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 > 民声 > 字号:
陈春秀和苟晶绝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
2020-06-30 19:59:13
来源:郁风手记(微信公号) 作者:郁风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这件事所体现的是肆意妄为不受制约的权力体系,在这样一个权力体系下,高考身份可以被随意更改,而事过十数年才被发现,那在这么一个隐秘的权力链条下,还有多少次“安排”被发生?
  农家女陈春秀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有了调查结果,全文看完,只能用四个字形容:触目惊心。用鲁迅《狂人日记》的话说: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这是一场全面性系统性的腐败和溃败,从招生办主任,到中学校长,到户籍警察,到大学审核人员,沆瀣一气,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权力链条,堂而皇之的将一个高考只有300分的考生改换身份,顶替了原本成绩500多分的陈春秀,代替她读完了大学,过上了原本属于陈春秀的不错的人生。
 

  而陈春秀的命运是悲惨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高考“落榜”,只能去拉面馆当服务员,每月工资只有一千多元。当然,那些肆意动用手中权力相互勾结安排他人人生的官员乃至普通小吏,没人在意陈春秀会过得怎样,因为她是最普通的没地位没背景的农家女,是最好欺负最好利用的类型。甚至他们可能就享受这样利用权力玩弄他人命运的快感,虽然权力不大职位不高,但仍然可以随意改变他人的命运,多么有成就感的事。

  最让人胆寒的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也是顶替者陈艳萍身边最有权势者,不过是她的舅舅,一个地方的乡长。一个普通的乡长,就可以轻松打通上下所有关节,串通所有官员小吏,更改他人信息,完成顶替上大学。这是否刷新了你对权力的认知?

  相较于此前更改往届生身份的仝卓,他的父亲是市人大副秘书长,而他所做的是将儿子的往届身份改成应届生,破坏高考公平。但和陈春秀事件比起来,只能是小巫见大巫。甚至仝卓还有能力考上中央戏剧学院,而只有300分成绩的陈艳萍凭借当乡长的舅舅,就可以取代他人的身份,窃取他人的人生。

  达官显贵犯不着干冒用他人身份上大学的勾当,他们有能力有财力将子女送到国外镀金。而没有这个能力的陈艳萍们,却可以凭借基层官员的权力能量,在宣称最公平的高考框架下,为所欲为的更改信息身份,进入不属于他们的大学。

  这不啻是对高考制度、教育公平的最大讽刺,宣传这么久的“高考是最公平的制度”,在一个小小乡长的权力运作下,就被刺得千疮百孔。

  而最为人后怕的,是这件事所体现的肆意妄为不受制约的权力体系,在这样一个权力体系下,高考身份可以被随意更改,而事过十数年才被发现,那在这么一个隐秘的权力链条下,还有多少次“安排”被发生?有没有更多人高考被替换了身份自己却浑然不知?而这样的权力体系可以安排顶替高考,那可不可以顶替公务员考试?各种资格考试?有多少人的人生在这样的权力触手下被安排被更改,已然是个未知数。

  相应涉事官员吏员受到了处分,但已经是事后惩戒,而陈春秀被偷走的人生已经回不来了。而这样的隐秘权力体系只要还存在,陈春秀和苟晶就绝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