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一个市井之徒的假期
2019-10-07 17:59:16
来源:秦兽(微信公号) 作者:肉做的铁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我用陕西话问一家老板:这旗子得是发的?不要钱吧?老板看我一眼说:你得是洋人?咋可能不要钱?我说:咱爱国呢么,还得自己掏钱爱?老板阴阳怪气地说:不掏钱你拿啥爱呢?得有诚意么!……

  这文章前前后后酝酿了约十天,因为期间要实地考察、拍照、走访、构思,删了写、写了删——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得考虑怎样措辞,好让它能发出去,写篇千字小文都要这样“处心积虑”,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时刻打算做坏事的小人,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小人,是卑微如蝼蚁的市井小人物,只能关心点儿眼前的市井小事,比如伊拉克啊、叙利亚啊——我对它们的关注远没有对我旁边的小村子关注多。

  1、从萨达姆到城中村

  作家刘震云讲过一个故事,说是有一天他在家睡午觉,他的一个在工地上烧火做饭的本家二叔给他打电话,听到他口齿不清、语音含混就问他在做什么,刘震云说他在睡觉,结果这个叔叔沉痛地跟他说:震云啊,萨达姆都死了,你还有心思睡觉?

  这个故事是看来的,不知真假,但我相信类似的故事一定有,类似的人也多得是——比如关心叙利亚人民的,关心阿富汗人民的,关心伊拉克人民的……但他们都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视而不见,真可谓是“不如我强汉者,虽远必关心”。

  我曾有个群友我叫他“赵家阿q”,就是这样的人——他对发生在异国他乡的种种不幸,描述得绘声绘色如他亲眼所见,但我问他儿子用的啥—·苗,立马就顾左右而言他了。

  我没有赵Q那么高尚,我是个俗人,我的活动范围不超过自己身边半径三百公里,即使因为工作,也很少出省,虽然我也能站在书桌后面充专家、指点江山装大B,但我本质上只是个市井之徒,我的眼界所及也就这几个城中村、几条街道和几个书店,我所能做到的也只是关注下身边的人和事,最多刷刷微信看看外面的世界又增添了那些精彩和神兵利器,或者走进城中村吃碗豆腐脑。

  自从没车之后,我天天坐公交倒地铁再换共享单车上班,一开始不习惯,毕竟从有车族“沦为”尘土里行走很不适应也不方便,且心理上有落差,但很快我就发现了没车也有没车的好处,首先再不操心找车位、再不担心违章、再不关心油价、车船税,甚至连我们大队每年的英雄会和环塔赛事都不再关注,这为我节省了不少时间(但我依然希望能再买辆车,这样我能跑得更远)。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因为没车了,我和这个世界的接触更多了,以往有车的时候我的轨迹是:家--电梯--地库--车--公司地库--电梯--办公室,下班了打个颠倒而已,整个过程只有我自己,而现在的轨迹是:家--公交站--公交车--步行半站--地铁站--自行车或步行,如果错过末班车,就要骑行约一小时四十分钟才能到家,每天能走约20站路,这个过程我会接触很多人,路过网吧、发廊、宾馆、苍蝇馆子、小摊儿、餐馆、垃圾堆、城管驻村办……其中穿过城中村是我最开心的时刻。

  城中村历来是鱼龙混杂之地,我的同事和朋友,尤其是女性,曾跟我说他们不愿意进城中村,因为觉得那里不安全,啥人都有,吃的东西不卫生,用的东西连不锈钢也轻薄得像塑料……女人们卖,男人们偷,吸粉溜冰的拿针头……尤其到了夏天,村口两溜“闲人”蹲在那里瞎聊,如果过来个漂亮女孩子,就盯着人家看,嘴里说着一些疙瘩溜球的话,几乎句句不堪入耳……所以我很理解他们的感受,但我不一样,我觉得我天生就适应性好——星级宾馆里我能彬彬有礼,城中村里我能如鱼得水,尤其到了这种地方,觉得自己一进村子就消失了,就像一条小鱼挣脱了渔网又逃回了江湖,就像一个标点符号游进了一本厚厚的书……

  将近两年,我走遍了附近这几个城中村,这不这几天过大节放大假,人家都是去京城朝圣,去长城充好汉,我呢,专门去城中村体验了一下和往日有什么不同。

  2、盛装下的人间

  那天在《被写公号改变的生活》里说到腿上长了一个瘤子,朋友们建议我去看下,好确定是不是癌,我自己知道不是,再说如果真的是,也球办法都没有,等死好了,我是贪生怕死的乐天派,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所以就去了:万一真有噩耗,也好立个遗嘱告诉后人:啤酒一定要喝进口的,干红千万不要加冰兑雪碧,白酒兑水变浑浊也不一定是粮食酒,黄酒其实起源于北方,没有建炎南渡就没有绍兴黄酒……

