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政情 字号:
天津“病了”,病情是整个中国经济的一个缩影
2019-02-18 15:20:17
来源:叁里河(ID:Sanlihe1) 作者:一姐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有主管经济的领导提到天津,曾直言:“天津市已欠下五万多亿债务,实际上已经破产,今天要追究也晚了,天津子孙后代是要承受这笔人为债务。”

  天津经济“挤水分”虽然是去年的事儿,但天津“虚富”,早在2012年就有端倪。

  当时天津市的GDP增速排名在全国前几位,还经常出现两位数增长,可是在中国经济研究院发布的“单位GDP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排名中,天津一直排在后10名,2014年更是排了倒数第一。“单位GDP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反映的是民众分享GDP蛋糕的大小,一直被当作各省市GDP含金量的指标,因此当年就有媒体质疑天津GDP的增长有问题,是“虚富”。

  尽管如此,可天津差到今天这种程度还是很让人吃惊。各省市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去年天津GDP增速和财政收入增速双双垫底,不在第一梯队不意外,跑不赢西部城市也算情有可原,连一向被认为衰落的东北都没比过,就不得不让人问一句:天津怎么了?

  其实,天津的问题,应该算是整个中国经济的一个缩影。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从4万亿刺激政策开始,过去10年中几乎完全以货币政策替代了改革,陷入了严重依赖投资拉动经济的怪圈,使本来就有问题的产业结构,不是被优化,而是被进一步固化,从而错失主动调整的动力,拖到今天不得不伤筋动骨。

  《半月谈》曾举过一个例子来说明天津过去的辉煌:

  上世纪90年代,当时的国家计委拟在京津地区兴建一个30万吨的乙烯生产项目。面对这个大项目,京津两市展开争夺,各不相让。最终国家计委各不得罪,批准两市各建一个15万吨的项目。而按照当时的国际惯例,此类项目只有在60万吨以上,才可能有效益。

  而这种辉煌,恰恰给今天各种问题埋下了种子。

  计划经济色彩浓厚,让天津残留下“国企在经济活动中占比高,民营经济不活跃”的结果。根据Wind统计数据,在A股天津板块的上市公司中,实际控制人是国企的近6成,不仅高于全国30%的平均水平,也高于东北地区的40%。而按照2017年公布的统计数据,天津民营经济在GDP中的占比,全国排名并列倒数第九。

  不过,依赖国企、民营经济占GDP比重低,也只是结果。北京、上海民营经济的占比,比天津更低,但跟这两个地方比,天津国企的产业结构和盈利能力完全不在一个对比线上。2017年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工业企业利税总额,只占天津全市比重的四分之一。

  兴业银行的一个研究报告,曾对比过2016年天津国有企业的ROE,结果是天津国有企业盈利能力ROE1.2%,比全国平均水平4.8%低得多。

  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天津的产业结构严重失衡,石油、炼化、钢铁等重工业占GDP比重是全国数得着的高。早在2011年,天津滨海新区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炼化一体化基地之一,滨海新区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天津市滨海新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产业结构中,滨海新区的工业产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63.1%,而石油化工产业占工业的半壁江山。根据当时的规划,到2020年,滨海新区的石油和化工产业产值规模将达到1.2万亿元,占新区工业的29%左右。

  如果这是自然竞争的结果,问题可能还不大,可惜不是。

  以钢铁为例,为应对金融危机,09年开启了4万亿刺激政策,之后国务院发布《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提出到2011年形成几个产能在5000万吨以上的特大型钢铁企业,以及产能在1000万~3000万吨级的大型钢铁企业。在这一政策鼓励下,各地都纷纷启动钢铁企业重组。

  天津是其中最积极的一个,2010年7月,天津市主要领导拍板,把天津钢管集团、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4家国有钢铁企业整合重组,组建了国有独资企业渤海钢铁集团。

  8家企业被强行捏在一起,名义上是重组了,但实际上内部运作一团乱。

  根据《华夏时报》的报道,一直到成立3年后,集团内各重组公司还是各自为政,于是形成了一方面是金融机构在政府大手指挥下,默认有债务兜底,源源不断为渤海钢铁输血,另一方面是内部管理混乱,出现各种寻租机会,企业经营一塌糊涂。

  这个本来一开始奔着“世界500强”的钢铁巨无霸,最后只风光了两年,就陷入了近2000亿的债务泥潭中,天津本地所有银行几乎集体踩雷,波及大半个中国的金融机构。

  渤海钢铁只是过去天津投资大跃进中的一个样本。根据统计部门的数据,从2008年到2011年,天津市的投资增速保持在每年20%以上的水平,个别年份甚至超过40%,远超全国平均水平。其中仅滨海新区的“十大战役”,成立3年中,就消耗投资6000亿。

  这些投资在当年为天津带去了超过15%的GDP增长,但这批大投资、大项目,大多跟渤海钢铁一样,回报不乐观,反而积聚了大量的债务。根据美国穆迪的测算数据,去年天津国有企业债务与政府收入之比超过600%,为全国最高。

  据说2014年国务院一次会议上,有主管经济的领导提到天津,曾直言:“天津市已欠下五万多亿债务,实际上已经破产,今天要追究也晚了,天津子孙后代是要承受这笔人为债务。”

  现在看来,这个话并不是吓唬人。过去几年天津的财政收入中,税收收入的比重一直保持在比较低的水平,2016年税收收入占财政收入的比重不到60%,而全国最高的省份接近90%,平均水平也有75%。这意味着天津的财政收入需要“税不够,费来凑”,也意味着企业经营的隐形负担重,交易成本高,营商环境不好,而这些反过来又会继续加剧天津产业结构调整的难度。

  年前,财政部公布了各省份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预期目标,天津是唯一把目标设为负数的省份,仅要求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降幅继续收窄”。显然,在全国都要过紧日子的状态下,天津会是最难受的。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