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政情 字号:
甄树基:香港警队恃宠生娇,公开顶撞政务司“道歉论”
2019-08-13 11:08:16
来源:法广(2019年7月27日) 作者:甄树基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从张建宗的谈话中可见,他代表他麾下的香港警队向港人所谓的道歉,可说是软弱无力且又羞羞答答,但警方的反应却是暴跳如雷。香港警队恃宠生娇,港府难辞其咎,北京更要承担最大责任。
  (文章原标题:香港警队恃宠生娇 公开顶撞政务司“道歉论” 要与其“势不两立”)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 发表时间 2019-07-27


  香港警察部队在港府委以“平暴”角色日益吃重之下恃宠生娇,竟然公开顶撞港府第二号人物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对张代表警方就处理元朗黑社会分子公然逞凶一事的手法公开向市民道歉而大发雷霆,有警员们发公开联署信(见图)质问这个权位仅次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张建宗“凭什么代表警队?”有部分警员联合发表声明甚至要与张建宗“势不两立”。

  警察员佐级协会发表措辞强硬公开信谴责张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令所有警务人员极度愤怒。警察工会则去信张建宗批评其言论抹杀及辜负警队努力。

  从2014年的雨伞运动以来,警队功能被错配成为解决政治问题的“马前卒”,过去8个星期以来的反修例政治风波,警察部队疲于奔命在催泪瓦斯硝烟弥漫下镇压大大小小的示威抗争活动,其功能等同没有国防预算的香港“解放军”。面对社会要求对警方暴力及反送中事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呼吁,林郑月娥不但坚决反对,甚至在7月13日一次不招待记者的聚会上说“我不会出卖警队”,可见香港警队是何等的得宠。

  张建宗26日在记者会上被问到上星期元朗事件中有45人受伤,警方不愿意就这事道歉,政府会否愿意向受伤市民道歉?

  张回答:“如果你想说要政府承担责任的话,我觉得责无旁贷。”

  记者再追问是否现在正式向市民道歉?

  张:“我刚才说警方都指与市民有落差,我绝对愿意就处理手法向市民道歉。”

  从张建宗的谈话中可见,他代表他麾下的香港警队向港人所谓的道歉,可说是软弱无力且又羞羞答答,但警方的反应却是暴跳如雷。不同职级的警务人员发放展示徽章及委任证背面的照片,连同一份致张建宗的声明回应。声明质问:“你凭什么代表警队?你自己要道歉,你就问责辞职!”然后向张建宗提出:“你若不向全警队道歉,我们均会与你势不两立!”

  香港警务督察协会主席伍伟基向张建宗发信,批评其发言令警队同僚对一直坚持的信念有所动摇,“我们认为有关言论,完全抹杀警队个多月来努力不懈维持社会治安的付出甚至牺牲,彻底辜负人员一直对司长及政府的全力支持,我们实在难以理解及无法认同司长的言论”。

  警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26日深夜亦发表措辞强硬的公开信,批评张建宗作为政府领导官员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令所有警务人员极度愤怒,亦抹煞警务人员在这件政治事件上的“努力、付出、委屈及牺牲”。林志伟又对张建宗在未作调查前,及完全不了解警队运作下,就向公众“妄自作出断定警队对错”,予以最严厉的谴责。林续质问张建宗,如觉得警队的执法做错,请指示警队以后如何执法,否则应向警队公开道歉;又直言“在位人士”应认真应考虑是否有能力带领公务员,否则应退位让贤。

  警务处人事部发出内部通知,表示警务处长及警队管理层事前不知悉政务司司长昨午发布的新闻内容,警队管理层会尽快代四个职方协会约见政务司司长,并由警务处长陪同出席。

  根据政府架构,警务处隶属保安局,保安局则隶属政务司,即张建宗凭机制可以代表警队。张建宗过去也出席过警队结业仪式,检阅毕业警察学员。按警察通例,警务人员在任何时间均须向三位文职官员敬礼,包括行政长官、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或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及政务司司长。

  香港警队恃宠生娇,港府难辞其咎,北京更要承担最大责任。几乎所有任满的香港保安及警队首长,都获得中央特别关照,或委以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头衔,雨伞运动中以强硬手段对付示威者的警务处长曾伟雄,因言行凶悍而得到北京特别犒赏,卸任后被委任全国禁毒委员会副主任,不久前更获中国提名竞逐联合国驻维也纳办公室总干事兼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

  尽管北京可在情况需要下出动驻港解放军维持香港治安和秩序,但众所周知,出动部队等同宣告一国两制名副其实寿终正寝,因此香港警队地位已无异予大陆的解放军,北京重重犒赏这支香港“解放军”的卸任头目,等于在港变相贯彻枪杆子出政权的信念,牢牢抓紧枪杆子的手,不在香港而在北京,香港警队目中无香港政府,就不难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