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对香港不能有“恩主”心态
2019-11-15 11:14:33
来源:昊雅轩成(微信公号) 作者:王昊轩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至于连岳说的“香港永远得依靠内地。”更是一种危险的,要不得的恩主心态,这种心态十分害人。
  最近香港的风波并没有平息下来,形势还是很严峻。


  面对香港目前的局势,又有自媒体带节奏,危言耸听说香港仇中仇内地不会逆转,香港从此注定走向衰败这样的话。比如连岳今天写的《说说香港,都该醒醒了》就持这种观点。

  对于香港,我的态度很明确。香港繁荣的基础是有独立公正的司法,只要香港的法治基础不被动摇,香港就不会像连岳说的注定走向失败。依然能维持国际金融中心,国际大都会的地位。

  自由是香港这座城市的灵魂,法治是香港繁荣的基础。

  香港近期出现的极端暴力行为,必须得到遏制。但必须通过法治的途径来遏制,而不是通过其他的方式。要相信香港的司法体系能够维持公正。毕竟香港的司法长期排名亚洲第一,深受国际同行的赞誉和认同。

  

 

  我发现有个有趣的现象。在网上总有人喜欢给别人安一个“很惨”的人设来获取优越感。比如香港人住鸽子笼,买不起房,离开大陆输血就活不下去。然后就能获得一种虚妄的优越感,好像自己是香港的恩主,自豪感油然而生。

  可实际上,从客观数据看,香港人买房要比大陆的一线城市更容易。房价收入比低,房贷利率也更低,更好申请,并不需要像专家说的那样动用所谓的“六个钱包”,透支未来的消费能力。

  至于大陆给香港供应水,粮食,蔬菜,副食品。这也是一种正常的贸易关系。不能因此产生一种恩主心态,片面认为香港人离开大陆的支持就活不下去。

  现在经济全球化,就算大陆有天不供应了,也可以从别的地方购买,就是成本上升了而已。

  至于连岳在文章中说的“内地容易找到城市替代香港的功能,时间问题。而香港永远得依靠内地。”更是荒谬的无以复加,简直贻笑大方了。

  香港能取得今天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靠的不是领导批条子,给政策。靠的就是“自由”俩个字。

  国际金融中心是自由发展起来的,不是靠领导规划出来的。

  中国第一证券分析师张化桥说过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有助于我们了解香港国家金融中心的本质,以及和大陆城市的区别。

  曾经有一个大陆官员问香港的金融从业者,“你们需要中央什么政策支持?我可以试着去为你们争取。”

  那个香港金融从业者知道大陆官员这是好意,但他一听这话就慌了,急忙摆摆手说。

  “我们什么政策都不需要。只要别给政策,让我们自己发展就好了。”

  如果光靠政策支持就能建立国际金融中心,那国际金融中心应该遍地开花才是。

  如果靠政策扶持才能维持金融中心的地位,那万一哪天没有政策了,金融中心还怎么发展?更别说政策扶持可能会带来的不公平了。减少政策干预,自由发展,才能缔造出国际金融中心。纽约,伦敦,香港,都不是靠政策扶持崛起的。靠的是自由贸易。公平公正公开的金融市场才能吸引国际投资者,而这离不开自由和法治。

  自由是香港的灵魂,法治是香港的根基。

  香港的自由体现在信息自由,经济自由,资金兑换自由。在这些方面短期内大陆城市很难赶上。更不要说香港被国际投资者认可的普通法体系大陆城市难以模仿了。

  所以短期内大陆找不到像连岳说的能替代香港功能的城市。香港,对大陆来说,有着独特的定位和功能,其发挥的作用短期内难以被取代。

  至于连岳说的“香港永远得依靠内地。”更是一种危险的,要不得的恩主心态,这种心态十分害人。香港与大陆之间是互利互惠的关系,香港有香港难以取代的优势,大陆也有大陆难以取代的优势。一国两制是天才的政治构想,消解了双方的分歧和误解,令优势能够互补,能够互利互惠。

  香港和大陆应该求同存异,共同前进。而不是党同伐异,争吵“谁帮谁更多,谁离开谁活不下去,谁得永远依靠谁之类的。”这是幼稚片面的。

  对于香港最近发生的一些极端暴力行为,我也和大家一样,很愤怒,很痛心。但越是在群情激奋的时候越是要保持冷静。我相信暴力行为只是香港极少数人的行径,因为媒体的频繁报道给了我们一种错觉。绝大多数香港人并不排外,并不极端。依然是血浓于水的友好同胞。

  至于极度暴力者,我也相信香港久经考验,独立公正,饱受赞誉的司法制度会给他们应有的制裁。

  对于香港,我们不能有高高在上的“恩主”心态。要相信一国两制能够求同存异。阴霾总会过去,对香港的未来要有信心。不可像连岳那样危言耸听,口出狂言断定“香港注定走向衰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