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辟谣”为什么成了遭人厌恶的一个词
2020-02-22 09:59:52
来源:西坡读史(微信公号) 作者:西坡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初衷一旦远离了事实与道理,不管是打着辟谣的名义还是什么名义,都只会把一些词玩坏。
“济宁解散微信群”的图片搜索结果
 
“济宁解散微信群”的图片搜索结果

  这两年,“辟谣”在网络上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以致有些人一看到与自己狭窄的三观不相符的信息,就本能地呼喊“求辟谣”。而一旦有人伸出“辟谣”的棒子,他们看也不看便抡起来打人。
 

  然而物极必反。“辟谣”泛滥之后不仅出现了通货膨胀现象,而且开始败坏这个词本身。

  我们现在似乎正处在“辟谣”从褒义词向贬义词转化的临界点上。

  我像每一个理智健全的人一样厌恶谣言,我一向认为,任何一项主张一旦沦落到需要借助谣言去推行,就必然是可悲而堕落的。但是我能够理解人们为什么会厌恶“辟谣”这个词,因为这个词在使用中已经逐渐远离了其本来的含义。

  辟谣辟谣,首先得有谣言来能辟谣。在简体中文互联网的语境中,“谣言”这个词过于泛化,可谓包罗万象,大有“不合我意皆为谣言”的趋势。而“辟谣”也就相应成了对某一方主观意志的陈述。

  在我看来,值得被辟的谣应该满足以下三个条件:

  一、谣言应该与事实大相径庭,而不是只有细微差异。

  A:今天晚上出什么事了?村里所有的狗都开始叫了。

  B:辟谣!有人说“村里所有的狗都开始叫了”,经我们挨家挨户检查,发现这是谣言。请村民们不信谣不传谣,自觉维护本村稳定。

  真相是,村里只有一只狗没有叫,但其他的狗全部叫了。在某些人的认知里,A在造谣,B在辟谣。而在正常人的认知里,A说的话没有问题,因为他虽然没有挨家挨户检查,但确实听到村里大大小小的狗都在叫。而B则是在以辟谣之名转移视线,混淆视听。

  假如村里真的进了贼,那么说话不严谨的A是在立功,“辟谣”的B则是害人害己。

  二、谣言应该具有显著危害性。

  A:今天天气不错。

  B:辟谣!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降雨概率超过50%。这会是还没下雨,但不等于接下来不会下雨。你可以说这会儿天气不错,怎么能说今天天气不错呢?

  这不是辟谣,这是抬杠。

  三、系恶意编造。

  比如正在发生的突发新闻,媒体根据获取到的信息不断修正现场事实,这是全世界通行的正常操作。开头的报道不准确也不代表造谣,后来的报道更不构成对之前报道的辟谣。

  现在这个常识在我们这里显得很稀缺了,网友对媒体的态度经常在“视若神明”和“视若寇仇”两个极端之间摇摆,学不会理性认识媒体存在的必要性与媒体能力的边界。

  而就在几年前,人民日报还发表过这样一篇文章《新闻发布须懂公众心理》,其中有几段我引用一下:

  “在突发事件新闻发布方面,国外的一些做法倒是值得借鉴。

  ”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西方国家遇到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这类突发事件时,最先发布的信息往往是宁可把事件的危险性或危害性,把可能造成的伤亡损失情况说得严重一些,而不是相反。然后,随着调查的深入,依据调查结果逐步作出修正。由于最先发布的情况更严重,修正后的情况比预先估计的要好,往往更易于为公众接受,有利于公众情绪的平复、紧张气氛的缓解,效果比较好。

  “以美国2001年“9·11”事件为例。恐怖袭击发生后的第十五天,美国官方公布的“经核实后”的失踪人数为6398人;当年的11月11日,也就是袭击事件发生两个月的时候,官方公布的修正后的失踪人数为3748人;2002年9月11日,即“9·11”事件一周年的时候,美国国防部公布了遇难者和失踪者的统计数字,总数为3025人。而最终核定的死亡人数,是2996人。”

  再想想管轶教授在这次疫情中的遭遇,当初他因为说了下面这段话而被许多人攻击谩骂,

  “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当时有多少无知无畏者跳起脚来辟管轶的谣,事实呢,时间打了谁的脸?

  摆事实,讲道理,永远是一个社会最需要的。而初衷一旦远离了事实与道理,不管是打着辟谣的名义还是什么名义,都只会把一些词玩坏。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