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政情 字号:
蒋德海:巴东“优秀县委书记”辞职反思
2019-07-09 17:04:12
来源:合传媒 作者:蒋德海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如果我们本身就不多的出类拔萃的县委书记,最后都面临这样的结局,中国的农村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农村?
  2016年11月,刚刚干完一届湖北巴东县委书记的陈行甲突然辞职了。在此之前很多人看好他的政治前景。他所在的巴东,地处鄂西,是三峡库区的重点移民县,更是后三峡时代的限制开发区,总人口约50万,贫困人口有17万,可谓集“老、少、边、穷、库”于一身。短短五年,他拼尽全力改变巴东的政治、经济政治面貌,他带头清廉,与穷乡亲结对,高调零容忍反腐,亲自演唱录制MV,再到3000米高空跳伞,宣传巴东旅游,屡上头条,其一系列不同寻常的言行,让陈行甲成为巴东甚至湖北的官场“明星”,并在2015年被中组部评为全国百名优秀县委书记之一。

陈行甲

 

  为什么陈行甲在县委书记任上干的好好的突然辞职?他自己的说法是出现了严重的焦虑症,要换一种生活方式等等。这个说法,当地组织部门显然也并不认同,故找他谈了三次力求挽留他,说明组织部门是看重他的,也希望用他的。但是组织部门似乎没有认真反思他不想干的真正原因。而恰恰是这个真实原因,陈本人平时已经有所流露。比如,对于他作为自己的理想来推动的所作所为,也受到了不少人的非议,而有些恰恰来自领导部门。如他亲自上媒体推广本县旅游,被有人指责“作秀”,没有政治原则,博取政治资本,陈行甲甚至为此被要求写检讨。高空跳伞后,上级一位领导找他谈话,严肃地给他提了几点意见:你说你向董明珠学习,董明珠是谁?她是老板,你是老板吗?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之前唱歌,这次干脆玩起了跳伞,你还有没有党性原则?你还有没有规矩意识?这些来自上层领导的批评,不但令人惊讶,而且离开现代民主法治的时代和常识太远。咱们党的党性原则和规矩意识究竟是什么?不就是为了促进当地的政治经济环境,让全县人民富起来吗?向董明珠学习宣传本县有什么不好?县委书记编唱MTV,高空跳伞,这些如此接近生活拉近民气的管理方式,正是咱们新时代社会主义政治的特色和优越性。中国社会主义特色,应该多创造一些这样的管理形式和优越性才合理。难道今天的县委书记非得像古时候的县太爷那样一本正经才是政治正确吗?其实,陈行甲所做的,正是咱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时俱进,接地气暖民心的一种政治形态。咱们社会天天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当咱们的县委书记真正用一种贴近社会生活的领导方式创造出生动活泼的政治经济环境和生态的时候,咱们的领导部门为什么不能宽容一点?

  还有人说这是作秀,但这是作秀吗?当不少官员不作为,整天沉湎于引来送往,花天酒地的时候,真正为老百姓做实事的行为却变成了作秀,这难道不荒诞吗?作秀多指不真实的公众行为,为了某种目的故意造作。而宣传巴东,推广旅游是实实在在的,请一个明星来推广要花多少钱?巴东太穷了,广告费出不起,县委书记亲自上旅游广告国内少见,需要多大的胆魄和勇气?我们怎么能够不支持他,而且还要指责他?何况他又是网红县委书记,既能够省钱效应也不输明星,又能够起到大大的宣传效果。这么好的事情应当鼓励才对啊。当然,一个县委书记做了好事有政绩会影响他的政治前途,但这恰恰是一个正直的县委书记应当做的,既合理又正当。上级领导部门为这样的事情让这位县委书记写检讨,恰恰证明了上级领导部门的短视和观念的落后。我们要鼓励每一个县委书记都能够堂堂正正的为老百姓谋利益才对啊。一个民主和法治的社会,如果我们不鼓励县委书记们这样去做,才是不合理的,甚至是不正常的。

