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我们走过这十年
2019-12-31 18:09:24
来源:李幺傻工作室(微信公号) 作者:李幺傻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回顾这十年的故事,我们可以了解中国的发展轨迹。

  岁月如梭,时光似箭——小时候,我们写作文,总是这样开头。

  长大后,才知道岁月流逝是一种多么无奈的心酸、

  十年,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十年,中国发生了太多的往事,社会发生了太大的变化。

  回顾这十年的故事,我们可以了解中国的发展轨迹。

  知往事,鉴未来,愿每个人都能生活美好,内心充盈。

  

 

  2010年:

  我们站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回望这一年,它似乎非常遥远,遥远得恍若隔世。

  这一年,一平方米一万元的价格还可以在北上广深买到房子。我一个同事因为在珠江边买到了一平方米8千元的江景房,而被大家讥笑说“上当了”。现在,这个小区的房子一平方米5万元。

  这一年,我们可以上一种叫做谷歌的搜索引擎,我们在谷歌上看到很多很多闻所未闻的事情。

  这一年,青海玉树发生地震。地震仅仅过了17分钟,消息就被官方媒体传播出来。

  这一年,天涯网站还是全球华人最大的网站,有人在这个网站上贴出了“局长日记”。日记的主人是广西来宾市烟草专卖局局长韩峰,日记中除了写与5名女子有染外,还写了收取钱财的时间、地点、数额。很快地,该局长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没收非法所得10万元。

  这一年,富士康发生了多起员工跳楼事件,董事长郭台铭向公众公开道歉。

  这一年,“我爸是李刚”异常火爆。河北传媒大学学生李启铭在河北大学校园里开车撞倒两名女生,其中一名女生不治身亡。李启铭被保安和学生拦住后,嚣张高喊:“我爸是李刚。”李刚,系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局副局长。因为这句话,李刚被撤职,儿子李启铭也被判处6年徒刑。

  这一年,因为电焊工操作不当,上海高层住宅发生火灾,58人死亡。10万上海人自发去现场献花哀悼。全国网友也通过各种方式祭奠死难者。

  这一年,我的《暗访十年》在辗转多家出版社后,终于出版了,编辑部里一片欢腾。此书被评为2010年全国十大优秀畅销书,一同上榜的还有村上春树、龙应台、北岛、韩寒等名家的书。

  这一年,我去北京参加新书发布会,专门去了天安门广场,在广场边的一家小饭馆里花费8元钱吃了一碗炸酱面,还在金水桥边席地而坐,没有人催促我快点离开。

  这一年,天还是蓝色的,水还是清澈的,阳光还是温暖的,笑容还是美丽的。

  

 

  2011年:

  这一年,郭美美成为了网络热点。她因为在认证为“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微博上晒出玛莎拉蒂和一大串奢侈品,而遭到公众质疑,进而引发了中国红十字会的慈善地震。郭美美将中国的慈善行业推上了风口浪尖,中国红十字会的信任危机,一直延续到今天。

  此后,“捐你妹”成为了网络流行词。

  这一年,温州发生动车事件,造成40人死亡,192人受伤。公众对铁道部门长期的不满情绪,在这一刻集中爆发,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那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被作为“高铁体”而广泛转发。最终,王勇平被免去铁道部宣传部部长的职务。

  这一年,广州爆发小悦悦事件。两岁女孩在大街上被两辆车先后碾压,18名经过的路人不闻不问,一名拾荒阿姨将小悦悦抱离路面,小悦悦最终抢救无效离世。广东十多个部门开展谴责见死不救大讨论。

  中国社会的道德问题,开始引人深思。

  

 

  2012年:

  这一年,诞生了一种新的服装款式,叫做“齐B小短裙”。

  一个名叫周蕊的女子,晒出了干爹“在两会百忙之中”,为自己庆祝生日的照片,引起了全社会的围观。而“干爹”,也和小姐、同志一样,被赋予了新的含义。

  这一年,北京大暴雨。

  官方报道说,这是61年来最大的暴雨。这场暴雨引发山洪暴发,造成了北京房山区77人遇难。关于城市的排水系统,第一次进入了公众视线。更有人将青岛老城区的排水系统进行比较,青岛老城区的排水系统已有百年,为德国始建,至今还在使用,而且从未发生洪涝灾害。

  这一年,陕西表哥被撤职。

  陕西延安发生重大车祸,36人死亡,3人重伤。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在事故现场的一张微笑照片迅速蹿红网络,网友们更搜出了他在公开照片中所戴的各种名表。他被人们戏称为“表哥”。因为这些手表,“表哥”被免职。

  后来,官员在公开场合,再也不敢戴表了。

  这一年,雷八戒也被撤职。

  重庆市北碚区书记雷政富的不雅视频被曝光,雷政富因为长得极丑无比,而被网友称为“雷八戒”。最终,雷八戒被免职,并遭立案侦查。而不雅视频的女主角赵红霞,被网友们称为“反腐斗士”“巾帼英雄”。

  这一年,网络反腐和二奶反腐、小偷反腐一样,成为了反腐新途径。

  

 

  2013年:

  这一年,有一个新词叫“房姐”。

  陕西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龚爱爱在北京、西安坐拥41套房产,总面积一万平方米。房姐被判刑三年。

  后来,我们才知道,官场里尽是房姐、房哥。

  这一年,李天一横空出世。

  李天一的爹是歌唱家李双江,李双江的娘是歌手梦鸽。李双江和梦鸽都以唱红歌而闻名于世,儿子李天一居然和另外四名男子将一醉酒女子带到酒店里,实施轮奸。最终,李天一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这一年,人们发现张艺谋生了一大堆“葫芦娃”。

