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来稿 > 字号:
“党心”在哪里?
2020-06-02 17:29:31
来源:合传媒 作者:大海之声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的经济发展成就,使用的主要武器还是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敌人——资本主义那里“盗”来的,那就是“市场经济”。
  (这是几年前写的文章,但一直无缘和读者见面。这次能在《合传媒》网站发表,甚感欣慰。在此对《合传媒》网站及年轻的编辑表示衷心的感谢!)
 

  党报全文刊登了十八大新修改的党章,篇幅之长,令人咋舌。我想,即便是那些迫切入党的积极分子,除了相关的几款条文,恐怕也没有耐心全部读一遍。饶有兴趣地浏览党章的第一部分《总纲》,便想到了一个问题:中共一大时没有制定独立的党章,只有党纲,但党纲中包含了党章内容,中共的第一部党章是在1922年7月在上海召开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制定的,共6章29条,四千字左右。中共十八大党章是在1982年中共十二大修定的党章基础上修改的,在这之前的历次党代会对这一版本的党章都作过少量修改。而1982年版本的党章沿袭至今,仍然是党纲和党章结合的模式,其总纲部分实质上就是党纲。估计总纲足有七八千字,一段段看下去,给笔者的感觉就像一副完整而华丽的行头,将一个八千万人的大党从头到脚穿戴起来,俨然一尊顶天立地的安泰俄斯巨神。一个人的行头和穿戴总能准确地折射出他的精神、气质、风度,并和他的社会地位和身份吻合。让一尊巨神戴帽穿靴,西装革履,那就更不用说了。然而,笔者从头到脚将这尊巨神的行头一样样看过去,却很难从这些包装上看出里面那个躯体真实的精神、气质和风度,尤其摸不到真实的“党心”在哪里。于是,困惑之中,难免对这套行头和里面那神秘的真实躯体之间的反差发出几声追问。

  一副衣冠行头,当然先看“冠”,即帽子。一位演员演什么角色戴什么帽子,或一位绅士穿着起来戴什么帽子,大抵能表达角色的身份和绅士的头衔。而一个政治团体诸如政党戴什么帽子,表达的不仅是政治标签,更重要的是这政治标签下的思想灵魂。请看下一段文字:“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已的行动指南。马克思列宁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它的基本原理是正确的,具有极大的生命力。中国共产党人追求的共产主义最高理想,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充分发展和高度发达的基础上才能实现。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和完善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走中国人民自愿选择的适合中国国情的道路,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必将取得最终的胜利。”

  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是什么?根据这个原理应怎样达到它的最高理想——共产主义?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生产资料公有制,就是这个原理的核心内容和达到最高理想的具体路径。如果在一个世纪前的中国,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最高理想,对国家正处于四分五裂的中国人民,还有极大的吸引力,人民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个没有剥削压迫的大同世界,还寄于极大的幻想和期待。然而,近一个世纪过去了,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公有制统统都试过了,结果如何?结果是:所谓阶级斗争,就是一个政党驱使人民用暴力为他们夺取政权;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在全球范围的此类政治实践中,几乎无一例外在演变成现代专制制度;所谓生产资料单一公有制,成了短缺经济、大锅饭、经济发展一潭死水的代名词。而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的经济发展成就,使用的主要武器还是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敌人——资本主义那里“盗”来的,那就是“市场经济”。如今严格按照“基本原理”运行的样板国家还有一个,那就是“三颗金太阳”照耀下的朝鲜。

  于是就产生一个问题:既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已经被世界范围内共产党的政治实践证明了是错误的东西,是不能给人民带来幸福反而带来灾难和奴役的东西,是和现代政治文明逆向运动的东西,那么继续说它“揭示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具有极大的生命力”,并仍旧把“基本原理”当作堂皇“冠冕”戴在头上,作为一个政党的政治标签,是否有点不合时宜?

  当然,根本的问题不在这里。如果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政治理想作为一个政党的灵魂和政治信仰,作为一个政党团结所有党员为了同一个政治目标而奋斗的凝聚力,那么这个政党的政治生命的根本标志就在于:究竟有多少党员在忠诚地坚信、坚守着这个政治信仰?究竟有多少党员在为这个政治信仰无私地奋斗着?不仅如此,这个政党以外的所有群众,所有人民,对这个党的政治信仰有多少人相信?有多少人不相信?有多少人相信这个党的大多数党员在为这个政治信仰忠诚地奋斗?有多少人认为这个党的大多数尤其是官员党员的大多数自己也不相信这个政治信仰,只是在为个人的升官发财奋斗?