  废话不说,直接杀奔521医院,就是我爹住院的那个医院,因为老父亲后来只是每周来去院部去化验、拿药,所以门诊这边的流程我依然不晓得——不会挂号、不知道看什么科室,也不知道在哪里缴费,看到一个机器上写着办卡,就走过去,上面写着只收现金,可我没现金,就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姑娘:是不是必须用现金?她脸上白白的粉末闪烁着逼人的寒气,长长的睫毛挑动着满满的傲娇,斜了我一眼说:那上面不是写着吗?我唯唯诺诺地又问一句:微信支付行不?她更加不耐烦:那你去那边儿!我有点儿不高兴,一是她的态度,二是说明有可以微信支付的地方,那我第一次问的时候你咋不直接告诉我?因为我已经在门诊楼里,所以不清楚她说的“那边”到底是“哪边”,就又多嘴一句:您能给我指一下不?

  我最近形象不佳,头发长、衣服烂,胡子拉碴,换个帅哥估计就不是这待遇了,她大声说:你不会自己看导视牌?!

  我全程陪着笑脸、说着小话忍了又忍的憋屈,老父亲住院时跑前跑后、掏光腰包几乎要卖房的恐惧,加上她趾高气扬的态度,彻底激怒了我,于是新仇旧恨一并发作,我大喝一声:你喊叫个锤子!让我看导视牌那你杵在这儿卖笑呢?!颇有声震数里外的气势,保安一溜烟儿跑过来问清原因,然后那个姑娘低眉顺眼地给我道歉,最后又态度和蔼地把我一直领到可以微信支付的窗口,我微笑着向她道歉、致谢。

  我心里很难过,因为我对一个女性发脾气了,可是我又觉得这不是我的错:我是来看病的,不是来受气的。又想起来一个做绿色生态的熟人的话:花钱不一定能买来你想买的东西,但是你要有能加害于他的能力,比如刚好你能管住他,那他一定把最好的东西给你,不管名烟名酒还是其他东西,都这样,我刚才的经历也是这种写照:你尊重她她不尊重你,你吼她她就乖得跟绵羊一样。

  我们习惯了服从于暴力和威权,对比自己弱小的更加残暴,这是现实。

  进了诊疗室,因为太早的缘故,没有病人,我看到两个医生在抽烟,大为惊诧,因为据我所知医生是不可以在诊疗室抽烟的,尤其不可以在病人面前抽烟,可是这二位爷旁若无人地吞云吐雾,正诧异,那个年龄大的医生说:咋了?我说:腿上有个瘤子想看看是不是癌症,医生很干脆地说:脱裤子!我看门还开着,过去把门掩上,把裤子脱到膝盖处,医生说,坐下!我有洁癖,不想坐,但医生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说:你不坐下腿就受力,我摸不出来!我赶紧坐下,医生一手拿着烟另一只手摸着我的瘤子,吸了一口烟说:没事儿,脂肪瘤,割不割?我说多少钱?他说,得一千多吧,我说:不割行不?会不会继续长?他说,不割没事儿,但也下不去,我说太贵,能不能不打麻药五百块给我割了?他瞪着我,我把手举到他眼前说:这个一刀戳透,当年就没打麻药,他看了一眼说,这才多大?腿上这个多大?你是要钱不要命呢?!我看着他手里的烟说:你这不也是不要命么?他们两个都笑起来,给我看病这位说:医生有几个不抽烟喝酒的?你不做就走吧,别耽搁我抽烟,你要做我现在给你开单子,我生怕他开单子,赶紧起身告辞。


  这个图片算证据,给关心我的人一个交待,感谢你们也请你们放心,我活得旺得很,一天不骂人就浑身不得劲儿。

  出了医院直奔我早已看好的调研路线而去。

  五二一医院门口全是门面房,一溜子旗子迎风招展,我挨个儿走过去,发现只有两家没挂旗子,如下。

  一家是卖茶叶的关着门,还有一家,估计人家嫌弃旗子给他插上不够晦气的,大不吉利,所以不让他插。

  我用陕西话问一家老板:这旗子得是发的?不要钱吧?老板看我一眼说:你得是洋人?咋可能不要钱?我说:咱爱国呢么,还得自己掏钱爱?老板阴阳怪气地说:不掏钱你拿啥爱呢?得有诚意么!卖旗子的就在前面,自己去看。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先看见一辆漂亮的车车。

