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民声 字号:
别给“傻蠢坏”贡献流量和勋章
2019-03-20 17:07:21
来源:海涛评论(微信公号) 作者:海涛评论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放弃说服某些人——“糊涂的,装糊涂的,傻的,装傻的,坏的”——的想法吧。让他们言语中的傻蠢坏停留在自言自语的层面吧,要知道,每一次试图说服他们,不过是给他们贡献流量……
  微博上有一个年轻人,被微博上的另一个年轻人王思聪认定为是“傻屌”。


  王思聪为啥出言不逊呢?因为那个年轻人反对全民学英语并认为那些声称英语很重要的人,“无非是那些行业从业者,和一部分思想上自我矮化的奴隶”。

  在我看来,反对全民学英语当然是可以的,这是个人立场,你自己不学英语也是可以的,这是个人权利。但你说认为英语重要的人,有一部分是“思想上自我矮化的奴隶”,这就是胡扯了。

  大概王思聪因为不堪这种胡扯才骂人吧。

  我不赞成王思聪骂人,首先是因为这一骂给“傻屌”贡献了巨大的流量。同时我更不赞成很多人围绕中国人该不该学英语这个话题去撕和讨论。我刚才看了一下,那个被王思聪骂做傻屌的年轻人的那条微博已经有2.7万的转发和1.7万的评论。我心疼这些人,在一个不需要讨论的话题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还有人甚至长篇大论学一门外语的重要性——每种语言和文字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多掌握一种语言就能多理解一种描述世界的方式,看到更多关于世界的细节……这话说得特别好,但我觉得是废话。掌握一门语言的好处完全不需要论证。

  我总觉得,有些事情是无需讨论的。就像,1+1应该等于2,这是世间的共识,甚至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普世价值”,无需再论证。

  普世的价值应该被当作常识——比如,对于鸟儿,飞翔的自由应该被尊重,对于人,财产的所有权应该被保护,这都不需要讨论,否则就是浪费生命。

  遗憾的是,总有人找出各种理由去讨论类似不必讨论的事情,以至于,这种讨论成了公共话题,成了不得不谈的事情。

  比如,关于私家车该不该每周一天禁止上路,就不应该围绕限行的利弊进行讨论。不能说,限行可以缓解交通拥堵,就论证出应该限行,这是混蛋逻辑。缓解拥堵还有其他办法,为何采用损害别人财产权的办法?汽车是我的私有财产,我天然地拥有每天合法开车上路的权利。不管你认为我不开车有多少好处,都不能作为损害我权利的借口。这事儿没啥好讨论的。当然,如果为了所谓更大的公众利益或者为了掩盖缓解拥堵的无能,强制不允许上路,那我还是要遵守的。但接受强制不代表认同强制。就像,为了保命承受强奸不代表认同强奸。总之,认为伤害别人的财产权有利于缓解拥堵所以支持伤害别人的权利,我觉得涉嫌傻蠢坏。

  前一段,又有人热烈讨论开征某个税种能不能降低房价以此来推导该不该支持征收这个税。我觉得这样的话题也没有必要讨论。一种税收即便开征之后能够降低房价,也不代表这个税就该征收。这完全是两码事。一种税该不该征收只与这个税是否合法合理有关,与能不能降房价无关。就像缓解交通拥堵的方法有很多种一样,降房价的方式也有很多种。那些认为征税能够降低房价所以就支持征税的人,大概经常被征收智商税导致了傻或蠢——征税的目的从来就不是降价。一种商品被加税,然后可以导致这种商品价格下降,这违背经济学的常识。

  最近有一场空难。一个遇难女孩的微博内容被媒体挖掘出来,有人看到这个女孩原来是个富家女——住几千块的酒店,去非洲旅游,这激起了一些人丑恶的心态。他们攻击这个女孩儿。于是就有人讨论媒体该不该报道这个女孩的身世,并痛骂一些媒体去扒她的微博。然后,就有人以“媒体伦理”的名义,讨论是不是该报道这个遇难者的身世。我觉得这样的讨论也是没有必要的。当然是应该报道的——除非当事人家属拒绝。至于传播过程中的操作不当、二次伤害,这是技术问题,但这不能推导出“媒体应该闭嘴”。因为有些网友变态诅咒那个不幸的女孩,所以要求媒体不要报道,这在逻辑上有问题。就像,某个城市发生了火灾,数十人遇难,媒体前去采访也会触动家属的伤心事。按照上述逻辑,你是能够推导出媒体不应该报道这场火灾的结论的,那你正中了某些人的下怀。

  每一个人的人生都应该是值得记录的。可是我们去看《史记》、《资治通鉴》之类的正史,里面记录的都是帝王将相,至少也是先秦诸子、历史名人、英雄豪杰。那里面极少清晰地记录普通人的身世、面孔。我们这个国家,幅员辽阔,地大物博,历史上绝大多数的普通人,他们有太多的喜怒哀乐,几乎都没有记录下来。我们也就记住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类的。即便是唐诗宋词,基本上记录的也都是精英们的感怀、情绪。在我们这个时代,技术带来了更多的记录方式,小人物的人生能够被大面积的记录和传播,有一种情况是,他们遭遇到了巨大不幸。遭遇到巨大的不幸之后,被记录下来,这是应该的。这些记录,丰富了我们对社会的认知,有利于我们知道自己到底处在什么样的宏观状态和环境之中,以避免我们成为“洞穴囚徒”。

  这些本来应该是共识,应该是不必讨论的。

  确实,“很多人”在最基本的常识问题上达不成共识。我想,这个“很多人”里包含这样的人:糊涂的,装糊涂的,傻的,装傻的,还有坏的。我不知道被王思聪骂的那个年轻人属于哪一类。

  我是拒绝参与该不该全民学英语这种话题的讨论的。我悲观地认为,成年人之间,不同价值观的人,是绝无可能再成为同道中人了,是几乎不可能达成共识的。话不投机半句多。

  放弃说服某些人——“糊涂的,装糊涂的,傻的,装傻的,坏的”——的想法吧。让他们言语中的傻蠢坏停留在自言自语的层面吧,要知道,每一次试图说服他们,不过是给他们贡献流量甚至是赠送勋章。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