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阿Q精神为什么被一再发扬光大?——想起了“中国非典”
2020-03-26 16:19:36
来源:合传媒 作者:大海之声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中国现代阿Q们的法子是什么呢?一是用阴谋论在病毒源头上大做文章;二是甩锅,将病毒源头和疫情责任之祸甩给“美帝”。

  今早看微信,被朋友圈中一条消息“涮爆”了眼球:继前两日武汉律师梁旭光状告美国政府“美军把病毒带到了武汉”之后,京城又一位“巾帼”女律师陈岳琴状告美国总统特朗普将新冠病毒改为“中国病毒”,称如此改名“给中国和包括原告在内的14亿中国人民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和名誉损害”,提出如下诉讼要求:“一,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使用“中国病毒”,消除影响;二,请求判令被告公开赔礼道歉;三,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原告精神抚慰金50000人民币;四,请求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看完陈女律师“大义凛然”的状言,不禁哑然失笑,心中油然生出几个疑问:其一,由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指控“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在先,才有后来美国总统特朗普报复性地将新冠病毒改为“中国病毒”,前者是“因”,后者是“果”,没有“因”哪来“果”?是你先“污名化”美国,才有后来人家反过来泼你污水,明明你理亏在先嘛。如果美国律师状告赵立坚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污蔑”美军将病毒带到了武汉,又该如何?其二,这位陈律师显然是在步武汉梁律师的后尘,而后者则更显得愚不可及,他干脆直接将赵立坚推文中的“可能”坐实,指控是美国将疫情传播到武汉,导致武汉成为最严重的新冠病毒疫区,因此,梁律师除了一应赔偿要求之外,还要求美国政府赔偿他在疫情期间的“误工费”,其可笑程度,令人喷饭。试问,如果美国律师反诉:请拿出美国将疫情传播到武汉的确凿证据,不知梁律师可拿得出“确凿”的证据?其三,这两位活宝律师只请求美国总统或政府赔偿他们个人的各种损失,却把中国十四亿人口的赔偿置之度外,而他们对美国及其总统的起诉却是以中国十四亿人民的名义进行的,请问,何以如此自私下作?为什么不连带全国人民一起向美方索取赔偿?如此,我等区区小民也一起沾光获得一笔巨额“外快”,岂不痛哉快哉?其四,对梁陈二人的举动细思极恐,如果世界各疫情国家群起效仿,向疫情来源国索赔,那么中国无疑会面临灭顶之灾。想想看,从中国武汉“流”向世界各国的病毒源可多了去了,各国已经有若干首发病例被证明曾去过武汉,这可是有名有姓有时间有地点有发病经过的“确凿”证据,真正打起官司来人家一打一个准,一打一个赢,届时全国人民恐怕连短裤都要赔掉,估计这两位这类官司的“始作俑者”非要被大家撕碎不可。

  当然,我十二万分赞同世卫组织不得以地域、国别为病毒命名的规定,正因为人们对病毒存在着本能的恐惧和忌讳,才容易引发对疫情发生地(国)的某种歧视和嫌弃。然而,即便按地域、国别为病毒命名,也并非一定会成为敏感话题,因为在未知病毒按其特性进行科学命名之前,人们以病毒首发地域名冠于该病毒之前,是一种组词习惯,或者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说法,其本意没有任何歧视嫌弃病毒首发地的主观故意。比如,在武汉疫情初发期,网上将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肺炎”的文章、贴子多了去了,我本人也这样写过,其本意哪有什么对武汉和武汉人民歧视和嫌弃的意思,只是习惯性叫法罢了。而我相信,国际社会一开始将新冠肺炎称为武汉肺炎,即便疫情蔓延到了自己国家,至少在绝大部分场合和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任何主观恶意,相反,却倾注了大量的关心、理解、同情和对中国抗疫的支援和鼓励。当然,在国际社会中,抱怨中国当局初期没有将疫情控制好,导致传染源外流出境、疫情在其他国家扩散,也是有的,或许不在少数,但这种抱怨和批评尚在事实和情理范围之中,国人应予理解和包容,因为疫情首发地确实在中国武汉,初期疫情因相关政府官员拖延隐瞒失控,这两个事实你是否认不了的。如此,向国际社会道一声歉,说一声“给您添麻烦了”,又有何不可?相信这些抱怨也会因此释然,毕竟武汉人民是第一个受害者,毕竟武汉人民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价,毕竟武汉人民已经为国际抗疫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毕竟抗疫斗争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责任和目标。

