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 > 民声 > 字号:
一次让我无法评述的告密事件
2020-02-20 12:40:09
来源:秦兽(微信公号) 作者:肉做的铁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换了我就不会发生这样的蠢事:我肯定不会在全民防疫的时刻走进去让人家给我做饭!做正确的事,比正确的做事,我认为重要得多。

  熟悉我、了解我的朋友和老读友都知道我对告密者、举报者深通恶绝,因为我饱受其苦。

  但是我这两天遇到一个告密者,让我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的行为。

  正式说这件事之前我想先简单说下“举报”和“告密”的本质区别。

  根据我的经历,我认为,被披露的一方可能面临不公正结果的,则为告密;而被披露者能面临公正结果的,则为举报。

  所以告密一般多见于私人领域,比如男女私情或公司内斗,举报则多为公共事件,比如打击贪官或犯罪。

  所以,“举报”有积极的作用,但是当被举报的对象不是违法行为而是自己不认同的言论时,“举报”则从维护工具变成了攻击武器,不展开叙述。

  人们通常不会举报一个和自己利益一致的人,更不会举报一个给自己正在带来或即将带来好处的人——即便是这个人触犯了法律和公德,同时人们也不会举报和自己观点、立场一致的人,被举报的对象通常是举报人所熟悉的、有竞争关系的同事或合作伙伴,或仅仅因为不同意对方的一篇文章,因此,举报的本质是利益博弈,其目的和结果是利用公权力打击利益竞争对手,或观点上的异己。

  所以我一直认为:对违法犯罪、侵害公共安全和利益的行为,举报是应该的,而对不同观点,应该讨论,而不是一灭了之——你能灭得了他的文章,灭得了他的想法吗?而且这种行为所造成的观点对立会更加严重,十分不利于社会团结。

  今天要说的这个人,是我一个好友。

  他是新疆穆斯林,多年前我在阿克苏的时候认识他和几个当地朋友,结下了友情,几年前我帮他在西安找到住处,联系市场,然后他开始卖葡萄干等新疆特产,今年他没有回家,又遇到疫情封城封村,他一个人住,闲极无聊就瞎转,因为只能两天出来一次,所以每次出来他都尽可能跑远一点儿,前几天黄昏他路过街边一排门面房,看到一个新疆拌面餐馆,发现最里面依稀有点儿亮光,但是靠门口的地方凳子全摆在桌子上,所以他搞不清到底营业还是没营业(以下描述为他的口述,我用文字还原)。

  他推门进去,老板迎上来,因为同为穆斯林,他就用阿语问老板营业不,老板说不营业,他说那咋开着门亮着灯,老板解释开着门是因为这附近有个医院,疫情吃紧,医护人员没处吃饭,经有关部门和村上同意他才获准开门为医护人员提供外卖服务,但不可以对外营业。

  他已经很多天吃清真方便面度日,就央求老板给他做点儿吃的,他一吃就走,老板当然是看在大家都是穆斯林的份上,答应了他,但要求他不得声张,他满口答应。

  他刚落座又有三、四个人进来点餐,老板没有拒绝,但是让老板娘去把卷闸门拉上,说不能再进人了。

 

老板娘去拉卷闸门

  他连吃两份,然后借机拍下了店里的情况,如下。


  吃完付钱,然后他出门就找到村口的红袖章把这家餐厅举报了。

  我静静听他讲完然后问他:你跟我说这些干啥?他说他知道我最痛恨这种行为,但是他觉得老板的行为是错误的,会给大家带来危险,而这餐馆就在他村子边,他必须举报它……但举报了又觉得心里不踏实,想问问我的看法……

  我说,你就是想让我肯定你的做法,减轻自己的内疚,是不是?他不接话。

  我说:你利用情感打动老板,让他给你做了两碗饭,然后吃完饭就运用理智举报了他,这就是我对这件事的看法,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是多年好友,我现在已经删了你了!而且你背叛安拉的教诲!

  最后这句话应该是很重,他大概没有想到我的反应这么激烈,好几分钟没给我回信息,过了一会儿又有点儿不甘心也是想挽回点儿我对他的看法,发语音说:我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嘛!他要是每天都这么接待几十人,万一有一个感染者怎么办?那么小的地方大家在一起吃饭,太危险了!

  闻听此言我顿时勃然大怒,直接视频打过去问他:他只接待你一个人是不是就安全了?你就不会说这话了?!我告诉你,他错就错在一时心软接待了你!人家每天为医院做饭,好歹也有几十份吧?非挣你这一份的钱?!你吃了人家的饭,反手一个举报,你还算人吗?!

  他大概被我说得恼羞成怒了,反驳我说:他接待我已经违反了规定,又接待了好几个人,更违反规定,该不该受到惩罚?!我只能说该,他又问我:我不举报他,他能受到惩罚吗?万一他明天接待更多的人怎么办?我竟然一时语塞,接不住他的话了。

  停了几秒钟,我飞快地理了一下思路,冷静了一下,接着跟他说:我认为你举报他做得对,因为事关更多人的安全,但我只能说你的公德很好,而你出卖帮助过你的人,至少这件事上,你的私德有污点了,最重要的是你不该一开始就利用他对你的同情去引诱他做错事,整个错误的源头在你这里!但现在是他替你在承担这件错误事情的后果!而且,你在吃饭的过程中就拍了照片,说明你那时候就打算举报他了,你嘴里吃着人家给你做的饭,心里想着怎么算计人家,你自己说说,你干的这叫啥事儿?!

  他默不作声了,我俩视频里大眼瞪小眼儿,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是个标准的英俊大叔,我一头乱发像住在八里村垃圾堆旁边的那个拾荒者,他打破了僵局说,你写写吧,看看大家支持你的多还是支持我的多,你要是想通了,疫情结束我请你吃好吃的,你要是想不通,就删了我。

  这件事是我几年来遇到的最难下判断的一件事,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这种行为,那天深夜我们还在为这件事呛呛,他问我,要是换了我,我会怎么办——到底举报还是不举报?我说你说的是屁话,换了我就不会发生这样的蠢事:我肯定不会在全民防疫的时刻走进去让人家给我做饭!

  做正确的事,比正确的做事,我认为重要得多。

  想听听你们的意见,留言区见。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