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 > 民声 > 字号:
高考顶替的另一面:三流二代的张狂和教育舔狗的堕落
2020-06-28 12:43:51
来源:太平洋时区(微信公号) 作者:房东的ID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最近这些顶替案件的出现,也说明一些“人上人”正在挤占关乎普通人命运的赛道。
  山东高考顶替事件最近受到广泛关注,根据目前当地已经公开的调查数据,山东省内高校排查出242人涉冒名顶替他人身份入学。不要把它当作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这个数字背后是242个考生梦想的破碎、242个家庭希望的破灭,以及242个恶人逍遥法外。
 

  那么,山东一个省就有242起这类事件,全国又有多少呢?

  两个感觉

  我关注这件事之后,有两个感觉。

  (1)三流权贵的能量比我想象的大多了。

  在顶替高考这事的背后,作恶者可能也就是些二三流的官富二代,真正一流的早到国外去了……美国的常青藤、英国的剑桥牛津才是这些一流二代们的理想去处。

  可是,这帮二三流的二代都能有这么大的能力去摧毁人们心中绝对公平的高考,这真是让人大跌眼镜,这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别把村官不当干部。

  (2)作恶者将如何处理?

  所有受害者的人生被偷走了,有一段报道是这么说的:顶替者陈某某成了公务员,端上铁饭碗;陈春秀却因学历受限,辗转打工,收入微薄。

  你看,这些盗取他人成绩的“小偷”自己的信息仍然受到“某某”这个代词的保护。现在已知的就有242个顶替案件,就意味着有242个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后续怎么处理他们,绝对会是一个对社会公平正义以及司法效率的一次考验。

  教育界的舔狗

  顶替高考这事,没有校长、改卷老师以及高考成绩后台管理老师的配合是绝对做不到的。他们不是无辜的,他们有能力的甚至会主动给可能的需求者提供便利。他们就属于基础教育界的舔狗。

  舔狗的教育从业者,比任性的权力更加可恶。教书育人,自身行为就是对学生的最生动的言传身教,按理说应该是社会最正直、最干净的部分。

  我想起自己一段个人经历。很多年前,我在中学期间,有一个学年换了一位语文老师,她当时是我校一名中层管理人员,后来带我们班的语文课。

  当时我们那个班卧虎藏龙,不光学霸多,有些同学的背景也深不可测。其中一位同学的父亲是我们市当时的非常重要的一位市领导,不过这位同学自己倒是没有架子,为人随和,和我们打成一片。这位新任的语文老师素来以严厉著称,经常狠批一些晚交作业、成绩退步的同学。

  正好这位官二代同学学习也不是很认真,有时候也会迟交作业,这位老师刚来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个同学家里是干嘛的,只要她一不满意就骂这位同学。后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了这同学的背景,从某一天开始,几乎每节语文课正式上课前,她都会抽出3-5分钟来表彰一下这位同学,比如说某次考试这位同学语文考的不算好,她就会对大家说他进步很大,或者说其他科目考得好;又比如没有考试时,他就拿一两次作业说事来舔这位同学。

  当时,我们这些坐在教室里的学生也就是十五六岁,包括我在内,这帮小孩都看不下去了,因为实在是舔得太明显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她所谓的要求严厉不过就是在装逼而已,在这个同学面前,她简直就像是一条狗一样。

  这位舔狗老师能对这位同学舔,自然也能对其他有权有势的人卑躬屈膝。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切都没有白费,这位老师后来发展确实不错,现在成了中学的一把手;另一方面,这所中学的升学成绩一年不如一年,我想这就是逆向淘汰吧。

  现在她还学会了高举旗帜给自己长脸:在中学的微信公众号上,50%的推送内容都是党建相关内容,在寄宿的中学生管理中,每天晚上7点中要求学生集中收看《新闻联播》......

  我不知道在她领导下的学校做成这个样子到底是想表演给谁看,也不知道如果真来一个足够牛逼的二代,她可以给对方何种脸色和便利,这或许会超出我的认知范畴。

  人人平等

  古人有句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这句话常常被拿来说给那些寒窗苦读的学生们听,只可惜,不是所有古训都是对的,这句话拿来对口教育简直就是一种毒药。

  你要成为人上人,那注定就有人被你踩在脚下,他们的命不是命?他们的权利不该被尊重?如果今天我们由于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而成为寒门学子,未来功成名就时就一定要反过来俯视别人吗?冤冤相报何时了。

  现代社会,不应该以追求当“人上人”为目标,而要追求和每一个人平等相处的环境,我们的所有努力都应该用来构建这样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

  高考曾一度被形容为最公平的赛道,是一座千军万马都要过的独木桥。只是这些年来,不需要走这座桥的人越来越多,留学、保送、自主招生的口子越来越丰富,操作空间也越来越大,甚至连高考本身,漏洞也越来越大,北京高考加入40%成分的主观评判,降低了高考的公平性,而山东最近这些顶替案件的出现,也说明一些“人上人”正在挤占关乎普通人命运的赛道。

  最近我还收到一个网友投稿,据投稿所说,郑州外国语学校学生冯祺洋,在校作弊屡次拿到高分(比第二名高100多分),凭借作弊得来的成绩,最终在2019年录取北大德语系。这事在他所在年级几乎路人皆知,甚至有同学拍下了他作弊的照片。但最终在学校的舔狗校领导和老师的全力保护下,所有的投诉都没有任何效果,网上有关这件事的信息被各种删除。而据网友爆料,当事人在成功得到北大录取之后,还以自己的成功经验骗取女生信任,对女生进行性骚扰。如果内容属实,我也算开了眼界,因为我没见过这么张狂、这么不懂事的二代。

  

 

  

 

  

 

  

 

  同样在2019年,还有个有趣的事,有个中国学生花650万美金买进斯坦福后被开除,之后又被Stanford Daily扒皮,她的名字是Yusi Zhao(赵雨思),父亲是赵涛,山东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该公司目前市值约310亿人民币。在Yusi录取斯坦福期间,还以“美国高考状元”的名义直播分享经验,页面上写着“她也是一名普通女孩”,而且她的语录是:只要你有梦想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那就问心无愧!

  

 

  一名有四个兄弟姐妹,爱弹钢琴爱骑马的“普通女孩”

  不过像赵雨思这样被美国人割韭菜的事情,起码还没有侵害到其他中国同龄人的升学权利。

  上面的两个案例说明,高考对于这些出身特别的学生来说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说句挺扎心的话,如果是在一个大城市,没有途径保送、自主招生、留学,今天还依赖高考升学的,已经是最末的阶层了。

  高考顶替这事的发生,值得所有人的高度警惕,因为曾经被顶替的是那242个被害者,明天被顶替的可能就是你自己家的孩子。更残酷的地方在于:你的权势越小、孩子成绩越好,成为受害者的风险就越高。

  这些事情让人想起当年的八旗子弟,分上三旗和下五旗,又分汉军八旗和蒙古八旗。他们虽然相对普通人来说都有着特权,但内部也分三六九等,每个人的赛道都不一样……我们希望这种事不会在今天重现。

  改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积极行使自己的权利,不与黑暗同流合污。因为当权力缺乏监督时,作起恶来就没有大小之分;甚至越基层,权力作恶就来得越粗暴。而且越是基层权力,就越能和行业中的舔狗相互配合,最终玩坏一个行业,葬送无数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