  再接着看见几个戴红袖标的人,面前放了一个大塑料桶里面插了很多旗,地上是彩条布,堆放着旗子,我走过去问:咋卖呢?对方说:大的五十小的三十,我说,咋这么贵呢?对方眼睛一瞪:贵?我们这是义务劳动,批发市场发回来一分钱不加还搭上油钱、人工!这是为人民服务!免费的!看我满脸狐疑,其中一个说:不信你去城隍庙问价去!我立即抓住他这句话说:好,我一定去,那我去过了再回来你们还在这里不?要不留个联系方式?他们没人理我,我只好自说自话,蹲在地上捏着旗子说:比纸都薄……这烂怂质量还要三十?这杆子比我指头都细……我看五块都贵……那个那秃子不耐烦起来,说你买不买,不买别胡糖浆,我转身就走,没两步又折回来问:你们这占道经营不怕城管一会儿来寻麻哒(找麻烦)?我看他们几乎要打我了,不等他们回答,转身快步离开,我没敢拍他们。

  接着去了沙浮沱,里面很干净,也是到处是旗子,又去了郝家村,热闹很,一个无人值守的售货店一对儿情侣在里面选购商品,我进去凑热闹,又拿出手机一通乱拍,他们赶紧走了,可能怕被我拍到,其实这有什么呢?谁不吃饭,谁不咥活?(die huo,陕西话“弄那事儿”的意思),只要不胡咥就是了,多么美好的事?



这张是无人售货店的隔壁



郝家村街道

  郝家村的市调结果也是需要花钱买,没有旗子的要罚款。然后我又去了西八里村,西安的城中村越来越少,现在大约只剩七十几个,城中村生活条件差,可是物价低,适合一些低收入人群,城市的发展不能只是有钱人的天堂,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吃饭都成问题的人,他们同样需要我们的关心,城中村是缓冲地带,也是一个城市对农村、对外来人口体现关怀的地方。

  我在公司楼下吃一碗面,加二两牛腱子肉,得36块钱,城中村一碗稀饭一个饼夹菜,一共4块,还吃得很饱,所以我相信有人需要城中村,我也需要。

  西八里村因为挨着长安路,是西安的中轴线,历来是重点管理辖区,如下。

  这是文娱活动,电影是《阿凡提》,以上是晚上所拍,但不是同一天。

  下面这几张是前几天白天所拍。

城中村也需要美

 

老人长年在这里修鞋、修拉链。


这是菜市场旁边的水池子,这种警示牌对中国人特有效


这是菜市场



这两张是居民巷子

  这条巷子走到头稍微拐一下,你猜是什么?如下

  这里的孩子,也有上学的需要,所以辅导班无处不在。

  下面这张,视觉效果立即踏入“厉害了”的级别。

  这是高新区唐延路地铁口,爱国的效果也立即踏入殿堂级,令人望而生畏,肃穆起敬,但我最欢的是西八里的这张,我水平不行,换顺流或梁哥来拍,一定好看得多。

  这个十字,和那一点绿色,还有天空,让我看到城中村上空也有希望。

  看完这几个村子,我依然惦记着卖旗子的人跟我说的话,所以找了一个暖和的日子,蹬上自行车从南郊一路骑到西大街城隍庙,果然一派节日的气氛,如下。



  到处都是卖旗子的,我随便走访了几家,因为这里是批发市场,大家的价格基本一致:大的20块,小的则从10块到15不等,我记得那人大的卖50小的卖30,但他说他一分钱没挣还搭上油钱和人工。

  合理挣钱天经地义,但你说你没挣,还赔钱,让政府担这个沉就不合适了,生意么,可以理解,挣钱还装清高,就没意思了,真以为老百姓都是傻叉?

  掉头往回走,快出门的时候一抬头看见颜真卿写的四个字:

  这四个字是道家警语,要和全国各地城隍庙通用的一副对联结合起来看,才能大概明白它的意思,对联是:

  阳世三间,积善作恶皆由你;古往今来,阴曹地府放过谁?

  按民间传统:城隍不仅是土地神,也是道德审核官,所以城隍庙也是拷问良心的地方,人要经常去城隍哪里问问自己最近行为是否检点,有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而且这四个字不是迎头,而是在门楼子背面,也就是往回走的时候才能看到,这是提醒来过的人:不要以为奸作恶可以欺民心也照样能欺神灵——切记你迟早要来!

  但对有些人来说,这些都是迷信,是需要破除的糟粕,他们才不在乎人来了没有,只在乎钱来了没有。

  但钱是没有主人的,西方的商人说自己是替上帝暂时保管财富,中国的商人们,还有那些能弄来大量财富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是替谁代管财富?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