  因此,按疫情首发地地名称呼病毒,只要人们心态正常,并不会因为病毒冠名问题产生任何歧义、冲突甚至对抗。不信,2003年的非典疫情,人们当时约定俗成的称呼就叫“中国非典”。笔者饶有兴趣地网搜了一下,“中国非典”的条文不止一条,赫然入目。这里摘录《百度知道》中的一条问答:“中国非典是哪一年?”回答是:“‘非典’自2002年11月在我国内地出现病例并开始大范围流行,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2002年11月至2003年3月,疫情主要发生在粤港两地;2003年3月以后,疫情向全国扩散,其中尤以北京为烈。2004年6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解除对北京的旅游禁令,表明中国内地抗击‘非典’取得胜利。”瞧,当时非典也传播到国际社会,没有哪个疫情国对来自中国的非典纠缠不清,闹着打官司要索赔的,相反,国际社会全力支持中国抗击非典。而中国人自己把非典冠名“中国”,坦然而平和,好像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国际社会也并没有因此冠名而歧视嫌弃中国。这不,“中国非典”这个病毒冠名至今还保留在互联网中,不知梁陈二位律师看了网络中仍然保留着“中国非典”的“冠名”,作何感想?

  那么,为何十七年后的“武汉肺炎”、“中国病毒”却成了让人“跳脚”的“恶毒咒语”,成了一触即发的“敏感词”,成了一顶“汉奸”、“美粉”、“卖国贼”的帽子?我想,恐怕它起源于“阴谋论”,成就于“甩锅门”吧。比如,说新冠病毒首发于武汉,疫情初期因相关政府官员失责而导致疫情失控并祸及国际社会,不要说中国政府因丢了面子而心中万分恼文别扭,就是国内成千上万的“爱国粉”、“毛左”也会捶胸顿足,暴跳如雷。然而,这两个事实又无法否认,要想回避、遮盖、甚至抹杀这样的事实,最佳一招,就是祭起鲁迅笔下阿Q的“精神胜利法”。于是,这两个事实终于被中国政府官方某些官员和媒体以及国内千千万万“爱国粉”们魔术般地变成了阿Q头上的“癞疮疤”,先是“讳说‘癞’以及一切近于‘赖’的音,后来推而广之,‘光’也讳,‘亮’也讳,再后来,连‘灯’、‘烛’都讳了。”但“讳”仅是自欺,惩戒犯讳者才算实招。阿Q的法子是“一犯讳,不问有心与无心,阿Q便全疤通红地发起怒来,估量了对手,口讷地他便骂,气力小的他便打……”(鲁迅:《阿Q正传》)那么,中国现代阿Q们的法子是什么呢?一是用阴谋论在病毒源头上大做文章;二是甩锅,将病毒源头和疫情责任之祸甩给“美帝”。

  其实,尽管病毒源头和疫情首发可能不在同一个地点,需要科学给出最终答案,但是病毒源头和疫情大规模的聚集性首发无疑有着某种内在的逻辑关系。道理非常简单,如果新冠病毒源头从境外传至武汉,那么此病源无论是通过被感染的人还是由人携带的野生动物等中间宿主进入中国境内,那么疫情的聚集性爆发不仅会在病毒源头所在地发生,而且可能会在沿途的多个地区爆发,而绝不会在武汉一个城市单一性爆发;千万不要说美国去年八九月份就发生了新冠肺炎,只是被美国当局刻意用流感掩盖了,这样的谎言只有蠢极了的人才会想得出,区别新冠和流感最根本的检测方法是病原检验,如果一个症状类似流感的新冠病人在病原检测中没有发现任何流感的病原病毒,那么他在第一时间就会被认定为“不明原因肺炎”,就会引起医生的高度警觉,就会对这种导致发病的未知病原进行追根究底的探源和研究。中国首例新冠患者不就是这样发现的吗?你说美国居然几个月中错将新冠当成流感,不是将所有的美国医生当成白痴吗?你说连总统府内的“水门事件”都能被本国媒体捅出来的美国居然将新冠疫情隐瞒几个月,你不觉得自己已经弱智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了吗?

  从赵立坚发推掀起的近两周举国上下的“大甩锅”闹剧终于告一段落,而梁陈两位律师跳梁小丑式的即兴表演,只是让中国狂热且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头上的“癞疮疤”又“红亮”了几分钟而已。然而结局呢?我们似乎已经看到了:掌了自己的嘴,甩出的锅又砸了自己的脚。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