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李建华、谢圣国:学生告密就是大逆不道
2019-04-04 10:10:16
来源:李建华道德观察(微信公号) 作者:李建华、谢圣国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告密与检举不是一回事,告密一般是告密者利用同属于一个系统或团体人员之间的信任关系,为达到自己的个人目的而将信息外露或上报,给对方造成不利的行为……告密有时也叫“出卖”。
  谢:最近听到无数起学生告发老师的事件,有的是因私情,有的则因公事;有的是图报复,有的是为了讨一个公道;有的是以搞臭老师为目的,有的则是为了完成某种监视“任务”;有的老师确也因学生告密而丢了“饭碗”,弄得教师们人人自危,怨声载道,社会上有人质疑和反对,也有人支持甚至幸灾乐祸。我认为,学生作为一个公民有检举的权力,其中包括对教师错误言行的检举,不应该受到质疑与责难。

  李:我不太完全同意你的观点,因为你混淆了检举与告密两个概念。

  检举是向司法机关或其他国家机关揭发违法、犯罪行为。

  公民的确有检举权,但问题也要看检举什么、以何种方式检举、检举人与被检举人是何种关系、检举的目的是什么,这里面隐含了许多复杂的伦理问题,不是法理本身能完成说清楚的,为什么德治与法治要相互补充,原因就在这里。

  并且告密与检举不是一回事,告密一般是告密者利用同属于一个系统或团体人员之间的信任关系,为达到自己的个人目的而将信息外露或上报,给对方造成不利的行为,告密的内容往往不一定是违法犯罪行为,所以说,告密有时也叫“出卖”。

  从这个意义讲,学生告密是不道德的,甚至可以说是大逆不道。

  谢:我记得您专门写过一篇批评告密文化盛行的文章,今天又区分了检举与告密,确实告密是一种不道德行为,尤其是发生在师生这种特殊关系中,其恶性更严重。

  李:我之所以说学生告密是大逆不道,首先,它从根本上伤害了“师道尊严”。

  中华民族从古以来都传承着尊师重教的光荣传统,“天地君亲师”不仅仅是一个简单排位,而是一种价值认同的排序,代表了某种价值优先性。

  《礼记·学记》中讲:“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意指老师因传授道理、知识和技能而使师道显得尊贵和庄严。

  正因为老师是教你知识和道理之人,也是如何教你做人之人,必须加倍尊敬,所以才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之说。

  告发自己的老师如同告发自己的父母,父母之恩都不认的人,与禽兽何异?

  同理,教师培育之恩不认,恩将仇报,禽兽不如。

  其次,学生告密是利用老师的信任与善良。

  由于人际关系恶化,人有时可能会顿生害人之心,也是常理之中,但如果利用别人对你的善良而去害对方,这就是阴险恶毒,道义上失去了所有理由,因为老师没有防备学生,而是充分信任。

  哪怕是被人利用去监视老师,学生如果有良知,也会善意提醒老师而不是告发。

  第三,学生告密只会助长教育之恶。

  教育本来是为了培养好人、真人、善人、圣人、贤人,如果允许学生告密,甚至有意安排或鼓励学生告密,会产生两个方面的恶果:

  一是学生之间相互仿效。既然可以告老师的密,还可以获利,那同学的密当然也可以告,同学之情就会因告密而消亡;

  二是会消蚀老师的真诚与善良。

  既然学生是来监视老师的,那老师就不会在课堂上讲真话,不会诲人不倦,不会毫无保留,甚至还会“以恶制恶”,同样监视学生,同样告发学生。

  试想,这还是教育吗?这不是兽斗场吗?这就是教育的彻底异化,这里还能培养出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吗?

  真的无法想像。

  谢:的确,有效扼制学校的告密之风迫在眉睫。这除了学校要出台相关措施之外,学生应该如何做呢?

  李:在此,实际上产生出另外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加强学德建设。

  师德建设离不开学德建设,因为师生关系是同一个场域中发生的,师生关系如何取决于师生双方的道德态度,师德状况如何取决于学德的好坏,这是一种道德交互主体性的体现。

  学生道德不是通过学习、知晓校纪校规就可以完全培养出来的,而是需要专门的道德学习和道德操练。学生道德本质上是一种角色道德,即学生应该像个学生,学生有尊重、保护、爱护老师的责任和义务,正如老师以热爱学生为第一职业道德一样,如果把这个丢了,就失去了当学生的资格,中国急需新的《弟子规》!

  学生无论出于何种理由,怀有什么样的目的,或者有什么样的苦衷,告发老师就是大逆不道!

  谢:您这样明确“学生告密就是大逆不道”非常好,可以统一思想,因为目前社会上对此看法不一,还有人为此叫好,甚至还有人对此推波助澜。

  李:不敢!不敢!本人无力统一什么思想,只是坚守一种道德立场而已。

  李建华,哲学博士,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2009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学科(哲学)评议组员,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大学博士生导师,从事伦理学专业教学与研究三十多年,著述丰富,目前兼任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湖南省伦理学会会长、中国伦理学会青年工作者委员会名誉主任、民间智库——“湖湘伦理学研究院”发起人之一。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