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错过20天后,“封城”奈何?最可怕的隐患恐不在武汉
2020-01-23 14:23:53
来源:人民路56号(微信公号) 作者:登峰造极520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可武汉周边的市县呢?就拿黄冈来说,虽然发现了病例,且有医护人员感染,但是下面县城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丝毫看不到异样,满大街都是武汉牌照的小车,从武汉返回的人们抛头露面……

图自新京报

  1

  “武汉肺炎”闹到这般田地,武汉主政者难辞其咎!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坊间便有疫情消息传出。 2019年12月31日上午,外地媒体曝出此事。当天下午,“武汉发布”通报称“发现27例”“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 2020年1月1日,武汉官方通报整治华南海鲜市场,但这则消息被另一条消息淹没了,武汉雷霆出击,“依法处置8名散布谣言者”。 接下来17天,武汉官方陆续发布多则通报,主题包括“无新增病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专家称可控可防”。 直到1月18日晚,钟南山院士第一时间乘坐高铁冲往武汉防疫第一线。19日一早,他前往医院观察相关患者。中午来不及休息,下午紧急开会到5点,紧接着他又乘坐飞机到北京,赶往国家卫健委。 1月20日,通过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新闻发布会、媒体直播连线……钟南山毫不隐瞒地告诉公众:可以人传人,存在医务人员感染的风险。 武汉是中国科研院校最集中的城市之一,同济医院和协和医院在全国享有盛誉,还有领先世界的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权威的专家学者不在少数,为什么要等钟南山院士过来才公布真相? 1月21日,湖北省政府和武汉市政府宣布,当天是打赢防疫防控的“第一天”。 这就是意味着,前面20天的宝贵时间窗口已经错失了。 武汉主政者不知出于何种考虑,错失了20天,但很多人已经并将会错失一辈子。 这不是危言耸听。

  2

  据财新传媒,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管轶1月22日从武汉返回香港了。 “我都选择做了逃兵。”管轶目前担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此前他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对武汉肺炎可人传人、发展曲线等做出了精准的判断。 “我现在在自我隔离。”管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1月21日-22日,他和团队来到武汉,希望可以帮助找到动物源和对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无力,很悲愤。” 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管轶与其团队在广东发起SARS病原调查和诊断,率先分离鉴定出SARS冠状病毒并证明果子狸等市场野生动物是SARS的直接来源,通过建议政府取缔野生动物市场,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发及流行。 “SARS的60%-70%的感染者都是来自个别超级传播者,传播链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几个人的接触者就可以了。但是这次,传播源已经全面铺开了,要做流行病学调查已经做不了了。而且控制成本,应该要几何级数字计。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向财新传媒致敬,在此次“武汉肺炎”事件中,只有他们表现出了新闻专业主义的可贵品质。

  

 

  3

  但更可怕的事却在另外地方。 武汉已经成了风暴中心,万众瞩目,为了打赢这场“战役”,政府肯定会集中全省全国的资源,驰援武汉。可武汉周边的市县呢?

  就拿黄冈来说,虽然发现了病例,且有医护人员感染,但是下面县城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丝毫看不到异样,满大街都是武汉牌照的小车,从武汉返回的人群毫不在意地抛头露面,这都是一颗颗“定时炸弹”呀。

  街头几乎没见有人戴口罩,大爷们照旧聚在一起打麻将,大妈们广场舞没有停。县一级的防控几乎就是空白。

  谁来救救武汉周边的人呢?

  

 

  不出意外,接下来满屏会是“武汉加油”、“武汉挺住”。

  此时,说点真话很刺耳。

  唯有公开,防护和救援才能透明和及时。

  但凡还要有一丁点良心,就不应和谐本文吧。

  因为在人传人的疫情面前,没有人能幸免。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