而是具象的,它的内涵表述应该有如下几个关键词:第一,人类从刚进入文明时代起,是由一个个具体的“文明共同体”组成的;第二,所谓“具体的文明共同体”,是指一个(或数个)民族或一个族群,在特定的地理环境中,在特定的生存方式中共同生活;第三,一个(或数个)民族或一个族群在特定的地理环境中的特定的、共同的生存方式,就是“文明”概念的基本内涵或本体内涵。而一个文明共同体所谓“特定的、共同的生存方式”,其主要构成因素有:其一,特定的、共同的文字;其二,特定的、共同的生产活动方式;其三,特定的、共同的生活习俗,包括特定的、共同的图腾崇拜、宗教信仰和祭祀方式;其四,特定的、共同的社会制度、政治制度、国家形式和法律制度;其五,特定的、共同的文化认同,包括心理信息、精神生活和社会伦理道德等的文化沟通和一致。当人类刚刚跨入文明时代时,散布在地球各个角落的民族或族群,只要形成一定的规模,具备上述文明时代的各种要素,以自己独到的生存方式构成一个具体的社会组织,即可成为一个“文明共同体”。而一个“文明共同体”的生存方式,当然包括了这个民族或族群的全部生产活动、物质生活、政治活动和精神文化生活,因此,每一个具体的文明共同体,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社会“实体”,是一个正在生命途中的“活的机体”。而当这个文明实体或“活的生命机体”因各种原因自生自灭、或被另一个“文明实体”解构、消灭、吞并、取代时,即这个“活的生命机体”真正死亡时,这个文明共同体,也就从人类“文明史”中消失了。在人类文明时代的初始阶段,究竟有多少个古代文明实体消失了,至今仍是一个未知数。

  现在我们可以将文明概念的本体内涵作如下界定:第一,指人类进入文明时代某一(或数个)民族或某一族群以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构筑而成的具有一定规模的文明共同体;第二,这个文明共同体是物质生活和精神(文化)生活的复合体,因而是一个实体,是一个“正在进行时”的“活的有机体”,当它被其他文明实体解构、消灭或取代时,这个“活的有机体”的生命就中止了,也就意味着这一文明实体的覆灭;第三,但是,文明实体之间的征服、消灭、取代现象,只是在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初始阶段表现得十分典型和“边界分明”,实质上,文明实体之间的征服兼并取代的过程,也是一个区域性民族、族群生存方式互补、交融的过程,这个过程极为复杂而漫长,而随着这种互补和交融,不断覆灭和不断产生的文明实体的边际越来越模糊,变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到了近现代,人类社会的“文明实体”是以“现代民族国家”和“主权国家”的政治形态和边际出现于现代文明的世界之中;第四,绝大部分古代文明实体已经不复存在,惟一从古代轴心文明实体延续到今天的“现代民族国家”和“主权国家”的,只有中国。而一个古代文明实体延续其生命的载体,是它的政治制度。因为只有政治制度,才是一个以独特生存方式组织起来的“活的社会生命机体”的枢纽,而一个文明实体的覆灭和消失,即它独特生存方式的解构和中止,是以其政治制度的解构、中止和不可持续为本质特征的;第五,在人类文明时代的历史长河中,一些文明体消失了,解构了,另一些文明体诞生了,发展了,从而推动着人类生存方式的变革和交融,而在各种文明实体之间不断地解构、取代、分野和交融中,交融,应该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主流和方向。

  当然,和文化概念一样,文明概念除了它的本体内涵外,还有它的分类内涵和引申内涵。在不同的语境下,文明概念指证的内涵也是不同的。所谓分类内涵,即把更大地理范围和更长时间跨度的多个文明实体生存方式中具有一致性或共同性的内容,进行“通约”,从而形成一个更大范围的文明概念。比如将多个文明体在同一地域所具有的“地理共同点”进行通约,就产生了诸如“东方文明”,“西方文明”,“亚洲文明”,“西欧文明”、“非洲文明”等“地域文明”概念;再比如将多个文明体在经济活动和生产方式上可以通约的东西,分类为“游牧文明”,“农耕文明”,“工业文明”,“商业文明”等;还有将多个文明体在思想观念上比如宗教上可以通约的东西,分类为“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佛教文明”,在人类文明史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可以分类为古代文明,近代文明和现代文明,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显然,这种“分类文明”概念,已经开始脱离一个个具体文明的“实体”,将多个文明实体中具有共性或共相的某些“生存方式”内容通约起来,抽象出来,构成一个新的“文明”内涵,从而把多个文明体中许多相异的生存方式内容舍去了,这样的“文明”内涵,在学术研究中尤其是人类各种文明的比较研究中加以运用是必要的,但不要把它和文明的“本体”概念混为一谈。