  还有人指责县委书记主动和老百姓交朋友加微信的做法。作为一个清华毕业的县委书记,他充分利用了手机网络微信带来的了解民情的便利,他习惯用微信办公和交流,朋友圈有近5000名好友,这多难得。不要忘了,当今世界头号总统,也是一个推特(微博)总统。说特朗普用推特治国并不为过。他有粉丝或吃瓜群众6000多万,每天浏览人数上亿,不久前,他发了个102字的推文,让全球股市增发了1.36万亿美元。一个领导敢于加群众的微信是一种自信。特朗普总统曾因为故意将其推持上的网民删掉,被起诉到法院,后来官司打还输了。我遇到过一个小区的居委书记,甚至都不敢加居民的微信。而治理50万人口的陈行甲恰恰有这样的自信和胆魄。“巴东普通百姓随意申请加我,我都会加。他们反映的问题,我都会随时转给相关部门负责人,”他关注手机上的民意,时刻关注着网友反馈。他培养出了自称“甲粉”的粉丝群。他似乎很满意自己成为网红,在乎自己的每一条朋友圈,有多少人评论,多少人点赞。这都无可厚非。因为朋友圈的“赞”太多,有人说这是“情感贿赂”。有一份举报材料送到上级,说陈行甲,“自我竭力炒作,捞取政治资本,思想意识差。”“提拔干部凭‘情感贿赂’,微信互动点赞的人随意提拔。”对于这种批评指责,只要稍有一点现代民主法治的常识就完全可以不予理睬。在民主和法治的时代,县委书记和老百姓交朋友加微信也有错吗?微信是21世纪最伟大的科技成就。以前没有微信,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经常强调要有群众意识,多搞调查研究。微信大大缩短了领导和群众之间的距离,为现代调查研究提供了一种崭新的科学的群众路线和方法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县委书记充分利用现代科技来实施农村治理,正是与时俱进的表现,我们的社会应当大大提倡和鼓励才对啊。当然,县委书记加微信可能会赢来很多点赞,有些点赞未必合理或真心。但微信上的发言和建议,都是县委书记了解民情的形式或者路径。赞美也好批评也好,针对的都是事情。只要讲的对,就应该支持。讲的不对,听听反面意见也无偿不可。但一个领导仅仅凭点赞就提拔干部,恐怕也太小看了县委书记的政治判断力。

  陈行甲称辞职是因为自己“犯上了严重的焦虑症”。但这个焦虑症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有焦虑症?难道与上级领导的不支持没有关系吗?干的好好的突然被领导批评,而且领导的批评并没有道理,比如他在工作中有很多特色,有一个特色就是充分利用微信广交网友,尤其是普通老百姓。他在辞职的时候有一封感谢信,他感谢了很多人,特意感谢了巴东的网友。为什么要感谢这些网友?因为网友们能够为他提供官方渠道看不见的现象和听不到的声音。而这恰恰是一个一心为民的“父母官”,首先应该做到的。网络互联网微信为现代民主法治社会的治理提供了一个非常优越的条件。只要这个官员愿意,就能够听到各个方面的不同的声音,而完全不理睬或者屏蔽掉民间的声音才是最可怕的。而这恰恰是一个民主和法治国家主政的官员首先应当具备的政治素养。他在任职书记期间,一直和网友交流,偶尔发言参加讨论,虽然网民提出的观点不一定都对,但正如陈自己所说:“你们一直坚持从批评角度发声,对我的工作是很好的帮助。” 小到一个学校,大到一个县,再大到一个省和一个国家,如果每一个当政者都能用这样的心态和责任去对待来自民间的呼声,我们的社会和国家还怎么可能不和谐?又比如,陈说“我要学董明珠,自己做代言人”,这个创意为什么不可以?是的,县委书记不是企业家,但县委书记如何实施一个县的治理方式,也有自己的自由裁量权。只要依法合规行使职权,人民群众满意,就是最好的行使权力的方式。而发展经济,为贫困的财政节约资金本来就是一个县委书记的职责和本分,这又有什么过错?

  陈行甲“严重焦虑症” 的发生,反映了我们干部管理中某些陈旧的思想和落后的观念还在阻碍社会的进步。有一次他做演讲,开头引用了黑格尔的话。事后,当地的一名上级领导批评他,“你讲的是些什么东西?你怎么能拿黑格尔开头?”因为黑格尔是德国19世纪唯心论哲学的代表人物。在这位领导看来,县委书记是中共党员,是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作为共产党人的县委书记怎么能在大会讲话中公开引用唯心主义哲学家的观点?这是多么狭隘落后的思想意识。中国改革开放已经40年,但这位领导的思想意识还停留在60年代,我们有些组织部门还在用60年代的思想意识在管理我们的干部。这位领导忽略了,黑格尔虽然是唯心主义哲学家,但是他的辩证法思想却受到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高度赞赏。特别是,人类历史文化和精神文明有一个传承的过程,任何人都不能够割断历史。中国社会主义是当代世界的奇迹,但这个奇迹不是凭空产生的,其中也有黑格尔辩证法的功劳。而黑格尔辩证法是马克思主义的三大来源之一,也是我们中国共产党指导实践的理论基础。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全部否认和割断历史的产物,而是包容了全部人类创造的精神和物质文明成果为前提的。