  我想,如果对诸如此类的现实问题作出一个基本准确的判断,就会基本弄清这副行头里面的“真身”究竟是什么,所谓党的“灵魂”、“党心”究竟是什么,帽子上闪耀的政治信仰对这个政党所有党员产生的凝聚力究竟几何。问题是,对这个八千万党员的大党而言,能决定它命运的党的核心层是对这些现实问题进行清醒的判断,还是采取驼鸟政策,躲进光芒四射的金冠里面得过且过一味自欺?

  好吧,看完帽子,我们再来看外套。这是一袭华丽的外套,它所表达的一个执政大党非凡的气质、风度、精神已经完美到了无可挑剔的程度。仅举一段便可说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继承和发展,反映了当代世界和中国的发展变化对党和国家工作的新要求,是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推进我国社会主义自我完善和发展的强大理论武器,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是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始终做到‘三个代表’,是我们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三个代表”,全国人民耳熟能详,可背得滚瓜烂熟。即“中国共产党总是代表着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瞧,如果一个政党真的能完全实现这三个代表,那么说它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肯定是当之无愧的。或者说这个政党暂时还不能实现这三个代表,但它正朝着三个代表的方向努力前进,也能勉强说是先锋队了。然而,情况或许大相径庭,说中共“总是”在实践着“三个代表”,那也许是在自说自话,贻笑大方了。请问,在毛泽东时代,“三面红旗”、放卫星,吃大锅饭,是“代表着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反右中把五十多万知识分子打入冷宫,文化大革命中大搞文化专制主义,是“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大跃进中饿死了三千多万老百姓,文化大革命中制造了几百万冤假错案,是“代表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即便改革开放以后,中共的创新和努力也只能说部分地解放了生产力,部分地解除了思想禁锢,使大部分老百姓得到了温饱。但这几件事就是中国古代的“好皇帝”也能做到,离真正的“三个代表”,还差得远呢。

  好吧,过去的历史就不谈了。 问题是现在。中共十八大第一次提出了中共“既不走封闭僵化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邪路”,那么,它选择的第三条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路”,究竟离“三个代表”渐行渐近呢?还是渐行渐远呢?

  我们先来看“第一个代表”。我们知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走向了市场化道路,但所建立的经济体系并非完整成熟的市场经济体系,只能说在市场发生重要作用和社会各经济实体普遍发生了市场行为的层面上,才具有市场经济的意义。实质上,在此层面以外,自始至终地存在着一种“政府主导型“的“运动经济”或“经济运动”模式,这种运动模式在本质上和毛泽东时代大跃进之类的经济运动没有什么两样。而这种投资式的经济增长模式不仅在“市场经济层面”之外进行着体外循环,而且的确在“主导”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走向。比如,各级政府掀起的大办各级经济开发区的运动热潮;各级政府策动的招商引资热潮;各级政府一手操纵的、集中各种资源展开的城市化、房地产热潮;以及由各级政府“热心”谋划实施的教育产业化、文化产业化热潮。我们知道,举凡依靠政府运用行政力量调集各方资源展开的经济运动,其性质都有如下几个特点:其一,由各级党政官员包括中央党政官员的政绩冲动作为动力;其二,不顾经济发展规律;其三,因违背经济规律而造成了巨大的资源、人力、智力浪费;其四,不可持续性;其五,引发大面积的官员权力寻租行为。而这种“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经济运动模式正是造成当前政绩工程、首长工程、面子工程肆无忌惮、泛滥成灾;城市化过度发展、房地产畸形疯长、各级政府债台高筑、土地财竭泽而渔;GDP发展和居民收入比例严重失衡、分配不公、两极分化日趋严重、权力寻租、吏治腐败愈演愈烈;体制外实体经济发展空间日趋窘迫、环境污染、耕地萎缩、资源透支等不可持续因素日渐见涨等经济恶果的主要原因。

  试问,如此经济发展模式,真的在“代表着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吗?只要这种发展模式不从根本上改变,它是离“先进生产力”渐行渐远,还是渐行渐近?

  再看第二个代表。纵观人类数千年的文明史,究竟有哪些阶级、哪些政治集团、哪些政党能夸下如此海口,能“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我敢断定,没有一个阶级、政治集团、政党敢夸下这个海口,尤其是坚持专制制度和专制统治的任何阶级、政治集团、政党,它们推行的文化政策只会和人类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背道而驰。

  为什么?道理极其简单。我们知道,在人类社会发展的任何一个历史阶段,能够创造代表那个时代的先进文化的人群只能是从事精神劳动和艺术劳动的知识分子及部分体力劳动者。而到了资本主义发展阶段,一切现代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几乎都是由这个伟大时代的知识分子创造的。而知识分子创造着由现代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代表着的现代先进文化所必备的条件有:一:绝对的思想自由;二:绝对的人身自由;三:绝对的人格自由;四:绝对的言论出版自由。为了争取这“四大自由”,资产阶级和中世纪的封建专制制度作了怎样殊死的斗争,这些都是历史常识,这里就不必赘述了。

