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 > 民声 > 字号:
“连花清瘟”赢了,钟南山输了
2020-04-15 09:41:20
来源:鱼眼观察(微信公号) 作者:公民于平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攸关公众利益的医疗研究,必须完全中立,不能被某些特定企业、特定利益集团所绑架。

  4月14日,一则消息在医药圈炸开了锅——上市公司以岭药业发布公告称,连花清瘟说明书新增新冠治疗获批。

  连花清瘟早已被人们所熟知,此前,钟南山院士曾在各种场合为该药背书,称连花清瘟是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药。他的原话是这样的,“比如莲花清瘟,我们不仅做了离体实验,还在P3实验室发现,它抗病毒作用不强,但抗炎症方面表现突出。”

  钟南山院士还力挺中药注射剂血必净,称其对重症病人的治疗初步看是有效的。同样在4月14日,血必净的生产厂家红日药业,也发布了“血必净注射液获批用于新冠肺炎重型、危重型治疗”的消息。

  

 

  在全世界为新冠肺炎治疗束手无策之时,一天之内,两大新冠肺炎治疗药物在国内获批,这格外引人关注。

  不过,一些医药人士,对于这两款获批中药的实际疗效,始终心存怀疑。一些业内专家也态度谨慎,比如,上海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对于连花清瘟,似乎有些不以为然。

  有留学生曾向张文宏提问:连花清瘟、维C是否规范有效?张文宏的的回答是:“有些保健品吃吃没坏处,新冠吃吃也行”。这样的回答耐人寻味。

  我并非医疗专业人员,对医药研究没有什么发言权,倒是两款中药产品获批背后,隐约浮现的利益纠葛,引起了我的注意。

  连花清瘟胶囊是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院士开发,而吴以岭和钟南山的关系似乎非同一般。媒体曾报道,吴以岭和钟南山去年9月在广州医科大学成立了“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

  

 

  这种研究中心,说白了就是制药企业+医院+大学+专家的模式,在国内非常流行,是制药企业公关的常用手法。换而言之,钟南山的学术研究,得到了吴以岭和其企业的大力资助。

  学术研究,独立性是生命,确保独立才能做到客观公正。钟南山作为连花清瘟相关企业资助的专家,却来主持验证连花清瘟对于新冠肺炎治疗是否有效,大家不觉得有些问题吗?

  如果说连花清瘟的问题还不够明显,血必净恐怕更让人难以理解了。

  血必净的生产商是红日药业,而钟南山本人,正是红日药业的关系企业——天津红日健达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也就是说,这等于是红日药业的“自家人”,来评估血必净治疗新冠肺炎的疗效。

  如此“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真的合适吗?

  

 

  在新冠肺炎没有任何特效药的情况下,哪家企业能拿到治疗药物的批文,等于坐拥了一座金矿。可想而知,连花清瘟和血必净,会给相关企业带来怎样惊人的财富。

  实际上,今年以来,以岭药业和红日药业的股价一路飞涨,以生产连花清瘟的以岭药业为例,最近一周股价翻了一倍多,市值接近400亿。大股东和高管高位减持,套现近3亿元。

  我对钟南山院士曾经非常敬重,此次新冠疫情之初,84岁高龄的钟南山,在呼吁大家远离病毒的时候,自己却挤上了开往武汉的列车。

  钟南山院士一度被誉为国之脊梁,赢得人们的爱戴。然而此后,钟南山院士的一些言论和做法,引起争议不断。

  最近,我在看网络上看到一个调查,调查问道:钟南山和张文宏两人,你选择相信谁?结果,有七成多受调查者选择相信张文宏。

  连花清瘟和血必净这次成为大赢家,但钟南山院士,却成了输家。网络上不断出现的质疑,正在伤害钟南山院士的声誉。不少原本非常信任钟南山的网友表示:我突然有点不信任他了……

  新冠肺炎的治疗药物,由医保买单,而医保的钱,是所有纳税人的血汗钱,应花在经过严格验证的药物上,除此之外,一个子儿都不该乱花。事实上,许多药物没有确切的疗效,却占用了宝贵的医保资金,一直饱受诟病。

  更为重要的是,药物问题,可是人命关天的问题,如血必净,是用在危重病人身上的,这可是不折不扣的救命药。本着对人民健康的高度负责,类似药物从试验到审批,怎能不慎之又慎?

  郑筱萸时代,药监部门放松审查,滥批药物,导致许多药物“带病上市”,许多无辜患者沦为牺牲品。由此带来的后遗症至今没有完全消除。这样刻骨铭心的教训,难道忘记了吗?

  我对中药并无反感和偏见,对于科学家经营致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认为应大力支持。但无论如何,攸关公众利益的医疗研究,必须完全中立,不能被某些特定企业、特定利益集团所绑架。

  面对连花清瘟和血必净引发的种种争议,为这两种药品背书的钟南山院士,以及药品审批机构,是否应该出来走两步,向公众作出一个负责的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