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北大包丽自杀事件舆情中的失焦
2019-12-16 17:34:12
来源:贰条(微信公号) 作者:贰条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虽然公共舆论是一个自然发展的过程,不太可能被人为干预,但观察此次事件公共舆论的发展路径,确实令人费解。
  (文章原标题:“不寒而栗”的失焦)

*《南方周末》头版,来自“新闻实验室”。


  12月12日,《南方周末》老柴(柴会群)的一篇稿子火了,《“不寒而栗”的爱情》刷爆了朋友圈儿。

  圈子真小,我竟然曾在2003年和老柴短暂共事。看到那篇稿子,我一个方面惊讶于案子本身的诡谲,另一方面也惊讶于老柴的坚守——都特麽16年了,这哥们儿居然还在搞两头不讨好的“调查报道”。我,反正老早就放弃了。

  这个案子过于沉重,以至于我本来没打算写点什么,毕竟事关一条年轻生命的逝去以及背后可能比较复杂的原因。但是,公众讨论的逐渐失焦,似乎又让我觉得应该说点儿什么才对。

  观察这篇报道发出之后公共舆论的走向,会发现两个令人费解的路径:

  12月12日,《“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作为《南方周末》的头版头条刊出。

  当天,这篇调查报道的标题被改为《不寒而栗的爱情:因为不是处女,北大女生遭男友精神折磨后自杀》发到网上。这个充斥着刺激字眼的标题,就像是往干草堆里扔了一个火把,迅速点燃整个网络,刷爆朋友圈儿。猝不及防。

  12日当天舆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都9102年了,为什么还有这种钢铁直男“因为女友不是处女”而将人精神折磨“至死”。我怀疑,参与讨论的很多网友,可能根本没有读过那篇报道,而仅仅是看了个网络标题。

  报道发出之后,一位据称是“当事女生的朋友”发布公号文章《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文章的开头,将矛头指向“该报道为了夺人眼球有不实和不全之处”,“南周模糊重点,将焦点转移到两人扭曲的关系上”。

  13日,《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号发出《有罪推定?——为什么我们不这么报道“不寒而栗”的新闻》,将矛头指向“报道不平衡”。“媒体在报道时有一个最为重要的边界,就是不做罪责的判定。”“从做记者的角度来说,报道要公正客观,媒体不能代表事件里的一方,来简单地指责、惩罚另一方。”“理中客”地指出,报道对当事人中男方不公。

  此外,一位叫“桥东里”的作者写了一篇《包丽的朋友,叫你“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冤枉吧?》,批驳“包丽的朋友”的文章,认为作者忙不迭地和《南方周末》撇清关系是对记者和媒体不公。

  同样是在13日,传播学研究者“新闻实验室”方可成老师发出《<“不寒而栗”的爱情>是一篇有问题的报道吗?》。文章反驳“三联”的文章说,南方周末的报道给予了当事男方说话的机会,但他不愿意配合,“平衡报道的意思是给各方均等的发声机会。如果任何一方不愿意使用这样的机会,那么这并不是媒体的错。”

  此后,一篇题为《骂南方周末的各位,你们订阅它了吗?》出现在朋友圈儿,文章的主要意思是,“中国新闻界最顶尖的市场化媒体,经营已经非常艰难”,“深度报道已经快搞不下去了”。

  至此,有关这起悲剧的公共舆论,走向了公众和媒体圈儿对于报道技术的一场声势浩大的探讨。

  “北大女生自杀事件”公众舆论的发展,还有另一条路径:

  12日《南方周末》报道发出之后不久,有微信公号文章下结论说,《北大女生自杀:“情感操控”中的PUA受害者》。此后,公众舆论开始演变成为一场对PUA的大批判。关于如何“反PUA”的文章,网上出来一大堆。

  与此同时,一个叫做“浪迹情感”的“PUA教学公号”被扒出,不少网友开始测试朋友圈关注PUA教学公众号的好友数量,并调侃“含P率”越高表明朋友圈的“渣男”越多。13日晚,微信公号“浪迹情感”被封。

  

 

  一个段子开始流行:“你男朋友关注浪迹情感,你的女朋友关注咪蒙,你爸关注罗辑思维,你妈关注果子狸7777,你关注缺德社,你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一起悲剧事件终于演变成了戏谑和调侃。

  虽然公共舆论是一个自然发展的过程,不太可能被人为干预,但观察此次事件公共舆论的发展路径,确实令人费解。

  按照正常的逻辑,一个年轻生命的不幸逝去,理应引起公众和媒体对悲剧发生的确切原因,以及对事件背后责任的追问。媒体对于悲剧性事件的报道,其最重要的目的,也理应是弄清悲剧原因,以期避免悲剧重演。

  然而,公共舆论似乎一度失焦,“不寒而栗”。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