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 > 民声 > 字号:
张院士,您往科学里“掺沙子”让人想起了当年的李森科!
2020-05-25 10:55:38
来源:微博 作者:哈勃观察员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现代科学经过300来年的发展,是全人类不同国籍的科学家一道建立起来的知识体系,全球科学界早已形成了共同遵循的规范。随机、双盲、对照等新药研究方法,是科学家们普遍认同的规范。

  人们不该忘记当年的“李森科事件”,那是一段苏联的“红顶科学家”把科学带入歧途的历史!

  

 

  最近,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的一场面向学生的网络报告,引发了全社会广泛关注。在报告会上,张院士谈疫情论新药,从中医药优势到制度优势文化优势,其间还痛批了“极少数知识分子”价值观扭曲。

  谈到抗新冠药物瑞德西韦时,张院士说,该药被认为是人民的希望,它本来是治疗埃博拉的,埃博拉没效;又治疗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没效;现在看到新冠,再试试这个吧,然后吹得满天响,把它作为人民的希望。我们中国做试验了没效。美国做试验实际上也是没效。为了让它看起来有效,把门槛降低。不良反应占60%,严重不良反应占23%。并且一天吃瑞德西韦的价格是7650块,要吃14天,一个人就十几万。这种价格谁承受得起?

  

 

  本来,张院士作为一名很有分量的学者,向公众特别是青少年学生解读抗疫新药,是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之举,遗憾的是,他不是用科学求真的语言在谈论,而是东拉西扯把文化、国家、民族等科学以外的因素硬往科学范畴里面搅和。

  毋庸置疑,药物研究属于科学问题,而张院士用尊己卑人的戏谑口气大谈美国研究如何如何、中国研究如何如何,让不明就里的人们误以为,不同的国家对同一科学问题的判断有着不同的标准。这种论调已经偏离了科学精神。

  事实上,古代混沌的自然哲学有东西方之分,但现代科学经过300来年的发展,是全人类不同国籍的科学家一道建立起来的知识体系,全球科学界早已形成了共同遵循的规范。牛顿定律就是举世公认的科学原理,没有什么英国的牛顿定律、美国的牛顿定律、中国的牛顿定律之说。新药研究也一样,全球公认的随机、双盲、对照等研究方法,是科学家们普遍认同的规范,讨论新药的疗效理当以学术语言、实验数据来说话,而不是给新药划疆界,对他人的科学研究随意贬损,误导公众。

  

 

  把非科学的许多因素掺进科学问题中,张院士还嫌不过瘾,又大谈知识分子价值观的扭曲,似乎家国情怀的表现只有他认可的一种标准,这同样是尊己卑人强加于人的做法。显然,张院士谙熟科学界过去“红衣主教”的打造之术,既要塑造科学上政治正确的形象,还要树立科学界道德楷模的形象。这个问题已超出了科学范畴,恕不在此多说。

  

 

  这让人浑身生出阵阵寒意,不禁想起了科学史上的一个著名人物——李森科!

  说起这个李森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过来的人可能都还有印象。他是苏联科学院、列宁全苏科学院、乌克兰科学院的三科院士,也是一位曾经小有成就的农学家、生物学家。

  但后来,李森科完全背离科学精神,把非科学因素强行搅进科学,成了全苏联“红得发紫”的首席科学家,并靠着其“红衣主教”的淫威独霸苏联科学界三十多年,把苏联科学界特别是生物学界引向了黑暗的深渊,甚至一度对我国科学界也造成了恶劣影响。

  

 

  李森科在全苏科学大会上作的《论生物科学现状》的报告,是他的“科学新见解”的杰作。他迎合当时苏联的政治需要提出,孟德尔-摩尔根遗传学是西方外国人的学说,是"反动的"、"唯心主义的"、"形而上学的"、"资产阶级的",而本国的"米丘林生物学"才是"社会主义的"、"进步的"、"唯物主义的"、"无产阶级的"。把生物学贴上了这么一大堆的标签,并由此划界,对坚持真理的科技学家进行无情打击和迫害。

  后来臭名昭著的这个“李森科事件”,给苏联的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工程学带来了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苏联付出的代价是失去了整整两代的现代生物学家,这个损失直到今天还难以弥补。

  

 

  ​ 发生在大半个世纪前的这段历史离我们并不遥远,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科学界曾进行过深刻反思,科学家们普遍认识到,把非科学因素掺杂进科学中,必将贻害无穷!

  控制论的创立者诺伯特·维纳,在反思这一事件时说过:科学是一种生活方式,基于外界的灌输而被迫去遵从的真理并不是什么科学真理,基于这种假真理而建立起来的社会,科学没有健康生长的基础。

  人们都该谨记,特别是科学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