  据说,张艺谋因为选女演员,而得罪了一名女子,这名落选的女子爆出了张艺谋与无锡女子陈婷在当地生有3名子女。计生部门很快介入调查,张艺谋缴纳700万社会抚养费。这是自有计划生育以来,所征收的单笔最高金额。

  或许令张艺谋感到吊诡和郁闷的是,不久,计生政策放宽。

  

 

  2014年:

  这一年,东莞扫黄。

  据说,大批小姐转行了,成为网红。网红成为比卖淫更暴利的新兴行业。

  这一年,全国展开净网行动。

  谷歌几乎所有服务被屏蔽;深圳快播总经理逃离韩国,仍被捕,罪名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韩国即时通讯软件被屏蔽;专门译制海外影视字幕的人人影视和射手网被关停……

  这一年,我的《暗访十年》被查禁。一同被查禁的,还有《夹边沟记事》等书。

  我相信:只有好书,才会被查禁。

  

 

  2015年:

  这一年,雾霾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和日常谈论的话题,空气质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问题。

  这一年,毕姥爷因为饭桌上的一句话,而下岗了。

  这一年,天津港发生爆炸,造成重大伤亡。北京地震台监测显示,两次爆炸相当于24吨TNT炸药。

  这一年,中国结束了独生子女政策。独生子女带来的一连串问题开始浮出水面,国家鼓励生育,可是,上一辈人已经生不动了,下一辈人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不敢生育。

  这一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出版审核尺度突然放宽,我的十本书井喷式出版,其中有5本书是写正面战场的。辗转多家出版社的《江湖三十年》也胜利大逃亡,出版了三本,此书后来获得全国大奖。

  本以为这是开始,没想到却是结束。此后,我的书籍再也不能出版。

  这一年,我又一次去北京签名售书,又一次去了天安门广场,但和2010年的经历完全不同。那次,我可以光着脚丫,坐在广场,这次,我被警告:不得停留,速速离开。

  

 

  2016年:

  这一年,魏则西死了。

  大学生魏则西患病,在网上百度,百度引导到了一家莆田系医院,结果,魏则西在付出20万医药费后,被庸医害死。

  我是中国第一个暗访莆田系医院的调查记者,我将莆田系的发家秘史,和所有骗钱伎俩,都写在了《暗访十年》第二部里。

  这一年,雷洋非正常死亡。

  大学学历的雷洋从家门出发,去机场迎接亲属,中途“涉嫌嫖娼”,在带回途中,身体不适,抢救无效死亡。

  网上舆论大哗。最终,涉案警务人员被撤职处分,雷洋家属获得赔偿。

  

 

  2017年:

  这一年,开始抵制韩国乐天。

  韩国部署反导弹系统,引发中国爱国青年不满,一场抵制韩国乐天活动就此展开。乐天在中国的门店被关停,每月损失千亿韩元。国家旅游局推波助澜,发出了赴韩旅游警示。

  后来,反韩、反美、反日、反英、反加……风起云涌。

  这一年,爆发了红黄蓝事件。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老师给孩子喂食不明药片,针扎孩子,短时间内形成舆论热点,引发网民关注和愤慨。

  更愤慨的是,不仅仅北京的红黄蓝是这样,外地红黄蓝也出现这种情况。

  最后的调查结果是:谎言,全是谎言,别有用心的人编造的谎言!

  这一年,网信办主任鲁炜落马。网民一片欢腾,尼玛的,你也有今天?封老子的号,删老子的文章,报应终于来了。

  

 

  2018年:

  这一年,鸿茅药酒脱颖而出。

  因为一名广州医生写了一篇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内蒙古警方千里追凶,跨境追捕。令人蹊跷的是,一年后,喝死人的鸿茅药酒居然一度获得了社会责任奖。

  这一年,范冰冰也走上了风口浪尖。

  因为和崔永元交恶,范冰冰偷税漏税浮出水面,最终,范冰冰补缴税收八亿多元。同样令人蹊跷的是,一年后,范冰冰获得了爱心奖。

  这一年,中美贸易争端开始了,中国物价上涨,后来猪肉价格更是前所未有地几连跳,远远高出了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心理价位。

  这一年,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

  一名女乘客仅仅因为错过下车地点,就与公交驾驶员发生争执互殴,最终,车辆失控,掉入江中,车上15人遇难。

  到处是充满戾气的人。

  这一年,华为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中国民间迅速引起回应,很多还不起房贷看不起病的人都在高呼:今天,我们都是孟晚舟。

  后来证明,你们确实不是孟晚舟,你们住不起孟晚舟在加拿大的千万豪宅,买不起孟晚舟的奢侈衣物。

  后来,更是爆出了华为将讨薪员工送进监狱的新闻,但是,相关文章一度很快就被删除。

  这一年,大批外资企业撤离,大批民营企业倒闭,返乡潮开始,一拨又一拨荒诞不经的假新闻开始出现在媒体:补裤裆年入千万,卖煎饼年入两座房,弹棉花月入百万……

  

 

  2019年:

  这一年,中美贸易战一波三折,年底告一段落。

  这一年,猪没有去非洲,却染上了非洲猪瘟。

  这一年,房地产公司纷纷倒闭,房产经济已成昨日黄花。

  这一年,我们被要求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

  这一年,各行各业一片萧条,唯独医院生意一如既往地火爆。

  这一年,我的多种书籍无法出版,在朋友的建议下,转写微信公众号。两个月积累两万名粉丝。据说,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聚集这么多的粉丝,实为罕见。

  不写作,毋宁死。

  文字有温度,文章有生命。

  2020年就要来了,我们会好吗?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