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李贤这只瓜
2019-08-16 17:53:06
来源:梁惠王的云梦之泽(微信公号) 作者: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再美好的事物,在权力的贪欲面前,就不算事。
  黄台瓜辞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

  今天这首普通的诗歌,因为李超人的广告而火了。说它是普通诗歌,当然因为并没有什么文学价值。虽然是唐朝的诗歌,写得却像汉诗。也就是五言诗刚出生不久时,那种笨拙的样子。难怪古往今来,大家都把他和曹植的《七步诗》相提并论。都近取譬,很家常,都很生活。瓜是我们每个人一生中都会吃的。我小时候,吃西瓜比较奢侈,但吃黄瓜还是吃得起的,自家就能种。所以“吃瓜群众”四个字,就很朴实。其实家常的东西,往往最能打动人,劝谕性也更好。我上大学的时候,不自量力,抱起康德来读,还专门买了一本哲学大辞典,碰到不懂的概念就查。结果越查越迷茫,差点没疯了。以为西方的说理书,都是这德行。结果后来看洛克和密尔的书,却很好懂,经常近取譬,拿家常事物来做例子,阐述法理学的深邃道理。诗歌更应该如此。

  诗歌的背景略微说说,都认为它是唐章怀太子李贤的诗歌,其实很难讲。因为它首次出现,是在唐肃宗的大臣李泌的嘴里。当时唐肃宗听信后宫谗言,杀死了自己的儿子建宁王李倓。李泌就说,当年章怀太子写了这首诗来劝武则天,说杀一个还好,不能再杀了,再杀国家就完了。唐肃宗大为醒悟,从此收起了屠刀。

  关于这首诗的解读,网上吃瓜群众各执一词,有的认为李超人支持中央,有的相反。这当然是其奸猾之处,人家并不是革命家,也不是什么有使命感的文人学者,当然谁也不想得罪。尤其不想得罪势力大的,不这么表态,还能怎么办。但是我认为,其态度还是很明显的。他是资本家,资本家更愿意生活在一个什么环境中?我想大家都明白。另外。诗歌的劝谏对象是唐肃宗,而不是大唐的百姓。在大唐,谁有能力一而再再而三地摘瓜?而且是摘黄台之瓜。在古代,“台”一般是高大上的建筑,所以我想“黄台”肯定不是吃瓜群众自己堆的土台子。《楚辞》里有“璜台”,就是美玉堆成的台子,我更倾向于黄台的瓜,是这种地方种的瓜。武则天杀的两个儿子,就是这种瓜,反正是美好的东西。

  李超人旧典今用,其意深远。在一个充斥着惊风骇浪的险恶世界,话只能说到这了。

  李贤是我很佩服的人,古代的太子大多不学无术,但李贤却是挂名的《后汉书》的注释者,我经常会用到《后汉书》,就总也免不了看到他的名字。在我心目中,最伟大的太子是萧统,他编了《文选》,第二个就是他。真是一个人中龙凤,亏武则天下得去手。可是再美好的事物,在权力的贪欲面前,就不算事。不毁灭美好的东西,就玩不了政治。只苦了大唐的吃瓜群众,黄台下的金瓜都被摘了,何况你们的土瓜。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