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 > 民声 > 字号:
关于香港国安立法议案的个人看法
2020-05-27 09:56:00
来源:网络 作者:张铁柱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如果将“两制”的问题诉诸“一制”的方式来解决,则偏离了“一国两制”政策的精神实质。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一项重要议程是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按此地风俗,凡正式提出的议案,断无不通过之可能。趁现在议案还没有通过发表一点个人看法。一则,《宪法》规定了公民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俗话说,”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若待议案通过正式成为法律,再作质疑之语,则有妨碍法律实施之嫌疑。所以,鄙公民要趁早行使一下权利。再则,“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鄙人多少还算读了点书,明白一点世理,当此之时不能不有所作为,否则恐为后世子孙耻笑。无奈学识有限、精力有限,只能想到哪,说到哪。如有错讹,可尽情拍砖。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一、“一国”前提下的“两制”

  “一国两制”主要解决在一国内实行两种制度的问题。香港的主权问题没有争议,也不容争议。如何实行两种制度同时存在和良好运行,在《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等法律文件中都做出了具体而明确安排。《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已经明确授权特区立法机关就相关问题立法,至于何时立法、立什么样的法,应由香港特区内部安排落实。这本就属于“两制”的应有之意。如果将“两制”的问题诉诸“一制”的方式来解决,则偏离了“一国两制”政策的精神实质。

  二、独立的立法权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主要标志

  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我国政府承诺,“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现行的法律基本不变。”特区的高度自治权包括,“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其附件一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立法权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立法机关可根据《基本法》的规定并依照法定程序制定法律”。《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本法的规定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立法权”。

  三、《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立法权在特区立法机关

  《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此条规定十分明确,相关内容的立法权在特区立法机关。全国人大直接立法则有“代行”特区立法权的问题。可从两个方面讨论:

  1.可否援引《宪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作为立法的权力依据?

  根据《宪法》第三十一条和第六十二条第二项、第十四项、第十六项的规定,全国人大有宪法监督权,有权决定特区的制度。通常情况下,全国人大作为最高权力机关拥有最高的立法权,当然可以决定由谁对哪些事项立法。全国人大已经通过《基本法》将相关立法权授予香港特区,如果再另行直接立法,似有不妥。应当先修改《基本法》收回立法权后再行实施。但是,香港有其历史特殊性。《中英联合声明》具有条约性质,也代表了中国政府对全体香港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政治承诺,不能随意削减香港的自治权。另,基于国际法优于国内法的原则,应当优先执行国际法。如果由全国人大直接立法并付诸实施,有违反国际法的嫌疑,可能招致香港人民和国际社会的反对。

  2.能否制定全国性法律然后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实施?

  《基本法》第十八条第三款规定,“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 可见,列入附件三的法律,仅限于国防、外交和明确不属于特区自治范围的法律。因二十三条本身已经明确相关立法权限在特区立法机关,故不应由全国人大立法并列入附件三进行实施。

  四、“一国两制”是基本国策,不能动摇

  “一国两制”是基于实现祖国统一这一伟大目标的现实需要而进行伟大创举,其中凝结了高超的智慧,也必然蕴含着风险和挑战。当初的制度设计者应该是在相当程度上预见到了这种设计的挑战性,但是其能够接受并推动落实这种制度安排,说明其不惧这种挑战,更说明“祖国统一”比“制度的一致性”具有更高的价值。

  “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后不实行社会主义的制度和政策,保持香港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这是中国政府的庄严承诺,不能轻易动摇。“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也是国家对香港人民的承诺。这种制度安排是具有法律意义的,是政治协商的结果,而不是中央对特区或特区人民的恩赐,不能轻易改变。

  香港回归后,基本上保持了繁荣稳定。说明“一国两制”的制度设计没有根本性的问题。在具体落实“两制”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挑战,可以通过对话、协商等方式解决。一时不能达成一致的分歧,也并无必须立即解决的必要,可以暂时搁置,留待后来人继续发挥他们的智慧。这应该是民主制度下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的。

  个别人宣扬的“港独”言论和思想,不会对香港的主权问题造成实质性影响。相信特区可以通过自治权解决这些问题——依据当地法律,如果属于言论自由范畴,自然不构成违法;如果超出了法定界限构成违法,则由特区政府依法惩治即可。如果全国人大代为立法,则可能破坏港人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对“两制”失去信心则必然危害对于“一国”的认同。

  五、中国需要繁荣稳定的香港

  “一国两制”政策的目标是即要祖国统一又要保持香港繁荣稳定,二者不能偏废。如果不顾及香港的繁荣稳定,那么当时可以用大炮解决,根本不用那么辛苦地谈判。事实上,香港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也为中国的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稳定不意味着一潭死水和只有一个声音。古语云,“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只会让社会更加昌明。“一个国家,两种制度”都能够接受,难道还不能容忍些许不同的声音?

  如果“一国两制”这个政策发生动摇,则香港的自由港地位、独立关税地区地位、金融中心地位就可能发生动摇。甚至可能招致国际社会对于大陆地区的制裁。若此,必然影响祖国统一和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

  《老子》云,“盖闻善摄生者,路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用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虽然中华民族从不畏惧强敌,但是也没有必要自己为自己树敌。

  综上,对该项法案的审议不可不慎重!万望三思!三思!

公民 张铁柱

2020年5月25日 于大连

  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联合王国政府同意,上述各项声明和本联合声明的附件均将付诸实施”。这是写在《中英联合声明》中的一句话。1985年12月19日,中英两国政府签署该声明。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于1985年4月10日批准该声明。

  又:

  儒家讲修齐治平,把修身和治国、平天下等而视之。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又云,“言必信,行必果”。故可知,修身和治国都需要讲究诚信。自古及今,中华民族没有不赞扬诚实守信的组织和个人。无诚信,则无以立身;无诚信,则无以立国。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