  陈行甲在巴东的反腐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正如陈自己所说,一个县委书记收钱很容易,不收钱却不容易。而他自己却严格做到了。在巴东工作这五年,他自己不仅拼尽全力工作,而且“不敢说自己不负苍山,但敢说自己不负本心,敢说自己是个不收钱的县委书记。” 这是他能够在巴东零容忍反腐的底气。这是一句多么有分量的话! 中国有多少县委书记敢说这样的话?在陈到任的4个月前,被传反贪局长冉建新在双规时猝死在检察院引发群众示威,两年前巴东宾馆服务员邓玉娇因为遭受官员骚扰杀官,也曾轰动全国。为此,陈行甲一上任就义无反顾的掀起了一场以零容忍为标志的反腐斗争。在全县纪检干部大会上,他对那些在贫困县动辄30万50万收钱的腐败行为表示了极大的愤慨。正是这篇讲话,被 《人民日报》微信公号转发,两个小时就过了十万加,引发传播爆点。讲话中,他罗列巴东不正之风,直接对一些部门点名批评,“我要正告各种项目主要的业主单位:水利局、交通局、水保局、林业局、农业局、环保局、住建局、国土局、移民局、发改局、财政局、扶贫办、教育局、招投标中心……还有十二个乡镇,你们这些局长、主任和书记、镇长,不要再在工程项目上想任何心思、做任何文章。在我们这样贫困的县,领导插手工程项目捞好处,就是在搜刮可怜群众的福利,用农村话说,是在‘摁着叫花子拨眼屎’,怎么狠得下心?怎么下得去手啊?你必须明白,你的权力是公家的,你的位置是组织任命的,组织可以任你,也可以随时免你!”他的这个讲话后来成为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老黄牛区委书记易学习的台词。

  陈行甲的零容忍发布也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正是在陈行甲当书记的短短几年里,干部没人上班时间溜号,没人中午喝酒,没人敢随便耍威风,正如一位干部所说,“刚开始觉得是一种限制,后来由规定成为习惯,感觉整个人正常了。”但即使是反腐,也仍然有不同的看法,有人就认为,陈行甲的反腐这个力度太大了。而以零容忍为特点的反腐必然要触动一些人的利益,这些人会通过各种方式来进行干扰。在这种情况下,反腐还要不要零容忍?如果不再坚持零容忍的原则,正如他自己说的,就会“改变我的做人原则和理想,讲假话讲空话,用一种左右逢源的方式来进行管理,难道还是陈行甲吗?” 这也许就是陈行甲辞官的深层原因。

  现在陈行甲终于离开了他为之牵肠挂肚的巴东,他表示“以后会致力于农村公益。” 但从中国农村的治理来说,这太可惜了。如果我们本身就不多的出类拔萃的县委书记,最后都面临这样的结局,中国的农村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农村?诚然,农村公益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业。但从事农村公益事业和当县委书记或者更重要的行政职务并不矛盾,甚至会更有利于农村公益事业的发展。县委书记同样可以致力于发展农村公益事业的目标,而且可以发挥的更好。正如陈行甲自己所说,县委书记可以做一切事情。在县委书记的任上什么梦都可以实现。既然县委书记能够实现农村公益事业的目标,而且更有利于实现农村公益事业,为什么这样一个有理想有志向的县委书记,却要辞职呢?而我们的组织部门又为什么会同意他辞职?反过来,没有领导特别是县委书记的支持,一个企业家或社会人士要推进农村公益事业恐怕并不容易。一个对农村公益事业有梦想的县委书记都不得不离开的农村环境,对一个无权无职的普通公益事业的志愿者,要推进农村公益事业其难度可想而知。而一个清廉正直,有理想的,有魄力,有胆识的县委书记为什么要离开呢?究竟是谁或是什么让他离开的?这正是我们的组织部门和我们整个社会需要反思的。


本文作者蒋德海教授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获得了巨大的进步,但由于政治改革的滞后,官员不作为,假大空,腐败问题,始终干扰着我国社会的各项建设。进一步推进农村社会建设,县委书记是关键。陈行甲无疑是近年我国杰出县委书记中的佼佼者。2015年中组部表彰了102名优秀县委书记,其中就有陈行甲。据媒体盘点,二十年前的第一批100个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中,已有两个正省级干部,十四个副省级干部,四十三个正厅级干部。陈行甲这第二批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中,只有14个七零后。陈行甲1971年生于湖北兴山县,21岁从湖北大学毕业,31岁以兴山县副镇长之职考上清华,脱产读硕士。陈行甲在这批优秀县委书记中,不仅具有年龄和学业背景优势,而且有明显的政治业绩上的优势,他以身作则嫉恶如仇式的反腐在巴东官场引起了强烈的反应,有力促进了官场风气的转变;为推进巴东的旅游产业,县委书记亲自做广告,为了就为了尽快改善落后山区的面貌,他要求每一个县委干部,到落后地区结对一个穷亲戚,他自己也在穷山区认了一个患艾滋病的干儿子,至今像家里人一样对待这个干儿子。所有当时很多人认为“他的仕途是有想象空间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有思想、有能力、正直清廉的县委书记突然辞职了。我想到了不久前同样是辞职的一个乡党委书记,陕西吕梁某镇党委书记陈秋平,因为不能满足黑老大陈鸿志的诸多无理要求,遭到对方恶意报复,被迫于2017年10月辞职。但陈行甲面临的遭遇完全不同。正直能干的县委书记是我们社会最缺乏的,如果我们的干部环境和体制,不能够支持一个以有思想、有能力,以正直、清廉为本色的县委书记在在其分管的土地上大展宏图,甚至连存在都不能够容忍,只能证明我们有些地方的干部环境和干部制度出了问题。而环境、制度显然比人更重要,邓小平早就说过,制度好,坏人可以变成好人;制度不好,好人也会变成坏人,而这才是我们不能不警惕的。

  作者系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