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甘柴劣火》被质疑“抄袭”之后,我们采访了业学界大拿
2019-01-14 14:46:56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微信公号) 作者: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此事再度引发舆论关于洗稿与抄袭的边界乃至自媒体时代的商业模式、新闻立法等话题的讨论。多名资深媒体人、自媒体从业者以及学者,对新京报记者讲述了他们的观点。
  (文章原标题:《甘柴劣火》被质疑“抄袭”之后,我们采访了业界和学界大拿)

  此事再度引发舆论关于洗稿与抄袭的边界乃至自媒体时代的商业模式、新闻立法等话题的讨论。多名资深媒体人、自媒体从业者以及学者,对新京报记者讲述了他们的观点。

  近日,一篇题为《甘柴劣火》的刷屏文章在媒体圈、学术圈甚至法律圈引发激辩。

  原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主笔、《网络传播》执行主编黄志杰1月11日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呦呦鹿鸣”上发表此文,将甘肃武威官场和媒体之间的几次冲突与几位甘肃官员落马事件穿插在一起,引发广泛关注。截至发稿,文章在原公众号已获得超过3.5万点赞。

  文章借鉴了财新网、《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新华社、侠客岛等18家机构媒体及自媒体的报道、评论,财新网资深记者王和岩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称该文“利用付费阅读壁垒,就可以攒吧攒吧炮制出爆款来”。

  黄志杰随后以参考信息已列明出处、信源来自多家报道而非只参考一家、文本采取独家叙事手法并结合大量个人经验,作为对抄袭指控的回应。

  此事再度引发舆论关于洗稿与抄袭的边界乃至自媒体时代的商业模式、新闻立法等话题的讨论。多名资深媒体人、自媒体从业者以及学者,对新京报记者讲述了他们的观点。

  ━━━━━

  算不算洗稿

  有观点认为,报道应该是基于采访的,整合别人的采访资料再形成自己的叙事,是明晃晃的抄袭,也有观点认为,《甘柴劣火》一文不应被扣上“洗稿”的帽子。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副主编、天津记者站站长张国:

  拿走了别人获得的事实,还不让人抱怨?

  严肃新闻人在这个时代是“落伍”的,因为费了半天劲、花了很大成本去采访,又不敢夹叙夹议夹联想(严重违反新闻操作),有很大可能不会火。

  记者最核心的能力是拿到事实和叙事两种能力。拿着别的媒体付出巨大成本获得的事实,自己重新叙事,以为就是原创了吗?这样要是不违规不侵权的话,很多人都能干。

  有观点认为黄志杰的文章是发表在个人公众号上且没有经营行为,不能算抄袭,我认为并不是说媒体抄媒体才算抄袭,个人抄媒体就不算了。如果黄是发个人朋友圈或者在饭桌上把这件事讲给朋友听,没问题,但这篇文章是公开发表的,他又获得了打赏和粉丝,这难道还不算利用别人的信息来获利吗?(记者 蔡浩爽)

  某网站记者:

  根据公开信息二次创作不能算原创

  就算把二十篇成型的稿件凑在一起,用自己的话和逻辑组织一遍并注明出处也叫洗稿,不能算作原创。

  一个现实情况是,这种稿件现在大量存在,有时候还很受欢迎。对于现在的自媒体,无论从采编权还是效率上看,通过裁剪网上媒体公开素材创作稿件是成本最低且效益最高的方式。

  其中,“兽楼处”、“老道消息”都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例子,他们的文章一看就是做了大量素材收集,可读性、传播性很强,所带来的影响力甚至远远超过原有报道。

  但一个问题是:这年头整合稿件,在文章中有个中心思想,就可以叫做原创了吗?这个操作方式和三分钟看一部电影,三分钟看一部电视剧有什么区别?

  新闻报道不是单纯的文学创作,报道新的东西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才是值得被人尊敬的,媒体的核心竞争力永远是提供独家的信息,新闻报道者的关系网、洞察力、反应甚至坚韧体力从来都相当重要,甚至比文字能力更为重要。(记者 万珮)

  真实故事计划创始人、前《南方周末》资深记者雷磊:

  在媒体界说不清,但在影视圈早就清楚了

  我觉得这个事情比“洗稿”要复杂。事件的双方实际上都是前媒体人,这意味着这里面的内容问题,原本是有一些共识可以用来解决这个纠纷,包括呦呦鹿鸣也给出了一些版权介绍来规避可能的纠纷。

  但问题在于,财新的稿子是付费产品,呦呦鹿鸣付费看完之后,再转述出去,就可能成为了一种商业行为。因为大家都知道,公众号写好了,是可以用作商业用途的。因为一个可能的商业活动,去伤害别人的商业行为,这才是问题的核心。所以,呦呦鹿鸣的辩解我觉得有点鸡贼。

  打个比方,你去电影院付费看了一场电影,然后你用手机拍了视频,剪出来了一个抢鲜版放到网上。核心的材料都是别人的,然后你说致敬,影视圈的人肯定都不会认。

  抢鲜版伤害了原版电影的商业模式,这是肯定的,要是这个抢鲜版,既积累了用户,又用作商用,自然是不妙了。

  所以这个问题在媒体界还是个新鲜事,影视圈的话,早就清楚了。(记者 薛星星)

  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硕士李忠利:

  指责洗稿言过其实,更像是历史底稿的再叙事

  指责文章洗稿,言过其实,它更像是“历史底稿的再叙事”,也是进化选择后时政新媒体写作的最适宜形态。

  王和岩说文章“不采访”“不花成本”“攒吧攒吧”就能成为爆款,不太对。目前最有影响力的时政新媒体公号每天都在靠“攒吧攒吧”营生,不是不想采访,是信息搜索的雷达被关闭。

  其次,文章是基于甘肃事件的丰富、延展和再架构,立意在于“媒体和官场的持续冲突”,基于此,作者也进行了丰富的个人化叙事和表述,文章背后,特有个体的经验和资源。

  再者,可以明显感受到原作对参考文章来源机构、作者的尊重,这不像“洗稿”的姿态,反倒像共同体内的认同、接续和助力。

  香港端传媒是一个付费阅读的独立媒体,但是对一些文章,它会开放阅读,因为“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维系公共利益是媒体的荣光,在共同目标面前,同行的“条件反射”更该是“守望相助”。(记者 蔡浩爽)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