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李跃:“忍看朋辈成新鬼”
2019-11-29 18:16:38
来源:跃辩越明(微信公号) 作者:李跃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倘若大潮来袭,拯救我们的,最终是人性。只要人性不坠,我们必不跌落深渊。或者说,价值观的撕裂之外,我们还有人性的最大交集。

  01

  “忍看朋辈成新鬼”,据说有人因价值观不同和朋友发生争执后,对鲁迅先生的这句话进行了新解,意思是,朋友将灵魂交给了魔鬼。

  

 

  在当下的中国,因价值观差异而导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是一种常见的场景,很多人都有类似体会。所以,有一句话才能引起那么多人的共鸣——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价值观的距离。

  就在昨天,一个朋友在微信群里吐槽,他因为对某个时局问题在朋友圈里谈了自己的看法,一个交往了几十年的老友,当年在内地工作的同事,通过微信一直纠缠他,要他承认错误,承认中了美国的毒。一气之下,他将朋友拉黑了。

  类似这样的相互拉黑,在朋友圈里也此起彼伏地发生着。透过屏幕你似乎听见,朋友间“嘭嘭嘭”关门关窗户的声音,从来就没停歇过。

  02

  不过,在这里,“新鬼”一词未必准确,因为,很多人的灵魂其实早就被魔鬼俘虏,只是不为你所知而已。某一天,因为某个话题产生交锋,就像潮水退却,你才有机会发现对方的价值观的“底裤”是什么。

  这种价值观的割裂或冲突来源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在各种海量信息、思想的冲涮下,有些人完成了观念的新陈代谢,重建了对世界的认知;而有些人依然沉迷在旧的思维框架里,没能建立起这个时代应有的常识。那种被标语口号、教科书、报纸社论、新闻联播等武装起来的头脑,简直牢不可破,时间也对其无可奈何。

  对此,我当然也有自己的感慨。很多时候,面对一个满嘴宏大词汇的人,一个真诚地将假话当真理的人,交流起来真有一种深切的无力感。有一天,我实在忍无可忍,在微信群里跟一个持不同意见的朋友说,我们在同一个群里,但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03

  不过,对于观点的不合,我的反应不会像一些人那么激烈。首先,我自认是一个宽厚之人,认为一个人应当学会谦卑,对任何智识上的优越感保持警惕,避免“自赋正义”与阵营思维。其次,我认为,生活中不能只剩下了观点话题,否则也太无趣了。我可以不同意一个朋友对某项事物的看法,但我不会因此会拒绝和他下棋、爬山,以及共享许多有趣的事情。

  须知,一个人的观点,毕竟是可能变化的,难易有别而已。它是流动的而非一成不变。有些人脑袋里的水暂时没有倒出来,只是外界信息对他的冲击力还不够大。卢克文说他过去是个大傻逼,现在总算清醒过来了,我也有类似的变化历程,只是方向与他恰好相反。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始终相信,价值观之上,还有人性。一个人的价值观是可以改变的,而人性或者简单说一个人的品质、品性很难变,所谓撼江山易,撼本性难。

  04

  一个忘其名的外国学者大致说过这样的话,先有人性,再有自然法;先有自然法,再有成文法。可见人性是高于一切的事物。

  有一篇流传颇广的文章,大意是关心政治的人值得深交,熟人可以交心,陌生人值得信赖。这样的结论当然是成立的,但我们也应看到一点,现实生活中,有做“爱国”生意的,也有做“民主”生意的。前者大家批判得较多,诸如周带鱼之类,但后者,因为生意做不大,所以也就不那么引人关注。

  比如,一个朋友跟我说,他知道有一个人,以“斗士”自居,平时喜欢炫耀他的“喝茶”经历,但私德实不堪。一次他抄袭我朋友的文章发布在自己的公号上,并转发到了朋友所在的群里。朋友多次艾特他,并添加他微信询问,他统统不予回应——朋友感慨说,这种满嘴自由、平等、权利的人,一旦真正掌握权力,尝到了权力的味道,作起恶来恐怕会比他批判的人更甚。

  相反,我身边确实也有不少与我持不同意见的熟人、朋友,虽然在价值观上经常让我产生“夏虫不可语冰”的感慨,甚至发生过不愉快的争执,但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都是品性淳厚之人。魔鬼只是捂住了他们的眼睛,但并未能窃取他们的灵魂。

  05

  当然,在这里我觉得还有必要强调的是,我个人感受,从概率上讲,那些已经苏醒过来的人,那些完成了价值观重塑的人,那些关心公共利益并愿意为之发声的人,往往品性更高洁,正直、善良、疾恶如仇、悲天悯人,这样的词语更多是为他们准备的。灵魂交给了魔鬼,却披着这样的价值观马甲来招摇撞骗的人,毕竟是极少数。

  “忍看朋辈成新鬼”,我想说的是,倘若大潮来袭,拯救我们的,最终是人性。只要人性不坠,我们必不跌落深渊。或者说,价值观的撕裂之外,我们还有人性的最大交集。相信人类文明的大方向一定是向善的,这样的撕裂一定是可以弥合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其实不必过于悲观。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