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扒一扒中科院「自主研发」的「木兰」编程语言
2020-01-19 14:31:21
来源:古老湿(微信公号) 作者:谷溪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打着「自主研发」的幌子,戴着「爱国无罪」的帽子,肥的是谁的肚皮?伤的又是谁的钱财?
  (文章原标题:换皮都换不利索?扒一扒中科院「自主研发」的「木兰」编程语言)

  1

  2020 年 1 月 15 日,中科院计算所发布了一款「完全自主设计、开发和实现的编程语言」,还配套了彻底自主实现的编译器和集成开发工具,是「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编程语言」——木兰编程语言。

  

 

  不过当木兰发布以后,大家发现,之前新闻稿中所说的「编程语言+编译器+集成开发工具+跨平台」软件体系,缩水成了一个仅能在 Windows 平台上运行交互 shell 的 exe 可执行文件。

  这是什么概念?

  差不多可以理解为,中科院向开发者们承诺了满汉全席,最后在万众瞩目之下,上了一盘炒鸡蛋。

  你以为现在该喷中科院计算所的这盘炒鸡蛋「货不对版」了?

  呵呵,故事才刚刚开始。

  2

  我通过中科智芯(中科院计算所企业)网站(http://www.dongshouke.com/)下载的这个可执行文件,图标长成这样:

  

 

  作为一个使用过 PyQt + PyInstaller 的 Python 工程师,我在看到这个图标的一瞬间就被中科院计算所的「工匠精神」雷住了。

  这个图标,是用 PyInstaller 打包时候自带的默认图标啊!

  

 

  也就是说,这个 exe 可执行文件,是用 PyInstaller 打包出来,而且工程师懒到连图标都没换。当然,可以顺便确定,这个文件的生产流程,基本上就是先用 Python 写、然后用 PyInstaller 打包成 exe 的。

  说好的彻底自主研发的编程语言呢?说好的彻底自主实现的编译器?咋回事,转了一圈发现,怎么还在用早在 1991 年就问世的 Python?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 Python?

  (目前木兰在中科智芯官网下载地址已经被 404,但迅雷还有缓存,将下载地址http://www.dongshouke.com/download/ulang-0.2.2.exe 复制到迅雷中,即可成功下载,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自己尝试一下)

  3

  事情逐渐变得有趣起来了。

  我们既然已经知道「木兰」是用 PyInstaller 打包的,当然也就有解包的方法—— PyInstaller Extractor。

  去 SourceForge 网站下载一个名为 pyinstallerextractor.py 的脚本,之后在命令行中执行 python pyinstallerextractor.py ulang-0.2.2.exe (如果脚本与木兰不在同一文件夹中,记得补全exe文件路径),就可以将木兰的源文件 ulang-0.2.2.exe 解包成为一个文件夹,便于我们一探究竟。

  

 

  通过 PyInstaller Extractor,其实已经可以看出,木兰用的是 Python 3.7 版本了,没有加密,没有换图标……我们不着急,继续向下扒。

  解包后,可以很直观的看到木兰内部长这样:

  

 

  现在已经可以基本可以确定,这就是 Python 了。

  我们再深入进去,看看目录下面这个奇怪的 PYZ-00.pyz_extracted 文件夹里面是些什么东西。

  

 

  这些后缀为 .pyc 的文件,是 Python 程序的字节码文件。文件夹中的这些 Python 程序,都是 Python 的标准库(就是 Python 语言自带的一些实用功能)。把它们存放在这里,显然是因为木兰会在这里统一调用 Python 3.7 的内部函数和接口。

  这基本就是实锤了:

  中科院计算所的「纯自主研发」的木兰编程语言,其实就是把 Python 3.7 这门全球最流行的开源编程语言打了个包、包装成一个 exe 可执行文件,还忘了换图标……

  如果你要问技术含量有多少,大概等于我买了个 iPhone 11 然后包上了一张废报纸就号称这是彻底自主研发的古老湿 100S 智能手机、最后还毫无工匠精神的忘了画上我自己的 Logo。

  换皮能有多少技术含量?况且还换成这个样子?这是欺负码农眼瞎吗?

  其他夸下的海口,例如跨平台之类,瞬间就可以理解了:Python 本身就是一门跨平台语言,既然「木兰」只是换皮版 Python,那么当然具备 Python 的一切特性。

  我还帮中科院想好了一句广告词——「彻底兼容 Python 生态环境」,一下子就有走出国门冲向世界的潜力了,岂不美哉?

  4

  扒到这里,「木兰」的真身已经曝光在阳光下了。

  但是,还有多少个虚假的「自主研发」项目仍然隐藏在黑暗中?

  2002年,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从美国买来 10 片 MOTO-freesca 56800 芯片,找来几个民工将芯片表面的MOTO等字样全部用砂纸磨掉,然后加上汉芯的LOGO,骗取了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成为 2000 年后中国最著名的学术造假案件。

  2004年,号称「自主研发」和「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服务器操作系统「麒麟」正式对外公布,随后遭到质疑,相关报告显示「麒麟」操作系统中至少有 60% 的代码来自于 FreeBSD 5.3,并且二者在函数命名上的相似度高达 99.45%。

  2018 年,号称「世界第五颗也是唯一一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浏览器内核」的红芯浏览器被曝光使用 Blink 内核,整个浏览器与Chrome浏览器严重雷同,就是一个「Chrome 套壳浏览器」,与其宣称的「自主研发」南辕北辙。

  ……

  像这样的 IT 闹剧,在中国还有无数,打着「自主研发」的幌子,戴着「爱国无罪」的帽子,肥的是谁的肚皮?伤的又是谁的钱财?

  软件工程行业的游戏规则极其简单:好的代码,全世界都会用,但大家必须遵守原作者的要求(例如不同的软件 License 对使用者有不同的限制),绝不能用了人家代码还说这是你「自主研发」的「自主知识产权」。这就不叫「共享精神」了,这叫「偷」。

  Linux 操作系统作者 Linus 有一句名言: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那些至今只敢嘴上厉害、却一再延迟公开源代码的「自主研发」产品,能不能把代码放到聚光灯下,证明你们并不是另一出「爱国」的「换皮」闹剧呢?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