  因此,即便为争取知识阶层这“四大自由”作出过巨大贡献的现代民主政党,它也不敢夸下“代表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海口。第一,争取“四大自由”是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一个政党在其中只能起过阶段性或部分作用;其二,即便起了全部作用,它也没有资格代表“前进方向”,因为这个“前进方向”是由那个时代最优秀的知识群体领衔的,它最多是为这个优秀知识群体松了绑。

  至于任何奉行专制主义的政治集团为什么会和“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背道而驰,道理则更加简单:任何专制者都想把自己的政治统治世世代代永远维系下去,这就需要一个关于权力永久合法性来源的理由和理论,以便让治下的所有人民都深信不移。而这些理由和理论显然是荒诞不堪的。于是,在人民群体中,惟独优秀的知识群体能够戳穿和揭露这种荒诞,唤起人民的觉醒。这就是人类历史上任何专制统治者都要实行思想禁锢,都要对知识群体进行打压、剥夺他们思想、言论、出版甚至人身自由的根本原因。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共建政伊始就开始全面“修理”全国的知识分子。当然,应该承认,中共改革开放30多年来,对知识分子“四大自由”的禁锢和控制已经大大放松,知识分子在各个科研领域获得的自由空间比起以往要大得多、宽松得多,对知识分子言论、出版自由的限制在其允许的范围也放松了不少,但这并不能说明中共从此以后就天然地成了中国先进文化发展方向的代表。第一,只要中共仍然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等“国家学说”作为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研究领域的“指导思想”,或者严禁体制内外学者对执政集团本身的历史、政治作用、历史地位进行客观的、科学的研究,那么,中国大陆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就不会获得真正的发展;第二,只要中共对体制内自然科学研究领域和高等教育领域仍坚持“行政化”的“领导”和管理,仍在学术领地和知识分子群体中推行权力至上和官本位制,那么自然科学的发展也很难在世界范围领先,相反,其科研领域的金钱崇拜、权力崇拜、学术造假、学术腐败现象只会愈演愈烈;第三,只要中共坚持“绝不走”西方现代宪政民主之路,那么它连为中国优秀知识群体的“四大自由”彻底松绑的资格都谈不上,遑论“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代表”?

  这里仅举一例,便可窥其一斑。我国著名近代史学家、《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来的》作者高华,他积数十年心血写出的这部著作就无法在大陆出版。高华生前接受专访时回答了来访者提出的这样的问题:“最近十年来,国史(党史)研究的状况如何?还有哪些限制?”

  高华的回答是:“有关研究的‘限制’问题:没有见到文字形式的‘几准几不准’,但限制是明确存在的,例如:某些议题事实上是不允许研究的;而研究的角度或书写的词语也是有一些约定俗成的限定的。‘主旋律’之外的研究,没有发表的空间。国家和省部级社科资助项目,更是在国家思想的严格指导之下,多是为现实需要服务的。如此等等,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如果研究明代的城墙或鼻烟壶制作工艺,那是完全自由的,也会得到国家资助,这毕竟和现实没有任何联系。”

  所谓“主旋律”文化,不就是对当权者的“文治武功”从正面进行歌功颂德吗?如果把这定义为“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岂不让人把大牙笑掉?

  至于第三个代表,我懒得说了,只要看看当下官民利益的对立、情绪的对立以及扶摇直上的“维稳经费”已经“突破”到什么程度,就足见“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代表”的自我陶醉,显得多么荒唐、多么可笑了。

  由马克思奠定理论基础、由列宁创建组织模式的各国共产党,在二十世纪的国际政治舞台上为什么由盛至衰,为什么无一幸免地走向现代专制主义,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它们一个一个成了权力的奴隶。它们为之奋斗的政治信仰,最后都无一幸免地堕进了权力崇拜的深渊。对于一个八千万党员的大党,我只想说一句,当今中国大陆整个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念,实质上已经同样可悲地堕进了权力膜拜和金钱膜拜深渊。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不是一个前因,一个后果?试想,一个八千万党员的大党,如果其中起灵魂作用和脊梁作用的核心层已形成一个金字塔形的官僚集团,如果这个官僚集团按照权力大小形成了森严的权力等级,如果各个掌权等级的所有党员或绝大部分党员都在暗中奉行“权力至上”的潜规则,如果这个党的凝聚力已从一个堂而皇之的政治信仰堕落为众多党的骨干对权力的崇拜和对私利的追逐,那么这个党的“党心”究竟为何物,老百姓会如何解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