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年轻人的生育焦虑:稀缺的公共摇篮
2019-07-11 10:21:07
来源:镝次元数据 作者:镝次元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现实的情况是,3岁前婴幼儿的教育主要由民办早教机构承担,养育主要由家庭负担。……真正的公办托育服务严重萎缩。

  生孩子不是生完就没事了这么简单,现实的悖论是:育产假只有半年左右,而幼儿园又只收3岁以上的儿童,那么中间这两年半的婴幼儿看护、养育和教育,该由谁来负责呢?

  昨日,国家卫健委组织发布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对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意见。

  托育是减轻父母照料负担的重要一环,2016年OECD成员国的入托率平均值为33.2%,相比之下中国的入托率却仅有4.1%。为什么中国的入托率如此之低?中国的托育体系经历过怎样的发展变迁?现如今的托育机构为何不能满足家长需求?

  本次镝数联合腾讯育儿,共同解读中国托育行业发展困局。

  60年中国托育行业的“由盛极衰”

  追溯中国托育机构发展历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托育机构为鼓励妇女参加劳动生产而增设,尤以农忙托儿所和工矿托儿所发展最快。据《人民日报》1950年报道,当年全国共有公/私立保育机构643个,收托儿童31794人。上世纪60-70年代是中国集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时期,作为企业福利,各企事业、机关、部队等集体组织,自筹经费为解决职工后顾之忧,成为托育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

  而随着集体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型,国有企业从1997年的25.4万家减少至2007年的11.5万家。《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数据显示,1995年,全国各级托儿所、幼儿园有近45万所,而2017年全国共有幼儿园数量为25.5万所(教育部《中国教育概况——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情况》)。企事业单位剥离社会职能,作为福利和出于社会责任而开办的托儿所和幼儿园数量也相应大幅减少,托育服务体系逐渐瓦解。

  

 

  中国3岁以下儿童入托率远低于OECD平均水平

  根据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Family Database数据,2016年OECD成员中2岁以下儿童入托率平均值为33.2%,发达国家入托率在50%左右,其中最高的丹麦达到了61.8%。而据国家卫计委2016年的调研结果,中国城市3岁以下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与OECD成员国平均水平相差甚远,大部分0-3岁婴幼儿的照料,只能由家庭成员来完成。

  

 

  入托需求以安全为主,民办机构不受信任

  中国的入托率低,是否就意味着国内没有托育的需求呢?2016年上半年,国家卫计委在北京、上海、广州、沈阳等10个城市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当前婴幼儿家长对托育服务的需求较为强烈,婴幼儿托育服务供需矛盾较为突出。

  超过1/3的被调查对象表示有托育服务需求,其中2-3岁幼儿家长的托育需求最为强烈。目前,有近80%的婴幼儿都是由祖辈参与日间看护,而家长更渴望将孩子送往专业的托育机构。《2017年四省市0-3岁托育服务调查》显示,需求者对公办园所情有独钟:72.97%的家长希望孩子上公办机构,超过12%的家长希望孩子所上机构有政府参与,选择其他类型机构的家长寥寥无几。

  

 

  而现实的情况是,3岁前婴幼儿的教育主要由民办早教机构承担,养育主要由家庭负担。依托机关、企事业单位、部队开办的托儿所寥寥无几,真正的公办托育服务严重萎缩。而由于婴幼儿托育服务相关法规和政策不健全,民营托育机构服务质量风险甚大。在对托育机构的选择中,安全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要求。调查数据显示,超过80%的家长对孩子在机构中的安全最为担忧。相比较而言,家长对卫生、交通、幼教的专业度等其他方面的担忧度显得较低。

  目前,托育机构开办的主要形式共有四种:私人幼托班、幼儿园托班、早教中心单独开辟的幼托业务、专业的托育机构。

  

 

  而现代的家庭托育需求却是灵活而多样的,调查表明,对于2岁以下的孩子,若非万不得已,家庭多不舍得将他们送往全天候的托育服务机构,但全职妈妈和在业母亲,对社区临时托育、喘息服务、延时照料等,都有很高的需求。

  事实上,除全日制、半日制和早教外,为2岁以上孩子提供的其他服务几乎为0。调查数据显示,在入托孩子中,20.18%接受半日制服务,剩余约80%的孩子接受全日制服务;尽管调查也问到“其他”服务,但孩子接受的其他服务极少,几乎无关延时照料和临时托管。因托育机构和所提供的服务方式严重不足,目前,满足家庭多样化需求只能是纸上谈兵。

  幼无所托,一边是需求之痛,一边是供给之痛。未来,解决这两大痛处,至少要从明确托育的公共服务地位,明确具体负责的职能部门,构建主体多元、性质多样、服务灵活的托育服务体系,满足不同层次、不同家庭的托育服务需求等方面着手,以法制、监管、鼓励等手段保障托育服务的可持续发展。

  参考:

  杨菊华:理论基础、现实依据与改革思路:中国

  3 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研究[2018]

  中国0-3岁儿童托育服务行业白皮书

  Data Editor | 苇影

  Designer | 唐风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