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容与:驳周小玫女士《建议将方方开除出中国作协》
2020-02-15 10:06:22
来源:不朽的远行(微信公号) 作者:容与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也许周女士的意思是方方该过问什么不该过问什么得由她来规定,这无疑是极端恐怖的想法,再往下发展一步就是封堵悠悠众人之口了,类似的意图古往今来比比皆是,实在不是什么稀罕玩意。
  昨天晚上读到一篇文章——《建议将方方开除出中国作协》。该文语言凌乱,勉强表达了作者周小玫女士的观点:让作家方方少说话或干脆别说话。至于文章标题的所谓“建议”,无非是哗众取宠的手段,“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周女士想要献媚的对象未必会接受她的拳拳忠心。

  我觉得一个负责任的写作者首先须对文字负责任,而不该像周女士这篇文章那样犯下许多低级的文字错误,比如“按奈不住”“不竟要问”等等。我自己平常也写点东西,也难免在打字时被智能输入法“修改”我的本意,但任何输入法都不会打出“按奈”这样的词语,因为“奈”和“捺”读音不同,而且如果你不小心打出“按奈”,智能输入法还会提醒你应该是“按捺”。可见周女士并不认识“捺”这个常用字。我衷心希望随着将来读与写,周女士在这方面会有进步。

  让我恶心的是,在这篇文章中充斥着自我臆想的对作家方方的人身攻击:“思想不端”、“神神叨叨”、“疯魔一样”、“发病”、“疯劲上来”、“人性也是有的”、“老妈子”……恕我不能理解一个写作者会如此没底线地谩骂一个在疫情中坚持发声的人,如此没底线地谩骂一个真正的人。任何人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但表达是不是该建立在文明自律的基石上呢?周女士说:“不信谣,不传谣,这是起码的道理。”先不说我是否赞成她的观点,从这句话中可看出她对“起码的道理”的尊重,那么我也“不竟要问”:文明自律是不是起码的道理?

  周女士写道:“然后她又开始提不开的壶,百步亭万人聚餐,大型歌舞联欢会等,哎,不是你该过问的事,你就别过问。”也许周女士的意思是方方该过问什么不该过问什么得由她来规定,这无疑是极端恐怖的想法,再往下发展一步就是封堵悠悠众人之口了,类似的意图古往今来比比皆是,实在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如果一个人的“观点”是不允许别人有观点——这种“观点”无疑不能算作一个观点。如此家长式的论断充其量只是意淫。作为一个现代人,不懂“公器付诸公论”的简单社会原则,诚是一种很可悲的心态。周女士进而质问方方,“谁养着你,你替谁说话?”言语之间竟有“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的霸气豪情。在这里我擅自替方方回答罢:“人民养着我,我替人民说话。”

  接下来谈一谈“祥林嫂”,从某个特定的时刻起,祥林嫂成了怨妇的代名词,引用祥林嫂成为辱骂别人的时尚。周女士很敏锐的把握到这一点,通篇利用她混乱的逻辑,试图以歪曲的方式树立作家方方的祥林嫂形象。对此,我有一个很朴素的建议:请周小玫女士认真读一读《祝福》。我们知道,祥林嫂是被传统文化和旧式社会摧毁的女性,鲁迅先生对这个人物怀有痛彻人心的怜悯,并以祥林嫂为桥梁,深刻哀伤一切未觉醒的人。祥林嫂的对悲惨往事的啰嗦重复是悬在国人头上的,不停敲打的警钟、丧钟,寄托着鲁迅先生对民族重生的热望。所有以祥林嫂为骂辞的,只体现出两种素质,一是没文化,二是没爱心。我想这两点周女士一定不愿自承。

  文末,周女士写下:“也罢,现在终于安静了,也好,这个看上去有点郁抑症老太太,作家祥林嫂,本就不该再出来罗索,神神叨叨就这么几句:‘真相,真相……’一开口就招鲁四老爷们的嫌,到后来,怕是柳妈们也烦了。”对此,我很郑重地说:无论是祥林嫂还是孔乙己,抑或竟是阿Q,只要追求真相,都应该得到他人的尊重。真相就是真相,与方方还是祥林嫂没任何关系。以别人爱护真相来攻击别人,是我见到过的最愚蠢的事情了。另有一个问题:看周女士一副嫌烦的样子,不知她竟觉得自己是鲁四老爷还是柳妈?顺便提一句,鲁迅先生同样怜悯这二位,即便他们作为社会的一个压力点,该对祥林嫂的悲剧人生负一定的责任。

  “这完这段话后,又管宽了吧。”【注:原文如此,笔者不敢擅改。】周女士如是说。依照她的逻辑,其《建议将方方开除出中国作协》恐怕管得丝毫不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颇有狗拿耗子之嫌。

2020.2.14 重阴未雪 容与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