  至于文明概念的引申内涵,通常是在完全不同的第三种语境下运用的。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将“文明”这个概念引入人类的价值领域和道德领域,从而脱离文明概念的本体内涵,成为“引申”意义上的“文明”内涵了。当然,作为文明的本体内涵,的确有它的价值含义。即便按摩尔根对人类历史的分期,文明阶段相对于野蛮蒙昧时期也是人类发展的一个了不起的进步,既然用“进步”这个标尺衡量人类历史,那就必然是一种价值判断。然而,作为人类历史自然发展进程或客观发展进程而实现的历史进步,其价值内涵和人类主观上或在道德范畴内追求“真、善、美”的价值内涵,在性质上是不同的,也不能同日而语。对于前者,它包容了人类进步过程中发生的一切。我们姑且借用一下马克思的社会发展阶段理论:比如从氏族社会进步到奴隶制,奴隶制社会中的一切相对于氏族社会,都是有价值的进步,这种价值判断是不会用人类主观中的道德标准去衡量这种进步过程中的善恶是非的,哪怕最残忍的奴隶压迫,相对于氏族社会来说,也是一种“进步”。而对于后者来说,文明概念完全单方面地代表着“进步”、“正能量”、“真、善、美”、“社会正义”等人类主观的价值判断或道德判断。比如直接把“文明”概念引入道德规范:“在公共场所随地吐痰是不文明行为,有违社会公德”。再比如将文明概念单方面用于历史进步:“宪政民主是现代政治文明的产物”等等。目前文明概念的引申内涵被大量引用,有些已远离文明概念的本体内涵,说明文明概念作为一种价值判断或道德尺度,已越来越深入到社会的日常生活当中,这当然不是什么坏事。问题在于,在学术研究中,尤其在对人类历史进行宏观层面的研究中,如果在应该使用本体内涵的文明概念时而误用引申意义或价值判断意义上的文明概念时,就会产生混乱和迷误,甚至得出错误的结论。

  三

  现在我们来看看文化和文明这两个概念之间的区别和它们之间的关系。在这两个问题上,当然是用这两个概念的本体内涵进行比较。网搜一下,关于文化和文明的区别和关系,有这样一段表述:“不少学者认为,文明是文化的最高形式或高等形式。文明是在文字出现、城市形成和社会分工之后形成的。尤其在历史学和考古学界,普遍认为文明是较高的文化发展阶段。”这个论断似是而非,有失精准。如果说,文化是人类生存方式的观念形态的话,那么,文明作为“在文字出现、城市形成和社会分工之后形成”的社会发展阶段,文明也只能是人类生存方式发展到一定程度才出现的社会形态。在这里,所谓“人类的生存方式”是一个复合概念,它至少由人类社会形态的两大主体构成,一个,人类全部社会组织和在其中的人类全部物质活动;另一个:作为人类全部物质精神活动的观念形态出现的文化构成。而这种双重主体构成的人类生存方式进入文明时代后的社会形态,是一个社会实体,一个“正在进行时”的活的生命机体。因此,文明不仅是“文化的较高发展阶段”,而且是人类整个物质精神活动“较高的发展阶段”,是人类整个生存方式“较高的发展阶段”。由此,我们可以辨析出文化和文明这两个概念在性质上的几点主要区别及其两者之间的关系。

  第一,“文明”的历史没有“文化”长,在人类进入文明时代前的史前阶段,文化已经产生了,如石器文化,陶器文化等等;第二,文明的内涵比文化内涵大,文明的内涵除了包括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生存方式”之外,而且包含作为人类生存方式的“观念形态”的一切文化构成,而文化仅仅作为人类生存方式的“观念形态”出现;第三,文明和文化的载体不同。文明的载体是一个现存文明实体中人类的全部社会组织和物质精神活动,是一个活着的生命有机体,当文明实体这个“活的生命机体”被征服、被消灭、被吞并、被取代、从而失去了它的“现在进行时”时,这个文明实体在人类历史上就永远消失了。但文化则不然,文化作为“观念形态”尽管时时刻刻都附丽着人类现存的一切物质精神活动,尽管它“随文明实体生而生”,但它却不会“随文明实体死而死”。因为它不像“文明”的载体除了文明实体这个“活的生命有机体”之外一无所有,文化还有其他更为丰富精妙、“超然物外”的载体,如文字,如纸墨,如典籍,如文学,如艺术,如哲学,如理论等等。因此,当一个文明实体消失时,其作为观念形态的文化却并不一定随之消失,这个文明实体生存方式中那些最优秀、最有价值的部分,会以“观念形态”的“文化”继续“活”下来,并被其他文明实体融合、传承、光大,成为新的文明实体文化构成中的一部分,并且反作用于这个新文明实体的全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第四,因此,文明实体作为一个现存的、“正在进行时”的活的生命肌体,它是有生命周期的,它总有一“死”,或者结束生命,或者脱胎换骨。但文化作为人类生存方式的观念形态,则是一个文明实体的“灵魂”,当一个文明实体“死亡”后,它会离体而去,植入新的文明实体,一代一代传承、生根、开花、结果。可以这样说,现代世界上每一个以主权国家政治形态立足的“文明实体”,无论它是由先前数个文明实体的取代、轮替、交融发展而来,还是由一个古代轴心文明代代传承而来,在这个国家的文化构成中总会找到在其历史形成中产生各种作用的文明实体传承下来的文化因子。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