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
2018-12-26 17:52:26
来源:丁香医生 作者:丁香医生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根据天眼查的工商信息,束昱辉控制的权健系公司,目前光注册资本就超过 17 亿,权健系的核心企业和关联企业超过 30 家。

  2018 年 12 月 12 日,是周洋的三周年忌日。

  三年来,周洋的父亲无时无刻不在后悔——他要是让女儿留在北京儿童医院治疗,而不是服用天津权健公司的产品,她是不是还能活着?

  曾经介入周洋生前的治疗并带给周家痛苦的权健公司,刚在前一天拿到「亚太直销大健康推广功勋企业」的称号。

  女孩的死,丝毫无损于权健的高速成长。

  他的创始人甚至放言,要在 5 年内让权健的营业额达到 5000 个亿。

  这家凭借天价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的公司,在令人瞠目的 7000 多家加盟火疗店的掩护下,花了 14 年,在中国构建起一个年销售额接近 200 亿的保健帝国。

  它许以千千万万参与者关于健康和财富的梦想,但梦想更像是一场泡影。

  在帝国的食物链里,参与者不仅搭上钱财,更有人烧伤、致残,甚至丢了性命。

  01魏则西式的悲剧 

  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魏则西在他人生最后时刻答道:

  是他在重病垂危之际被欺骗,花费了家人东拼西凑的数十万元,躺在一家被莆田系承包的医疗机构里,进行一项骗人的「高科技疗法」。

  是啊,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如果小周洋还活着,她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大概是,父亲为了救患有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的女儿,几乎卖掉了包括房子在内的全部家当。

  治疗不算顺利,几次极为痛苦的手术——切除肿瘤、肠穿孔、复发、再切除之后,肿瘤标志物一度接近正常水平。

  但病情并不稳定,北京儿童医院的医生建议继续化疗。

  然而,一家叫权健的公司介入了小女儿的治疗。

  一家人都是农民,不忍心看当时才 4 岁的女儿如此痛苦,暂时中断了医院的化疗,让女儿吃了两个多月这家公司的「抗癌」产品。

  然而,女儿的病情却恶化了。

  奄奄一息的时候,女儿的照片、头像离奇地出现在各大视频网站、论坛、社交媒体上,说她已经在权健重获新生。

  气不过的父亲把这家价值百亿的保健帝国告上法庭。

  你猜结果是什么?

  官司输了。

  8 个月后,越来越大的肿瘤瘤体把她的皮肤顶破,伤口溃烂不堪,她在痛苦中离世。

  死前,连一个道歉都没有得到。

周洋遗照,旁边有她喜欢的玩具和零食

  周洋的父亲周二力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带女儿去了权健公司。

  周洋本来在北京儿童医院治疗,进行了 4 次手术, 23 次化疗。

  她的主治医生后来告诉我们,过程很痛苦,治疗不算顺利。

  但她的肿瘤标志物(甲胎蛋白)一度降到了 20 多(正常数值是 0~20 )。

  当周洋的故事被央视报道之后,一位权健的联络人找到周二力,将他带到了权健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束昱辉的面前。

  周二力现在想来,权健看起来不像个医疗机构——金碧辉煌的大厅和办公室,来参观考察的人络绎不绝,束昱辉和各种领导的合影挂在办公室墙上。

  在周二力这辈子见过最豪华的办公楼里,他获赠了一本束昱辉的传记——《生命的代价——民间秘方瑰宝铸就当代神医》。

  周二力相信了「他们花 8000 万买的抗癌秘方」。

  他付了 5000 元现金(权健后来辩称是免费赠送),得到了一款紫草体用精油、一款粉末状固体饮料、一袋没有配方说明的中药制剂(束昱辉开的)。

  这就是权健公司给周洋的抗癌药。

周洋使用过的权健公司的部分产品

  据周二力说,他被告知,这期间不要吃西药也不要化疗。

  周二力做了一个让他痛悔终生的决定,带着周洋出院了。

  周洋的主治医生试图劝阻过。

  根据医生的说法,虽然周洋的肿瘤标志物下降了,但她没有正常到可以停药的阶段。那个时候中断治疗,极大地增加了复发的可能性。

  周二力说他前前后后去权健公司拿过五次药。

  服用权健「药物」两个多月后,周洋病情恶化了。

  周二力又把周洋送回了医院,肿瘤复发并转移了。

  正在周二力焦灼之际,更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在周洋病情持续恶化的这段时间,他接到了无数个电话的狂轰滥炸:

  周洋的病是不是被权健公司的产品治好了?

  原来,网上开始流传着一个标题为「周洋生殖细胞瘤被权健秘方治愈」的视频。

  在其他的网页、博客和论坛里,类似「 4 岁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这样的标题广为传播,配图是周洋一家和公司创始人束昱辉的一张合影。

  在一本标示权健出品的宣传材料上,也印刷了一页周洋的照片——「内蒙 4 岁女孩小周洋患癌症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

  然而躺在周二力身边真实的周洋,正承受着癌症复发和转移的痛苦。

  内蒙的主治医生找不到好的化疗方案,此时北京的医院也没有办法了。

  为了让权健公司删除网络相关信息并致歉,周二力把权健告上了法庭。

  2015 年 4 月,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显示,无法证实这些互联网上的侵权行为(虚假宣传周洋病情,使用周洋的肖像和姓名)出自权健公司官方,因此判决周二力败诉。

  周二力没有出席庭审,他陪在虚弱的周洋身边。

  最后一段时间,周洋用成人剂量十倍的止痛药维持生命。

  肚子上一个口子,背后还有一个大窟窿,越来越大的肿瘤瘤体把皮肤顶破,伤口溃烂不堪,连里面肠子都能看见。

  这些全部刻在周二力的脑子里。

  2015 年 12 月 12 日,周洋去世了。

  在她生前,甚至没能得到一个道歉。

  在法庭上,权健公司将周洋的病情的加重归咎于,接受媒体采访、过度劳累和不适当的饮食。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